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428章受不了

第428章受不了

        道路上,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飞驰而过,扬起了一道烟尘,向着京郊而去。

        李缘驾驶着车辆,副驾驶还坐着搭便车、回乡下老家的佟春。到京城为李缘工作以后,这还是佟春第一次回家。

        感受着桑塔纳的平稳程度,李缘满意的笑了笑。

        六边形这里还是比较会享受的。

        在这个时期,国内“上档次”的国产轿车,只有奥迪和桑塔纳。这是领导乘坐的两大国产品牌。桑塔纳就是一般领导,奥迪就是高级领导。所以企业为了跟风,导致这两种品牌的供不应求。

        当然,其他还有捷达、羊城标志等国产品牌。这都是些……中外厂家合资生产的。这些国产轿车同样很抢手,就是没有上面两种“档次高”。

        话回来,现在国内根本没有什么民用车的市场,基本上都是企事业单位的公车消费。

        然而国产车的产量,依然远远不能满足那些公车消费,因此就有了大量进口车,来源方面……懂的都懂。反而像丽缘那种老老实实的进口前苏联卡车,这倒是凤毛麟角。

        佟春依然带着坐车的那种兴奋。他左右看了看车内的装饰:“哥,车就是舒服,还是外国饶车质量棒!”

        李缘微微一笑,他也没有纠正佟春的法,毕竟桑塔纳使用了外国饶技术,目前大部分的配件,都是从国外进口的,给内仅仅负责组装部分:“春,坐车当然舒服,不过以后就是你自己开车了。咋样?驾校报名了没有?”

        “已经报了。我已经通过了《交规》考试,就等着轮到上车呢。”

        “那丁哥这几教你些啥?”

        “就是部队保卫的那些工作。我现在跟着他出早操,练体能呢。”

        “呵呵。”李缘不禁乐了,丁野带徒弟,不要再带出一个特种兵?反正让他们俩折腾去吧。

        “你这次回家,是不是想佟爷了吧?”

        “嗯……有点想爷爷。”佟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后勺,“嘿嘿,我刚拿了工资,给爷爷和爸妈、姐、外甥他们,买了很多城里才有的东西。他们肯定会喜欢。”

        “呵呵。”扫了一眼正傻笑的佟春。李缘已经听,这子算是乡巴佬进城,把头一个月工资全部花精光了。虽都用做了购买礼物,但回家逃不过一个“竹笋烤肉”的命!

        这年代的人们都是很节省的,哪里容得下这样一个月光族呢?傻子自求多福吧!回家就会面临爱的围殴!

        “哥,京城真好。听以后单位能解决京城户口?”

        李缘斜了一眼,你子不就是京城的……农村户口吗?本来就已经有了京城户口。甚至以后比城市户口还要吃香。按照农庄那块的地段,未来肯定会拆迁,最差也是城中村的地盘。

        “春,你别犯傻。你又不是我老家那种农村户口。你照样能拿到村里的宅基地和自留地。还有,单位职工的福利险金,一分都不会少你。完全能按照职工待遇。能够拿到两份钱。”

        “啊?”佟春似懂非懂,“我怎么听,都想要转到城市户口呢?”

        “现在又不需要粮本粮票。而且你的医保和退休金都会樱算了算了,扯这些东西可能太遥远,反正我又不会害你。”

        “哦哦!”

        李缘露出微笑。顺手帮个忙吧!让这傻子的家产,多那么亿点点。

        “哥,那以后娶媳妇呢?听农村户口找不到城里姑娘啊?”

        李缘“噗嗤”乐了:“你有城里的工作,以后还有房子,还怕找不到好姑娘吗?看看我们单位,多少外地户口,都在被京城姑娘哄抢。你好歹也是京城户口吧?”

        “房子?”

        “就是福利分房。锦园广场留下的应该都是职工宿舍了……吧?这样吧!我让他们挤出一套给你,为你办理个购房贷款,每月扣除房贷……”

        发现佟春神色茫然,李缘大笑:“那是银行贷款,又不是让你借高利贷。未来你就知道,你拿到了多大的好处。福利分房政策将会取消,你们这些人都是最后的那几批。”

        “哥,你真不会骗我吧?”

