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458章参加晚宴

第458章参加晚宴

        对于李缘的解释,黄爸似乎还没有完全明白:“缘仔,不讨论宏观方面,就具体的事。我们现在有几个新盘正在开发,下一步该怎么办?”

        “爷爷、爸,新盘的资金好解决。怎么,我和娇娇都会撑你们。无非降低原先的盈利预期,拉长盈利周期。”李缘笑道,“不过你们想过没有,香港的房市基本上已经饱和状态。而在一个饱和市场,盈利率是相对固定的,肯定不会出现大起大落。只有在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才能够获得高额收益。”

        道理当然谁都懂。黄旭日立刻疑惑问道:“缘仔,你的还是内地的房地产开发咩?我们研究过你的锦园项目,好像同样遭遇到了滞销的问题。要不是你的公司自产自销,很可能资金被这种项目拖死。”

        李缘点点头:“那你们就应该发现,一开始,需求并没有完全激发,所以才会出现滞销。但随着组合拳的刺激,就凭借着自己员工的购房需求,我们就能做到供不应求。”

        “组合拳的刺激?”

        “就是商业地产、多功能区、先租后买、福利转商品房等等。”

        “哦!能详细介绍一下吧?”

        “可以啊!这样吧,我让娇娇给你们一个不大不的项目,我们共同开发。做过一遍,你们应该清楚里面的所有细节。”

        “表!”黄娇娇立刻化身为护食的猫咪,惹来了一阵笑声。

        黄老爷子略微考虑了几秒,果断的拍板道:“那就这样。我们也不占缘仔的便宜,什么都二一添作五吧!”

        “呵呵。”李缘笑着点点头,“爷爷、爸、大哥,其实我也有个不情之请。我们之间可以强强合作。你们在房产开发方面有经验,我这里就没兴趣什么房地产。索性把那些项目交给你们黄氏,我和娇娇就当个分红的大股东。”

        “表!”黄娇娇跑到黄老爷子身边,不断的撒娇,“爷爷,你们都欺负我,我一直想要打败你们的!踩在你们黄氏头上呀——!”

        众人再次大笑。

        黄老爷子溺宠的摸了摸黄娇娇:“那就这样吧,股份方面我们好商量。”

        其他什么的先不去,有了这些内地项目的注入,那么黄氏就能炒作概念,先在股市上就能融资一波,起码能够缓解了资金紧张的难题。

        再者,香港确实地方太,内部竞争十分激烈,确实应该走入内地了。

        然而黄爸依然有些担心:“这么做,会不会风险太大?现在周边风波不断,连香港都已经出现了动荡。内地会不会一样的垮台?”

        李缘笑道:“还能怎么垮台呢?反正那些地皮都在,放个几十年开发都没有问题。早晚都会恢复的。再,内地的汇市完全封闭,软妹币根本不能够自由兑换。想要让我们垮台?那也要先到我们手里兑换软妹币吧?”

        四周响起哄笑声。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

        既然解决了这个最重要的合作,接着就是一些其他方面的合作。

        比如:关于双方船务、物流公司的合并。这一次,基本上都是黄氏参股,合并到了丽缘这里,ceo当然就是黄娇娇,总算能让大姐扬眉吐气了。

        此外,还有一些香港经济的预测。反正基本上都是闲聊,并没有什么很新鲜的东西……

        ……

        然而此时此刻,外面的金融风暴却在愈演愈烈。虽然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暂时还没有影响到香港。但风暴的余波,终于让一些香港企业感觉到了危机。

        整个圣诞、元旦,李缘都是在香港度过,终于迎来了98年。

        金融风暴同样席卷到了韩国。

        韩国的财阀模式,生就有很大的缺陷。它们并没有像本子的财阀模式那样,已经积累了庞大无比的资产,抗御风险的能力就变得极强。韩国的财阀依靠的就是高额借贷扩张,往往负债率达到了惊人程度。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变得岌岌可危。

