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323章你们是否有利用价值

第323章你们是否有利用价值

        “喂,骗子,你给本姑娘开多少工资?我可是京大高材生,外面抢的人多的是!”应馨傲娇问道。

        “不会吧!用你还需要付钱?”

        “嗯?”

        “馨馨,曾经有一个女秘书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为何要当女合伙人呢?有合伙人拿工资的吗?反过来给我钱才差不多吧?”李缘故意痛心疾首。

        “差不多个啥?我不管!”应馨翻了个白眼。她已经习惯了李缘的无耻,“我爸妈那里要交代吧?我平时还需要花钱吧?就你什么千万富婆,我连一分钱都没看到!”

        “哈哈!每月200。你爱要不要。我家小四的零花钱只有100?”

        “我呸!你还想占我便宜?给2000!听到没?”

        “呵呵。行行!”

        “……”

        俩人说这些没营养的话。突然听到敲门声:“李总,有位燕经理找您。她说自己是从魔都来的。”

        “哦!让她进来。”

        来的那人名叫燕姸,她是原先丽缘集团的副总,露西娜的副手,好不容易招到的复旦大学生之一。因此刚进公司,她就被提拔到很重要的岗位。倒也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主要就是她是个内地生,不想分配回老家,于是选择留在魔都。

        而露西娜差不多已经待产。丽缘航运和丽缘农贸已经合并成新的丽缘国际农贸,全部交给了郭文杰。丽缘投资的业务也全部被汉宫投资给“收购”。剩下的基本上已经成为空壳,只留下一些零碎角落的业务。

        于是燕姸就暂时代理了丽缘集团。这次过来京城,算是上任之前和老板见上一面吧!

        “缘少,您好。”燕姸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边上的应馨,“我向你汇报一下公司的情况。”

        “嗯嗯。”

        “缘少,我们已经在苏北寻找到一家拆船厂。他们的产能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当然,资金方面需要我们周转。不过还有两个问题。”燕姸明显想要抓住机会,在李缘面前好好表现。

        “嗯。”

        “一个就是废钢的价值。有许多东西其实并不是废钢,翻新一下还能卖到二手市场。比如说:清单里有的钢壳渔船。可能已经去不了远海,但近海的渔民还是需要的。另外就是机械设备,当废钢废铁同样挺可惜。但我们根本顾不过来,而且没有懂行的人。”

        “魔都那里不是有吗?找退休的技术员,又不是让他们干活。基本工资可以低一些,节约的钱可以和他们分红。这样就能够多找几个。”

        燕姸点点头:“还有,我发现有不少军用品。虽说大部分留在的非洲,但总有漏网之鱼?”

        “联系部队的船厂,这部分全部交给他们。我们卖的就是废铁,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会和部队总部的人打个招呼。”

        “缘少,那二手机床呢?好像俄罗斯那里什么都送过来。价格方面算是便宜了,但用途我们根本不知道?就怕白菜价卖出去呀?”

        “还是外聘技术员。如果实在无法判断的东西,宁愿暂时保存。我们不缺几吨废钢的钱。”

        “那就好。俄罗斯方面提出要求,希望我们增加日用品的出口。我发现有几项销路很好,我们是不是自己建几家厂?专门提供出口?”

        “俄罗斯的营商环境十分糟糕。那里开银行没什么关系,开厂就算了。国内开厂同样不做要求,我们连废钢废铁都顾不过来呢。但我们要开始提高品质,可以打造我们自己的品牌。中高档就按照欧美出口标准,低档也要达到国标。一般采用oem模式。至于后续的参股、控股或者收购,具体桉例到时候再讨论。”

        毫无疑问,在这个阶段,国内出口的商品都是以劣质货居多,后来就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甚至影响到了几十年之后。包括“中国制造”,变成了便宜劣质山寨的代名词。

        而在李缘这里,他并不是那些跑单帮的倒爷,而是成为了大型国际贸易商。因此品牌、质量还是很重要的。最起码要有个“价廉物美”的好名声。牺牲掉一点价格也在所不惜。

        其实李缘最看重的就是——量大!

        只要流水的数量足够大,就能盘活汉宫银行整个金融系统,并且通过杠杆等金融手段,源源不断的为自己提供资金。

        包括最近这几个月。由于取消了软妹币汇率的双轨制,李缘手中的的软妹币就迅速升值。简直赚麻了好伐?

        ……

        应馨坐在李缘身旁,听的似懂非懂。她对这样的场景也很新鲜,似乎李缘随口说几句话,就能解决掉了一件事。

        你也别说。李缘身在其中,他倒没感觉到什么。但应馨作为旁观者,她就感觉到权利带来的巨大魅力……

        就在应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中,燕姸稍稍犹豫几秒,她继续问道:“缘少,我有个建议。”

        “嗯,你说。”

        “我认为我们的业务开展比较被动。好像都是缘少您吩咐以后,我们再过去做。那种感觉……就像被人推着在走。缘少,我并不是质疑您的眼光。就是主观能动性……对!就是这个。我希望我们丽缘能够更上一层楼。”

        李缘慢慢抬起头,他越来越感觉到了有趣。

        之前的芬利,现在又是这位燕姸。职场中,有野心的人从来就不会缺少,他们朝思暮想的就是抓住一个机会吧?

        不过现在确实进入了大争之世!

        国内的人均gdp才400美元左右,美国的也仅仅1万出头。等到二、三十年后呢?美国已经6万多,足足翻了5、6倍!国内更是上涨到了1.1万美元,那就是25倍左右!

        不提芬利和燕姸多少有点背刺的赶脚,起码他们俩都有那股锐气。

        对于那种背刺,李缘是无所谓的。反正自己找的又不是家臣奴仆,不在乎底下的人是否衷心。最关键的是要有能力。

        你们是否有利用价值!

        李缘露出微笑:“小燕,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做?需要我给出什么样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