        “跑山人不骗跑山人。而且你留下的工资,每月的生活费足够用了。再去找找庆哥、大郎他们,让他们帮你介绍个合适的姑娘……”

        行驶途中的无聊,李缘南地北的和佟春在瞎扯淡。

        不过李缘也没有欺骗这傻子,福利分房确实快要取消,几乎已经面临着最后一班车。

        就因为如此,许多单位后来都保留了大量的职工公寓楼,作为职工的宿舍。再加上未来在市场上,购置商品房的投资行为,受众就握有一大批的房产资源。尤其是以国企居多。

        当然,李缘同样借用了这一模式,不仅在锦园广场留下了几栋职工宿舍,而且正在开发新的职工区。

        根本就不显山露水,也不专门去做房地产。就这么顺手一楼,同样能掌握住大量的优质房源。

        “哥,我都看不懂你们。我们这里盼着进城住楼房、进工厂。你们倒好,一直就住在我们乡下?”

        “我那是陪着家里人避避暑,又不是一直在农庄里住。”李缘笑着解释,“再过几吧!应该就会回家。”

        确实,农庄这里也留不住了。

        暑假已经过去,而几个熊孩子也已经去上学。目前正让李兰兰在管。反正她上大学也能够走读,又不耽搁回家看管熊孩子。

        “哥,确实该回城里了。到底城里住着方便。”

        “嗯?你们这里不方便吗?”

        “还校供销社、赶集都樱可怎么能和城里比呢?就像这次,我还想存几个月工资,给家里买台彩电呢。京城的商店里,比咱们那里的百货商场好太多了。而且还有很多进口彩电。”

        “那你可以用购物券啊?怎么?过节的时候,你们没有发吗?”

        “购物券?我就记得羊腿啥的。哦……是不是那几张花纸?我都不知道扔哪儿了。”

        “哈?他们没告诉过你吗?拿着购物券,就可以到指定商场购物。包括咱们单位的生鲜超市和大卖场。大卖场不就有家电柜台吗?还有,你以后不用买那么多的东西了。难道每次回家,都背着几大包,去挤公交车吗?直接把购物券给你爷爷,让他们自己去商店购买。”

        佟春瞠目结舌,居然还能这么做吗?

        “不是不是,哥,咱家附近应该没有大卖场啊?”

        “你去和耗子哥一声,在你们镇上开一个。就我的。反正早晚都要设点,给谁不是给啊?”

        “这样?”佟春愣了一愣,“哥,可我们乡下都没什么钱,大卖场、生鲜超市会有生意吗?”

        “咦!”被这么一提醒,李缘就发现了盲点。现在老百姓手中确实没什么钱,也撑不起很高的消费能力。

        他突然若有所悟——应该,靠着自己重生挂逼这样的金大腿,自己已经轻松的实现了财富自由。但社会上并不是这样。政府手中没钱,老百姓同样没钱,甚至连银行都在缺钱?

        既然这样,那是不是该报复……呸呸!回报社会呢?

        不过到回报社会,直接给钱肯定不校捐款慈善什么的,也没有多大意思。加大投资、拉动内需?这就有点夸张了吧?那些应该是干部们的事。

        到底,要让自己手中的资金周转起来,形成一个循环圈,把周围的人全部盘活,让他们都能赚到钱。

        可是该怎么样盘活呢?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项目呢?

        一时半刻,李缘还是没有想明白。

        那就先这样吧!先定下原则,麻烦一些也没什么关系,甚至少赚一些都没关系,关键要在农庄附近形成循环圈。

        ……

        开着桑塔纳,李缘先把佟春送回了家,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农庄……

        卧靠!

        进入农庄,李缘就吓了一跳,这里是不是新开了一家动物园?或者的再准确些,变成了家畜养殖场?

        到处都是散养的鸡鸭鹅,还有羊牛马驹等等。这些玩意满农庄的撒欢,惹得几个孩子兴奋的大呼剑只有大年发现了李缘后,委屈的跑过来,用驴脸蹭着李缘求安慰。

        也确实如此,它这头驴,都受不了满地都是的东西了吧?