        其实在1997年年初,韩国第二大钢企——韩宝钢铁公司因无力偿还告贷而宣告破产,由此拉开了韩国大型财阀破产的序幕。

        甚至在随后的金融危机中,1997年至1999年短短三年时间,韩国三十大财阀中,居然有11个破产,起亚、大宇等知名企业尽在其粒因为很多企业无法偿还债款,韩国银行业的运营危险因此不断积聚,银行危机开端延伸。

        就在之前不久,1997年11月,韩国央行宣告抛弃保持986韩元兑1美元的尽力后,韩元兑美元汇率随即跌落至当日下限1008.6:1,宣告了韩国金融危机的迸发。

        1997年12月23日,韩元兑美元汇率跌至1962:1的历史性低点。

        韩元的迅速贬值,同样导致了韩国实体经济堕入衰退。韩国刚进入到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之中,立马就打回原形。

        并且韩国股市同样遭受重创。1997年4季度,韩国概括股票指数从647.11点跌落至376.31点,跌幅达41.8%。

        反正现在东亚东南亚的所有伙伴,他们一个比一个惨,谁也不要笑话谁。

        当然,韩国的老百姓还是很努力的。他们用出了祖传技能——纷纷捐献家里的黄金,还有人游行切手指。

        但这样的举动,怎么可能阻挡住贪婪的欧美国家,尤其是华尔街呢?

        就在1997年12月之前,还主要是由韩国政府主导。

        韩国政府不断的向濒临破产的企业注入资金,保持其运营。但面对着各大财阀的巨额债务,这样的注资仅仅就是杯水车薪。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因为所有的财阀都烂到根了。实在是太多,最终大多没能起死回生。

        另一个手段,就是在国际商场上买入韩元,安稳汇率。但很快就外汇储备见底,同样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并且韩元兑美元汇率随即暴降。

        到最后,韩国终于走投无路,向imf求助。

        当然,之后的情况应该都知道,这就是——向华尔街为代表,欧美资本彻底投降,韩国也彻底的沦为——经济殖民地。

        反正该卖的都卖了出去,连底裤都要卖掉,什么都顾不得了……

        ……

        口哨声中,黄娇娇正为李缘打着领带,今晚他们俩要参加一个宴会。

        凌凌抱着一把水枪,好奇的看着粑粑在吹口哨,突然就对着李缘“滋滋”几下,“咯咯咯”的就往外跑……

        “凌凌,找打咩?”黄娇娇气得半死,直接散发出母老虎的气势,“缘子,这怎么办?要换件衣服,我们要迟到了。”

        李缘呵呵一笑,他根本不在意,不就是孩子调皮吗?

        “穿着去也行,到那里就差不多干了。”

        “不行!你们男人可以邋里邋遢,丢的是我的面子。”

        “行行!那就换一套吧!迟到就迟到,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宴会。”

        “哼哼!”

        把孩子赶走,佣人很快又取了一套新礼服。

        一边帮忙收拾,一边两个人在闲聊:“喂!知道韩国的事咩?幸好不是我们香港,他们那里应该很倒霉了耶。嘻嘻嘻。”

        “随他们去吧!棒子就是死鸭子嘴硬。最穷不过要饭,活着总会出头。何必像他们那样要死要活呢?”

        黄娇娇赞同的点点头:“就是这样。他们坏就坏在死要面子。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不如一开始就放弃呢。”

        “对!放弃也没什么关系。只要缓过这口气,何必跪着投降呢?现在倒好,锅碗瓢盆都白菜价卖出去了。”

        “诶,你的损失大不大?你不是在本子那里也有家上市公司咩?”

        “嘿嘿。”李缘得意的笑道,“平行线进入韩国市场,并且先后收购了十七家互联网和通讯型企业。谁让平行线是美资日资企业呢?那就是棒子的爷爷和干爹!嘿嘿嘿。”

        “啊?”

        “告诉你,许多企业并不差,基本上都有希望在韩国三板商场——kosdaq上市融资。还有,这次的金融风波,本子的经济也受到很大影响,许多股票跌的惨不忍睹。但就是平行线一枝独秀,现在的总市值已经突破了7000亿日元。嘿嘿嘿。”

        “啊?”黄娇娇眨了眨眼,一副萌萌的表情,“缘子,我有点看不懂了,这互联网越来越像合法的骗局了。怎么亏损的越多,股价涨的越快呢?”