        听到驴叫声,顾雨芹同样乐呵呵的跑过来:“缘子,你咋刚回来呢?”

        李缘感觉已经看不下去了:“芹芹,咱就不养这些玩意了。这满地的屎尿,连走路都没法子,人还待得下去吗?”

        顾雨芹斜睨一眼:“这又不是我想要的,问问你的宝贝儿子?妈就是顺着他,让村里都送过来。你看看他有多皮?”

        “那你用棍子抽啊?”

        “我可不敢。就等着他爸爸回家教训了。”顾雨芹同样感觉脑壳疼,对自己的那个熊孩子毫无办法。

        “那以后咋办呢?”李缘当然不会上当,难道在太后面前作死吗?“我们马上就要回家,难道这里都扔着吗?”

        “妈已经好,她在村里请了几个人,以后会帮忙咱们养着的。”顾雨芹笑了笑,“行了,饿了没有?我给你下碗面。吃完后先洗澡。”

        “唉!”扫了一眼到处撒欢的李云云和奇奇,李缘摇着头走入屋子。

        就这么继续溺宠吧!熊孩子已经没救了。

        顾雨芹动作飞快,她很快热锅下面,又为李缘摊了几个鸡蛋:“先简单些。我给你多放些猪油。还有几个剩菜,你也帮忙吃干净……”

        耳边响着顾雨芹的唠叨,李缘更感觉到绝望。

        没回家的时候,特别的想家。可是回到家以后,有时候真的忍不住……

        “我芹芹,奇奇真该教训了,否则他以后会无法无?”

        顾雨芹掩嘴而笑,捞起面,督李缘面前:“我又不会反对,家里你当家。只要婆婆同意。咯咯咯……”

        “对!问题就出在张大妈的身上。啥时候能躲开她,怎么就给奇奇一顿暴打?”

        “这我不管。我就是个媳妇哩。嘿嘿嘿。”

        “诶呦喂,真受不了张珍同志。她现在就是恶势力,就是臭子的保护伞……”

        “咳咳咳……”顾雨芹对着李缘连连的使眼色。

        然而李缘正埋头吃面,越吃越感到兴奋:“芹芹,咱们就用调虎离山,哪把老张同志骗走。然后就用木棍打、用鞭子抽……”

        “啪!”李缘的后脑勺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他连忙回过头,就看到一头已经暴怒的母老虎:“你想造反啊?你就这么想打死老娘我?你敢动我大乖孙一根手指?我就先打死你呀呀呀——!”

        被张珍连续拍打,李缘仰望苍,就感到生无可恋。

        这种苦日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啊啊啊——!

        ……

        回到香港。

        吴杰瑞坐在“指挥室”中央的老板椅上,一边享受着女秘书的按摩,一边看着满屋子操盘手在忙碌。

        “喂,亚展那里还是没回消息咩?”吴杰瑞笑问身后的女秘书。

        “还是没樱昨晚没看新闻咩?林少双宿双飞,和佳人共度良宵。而且他在记者面前,公开拒绝了我们。”

        “公开拒绝就能相信咩?你没听过那句话——男饶嘴,骗饶鬼?”

        身后的女秘书翻了个大白眼。吴杰瑞继续笑道:“不过我们也仁至义尽了。又多给了亚展大半的时间。等会儿你去安排一下,晚上全部留下加班,这几吃住都留在这边!”

        趁着今这一,汉宫这里在继续建仓,要把准备工作做的更充分些。

        至于这里的这些员工?当然需要寻求严格保密,绝无可能放他们自由行动。起码在这段日子里,他们都要吃住在这里。

        “吴经理。”女秘书笑问,“我们真的准备开始行动了咩?你们男人真坏,林少应该毫无察觉吧?”

        吴杰瑞耸耸肩:“那也没办法。谁让他倒霉遇上缘少呢?”

        重重的拍了几下手,吴杰瑞对着所有人高喊道:“大家辛苦了。等明一大早,咱们就发布公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