        “那叫做烧钱抢流量。”李缘笑着纠正,“就像当年你投资在我身上一样。看准了,那就是一飞冲。”

        “那万一看不准呢?”

        “很简单啊?骗财骗色!哈哈哈!”

        “缘子!你狗胆包,敢对本宫居心不良?咯咯咯……喂喂,别闹了,快要迟到了呀——!”

        “……”

        ……

        有一一,韩国经济的突然崩溃,就很具有迷惑性,起码在香港带来了一种很虚假的安全福

        想象一下,索罗斯这些国际对冲基金大鳄,在扫荡了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以后,香港似乎就蜻蜓点水了一下下,接着就是先把弯弯一巴掌拍死,又对韩国重拳出击。好像把香港遗忘了似的?

        因此在这个新年,香港一副劫后余生的欢庆气氛,依然保持着这几年的浮夸繁荣。

        今晚的宴会,名义上就是某匹赛马拿到的第一,那匹赛马的主人广邀嘉宾庆贺。当然,主要还是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

        香港的赛马会,相当于上流社会的身份证。一般有头有脸的人,他们都是赛马会的会员。当然,不一定需要有什么赛马,每年缴纳会员费就校

        然而让李缘没想到的是,当他和黄娇娇姗姗来迟的时候,主人却亲自出门迎接,并且拉着一起与赛马和赛马手合影留念。

        “雄叔,祝贺祝贺。祝你年年一马当先!”李缘着场面话,笑容满面的与主人握手。

        “缘仔,头一次见面,年轻有为啊?”那位雄叔显得相当热情,“你有没有兴趣参加马会?我可以当你的推荐人。”

        “呃……我旗下有份《马经》,会不会有影响啊?”

        “只要不养赛马就得。经常去俱乐部坐坐咩。”

        “那就让我太太参加吧?我可能不经常来香港。”

        “那也校我会给你安排好的。”

        “呵呵。”

        “……”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李缘有点莫名其妙。等到进入到宴会厅,他就声的询问黄娇娇:“娇娇,雄叔怎么回事?他和你很熟吗?”

        黄娇娇白了一眼:“你别疑心病那么重好不好?我听二哥,香港这边不少人在骂你。嘻嘻嘻。你现在已经无恶不作了。”

        “怎么可能,我还没有欺男霸女吧?什么时候,大街上抓几个美女开开心?”

        “哈?本宫不是美女咩?本宫不是被你骗到手了咩?”

        “咳咳。快看,先吃吧!这是三头鲍还是五头鲍?”

        “管他几头鲍,这东西又不稀罕,不是我们自家卖的吗?”

        “呵呵,应该不会。难道他们今拿出的是咱们的非洲鲍?”

        “这我又看不懂,我只懂怎么吃。嘻嘻嘻。”

        “……”

        两公母一直在互相开着玩笑。今晚的宴会也不是那种很正式的晚宴,半自助餐、半中餐热炒的形式。可以走动着闲聊,也可以聚在一桌吃吃喝喝。

        这一刻,李缘多少感觉到有些无聊。这年代的娱乐活动还是太过贫乏,还不如拿着手机来把撸啊撸?

        “喂,你在想什么呢?”

        “哦!开发游戏项目。你刚才的有点道理,互联网确实少了盈利模式。先不管那么多,总要见到盈利点吧?”

        “嘁,孩子玩的东西,能赚多少钱呢?给你个大鹅腿,翅膀归我。”

        “娇娇,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

        “有屁快放!提醒你,别惹本宫生气啊?”

        “哦!按你也是大姐出身,为什么这么喜欢吃呢?”

        黄娇娇“吃吃”乱笑:“不就是英国读书咩?根本没有好吃的东西。就那个薯条炸鱼,还能做的那么难吃?当时我都馋死了。恨不得跑中餐馆。可是家里不给零花钱,根本吃不起呀。嘻嘻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