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264章说上几句吧

第264章说上几句吧

        之前曾经说过,此时的李缘是不知道里面的内幕的。

        因此听到了这些话,李缘也不可能去多想,无非心中感叹:钻空子这种事确实长久不了,总算有人发现了这个漏洞。

        而且对于野泉影院这档节目,李缘本来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那种心态。他也早已经有了被封禁的心理准备。

        确实有些遗憾,但真说很可惜?也就那样了。真说有什么不舍得?那也太小看重生挂逼了吧?不就是少了个买四合院、收古董这样的机会吗?以后这种捡钱的机会还多的是。

        果然,随着第一个人开口,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场批判之中。他们纷纷提议:需要加强电影审核制度,不能留下电视台这个法外之地;并且对海外引进片也要严防死守,扶持国产的影视剧……

        另外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像什么:规范演艺市场;全面提高青年演员的素质和修养;加强纯艺术类的扶持……

        反正都是些很正确的废话,基本上针对的都是年轻演员。不过这也不奇怪,那些老艺术家脑子又没进水,怎么可能自己针对自己呢?反正这些话总没有错,就是政治正确嘛!放到几十年后都绝不会过时违和。

        毫无疑问,最倒霉的就是那些年轻演员,莫名其妙又被教育了。但那些年轻人能有什么话语权?他们连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不过等到几十年后,现在的年轻演员终于熬成了老艺术家,他们同样会对年轻演员“严格要求”,同样把这些废话再复读一遍。

        小媳妇熬成婆,不就是那回事吗?

        讨论完这一话题后,随后就开始讨论起最新影片《无间道》。

        像这样的座谈会,话题的自由度还是比较高的,其实就是一群人坐在一起侃大山。没什么很明确的议题,说到哪里是哪里。

        不过那些人说的并不是影评方面的内容,而是破坏了规矩——电影都没有在内地电影院上映过,直接就安排到了电视台播放?

        那以后电影院里的人该吃什么呢?此风绝不能长,同样需要严厉杜绝……

        ……

        很有趣。就算是当面批判,文化圈里的人也不怎么喜欢很直接,讲究的就是一个含蓄。听得懂的人都能够理解。听不懂的那些人,你们就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不过在其他人眼里,这种批判的力度已经很严重了好伐?

        禁绝了海外引进片,禁绝了野泉影院,禁绝了电视台的播放渠道,那等于直接坏人钱财!

        而且还是把李缘叫到现场,当面告诉你——我们就是要坏你钱财!

        就问问,如果换一个憨逼遇到这种情况,哪个不会暴跳如雷呢?这已经约等于当面羞辱了。

        然而李缘作为听众,他……基本没感觉。更有趣的是,他根本就不是圈子里的人,完全没有听懂?

        有一说一,不是你们批判的方法不对,而是坏掉的钱财实在是太少了。既然那是隔靴挠痒,又怎么可能引发出李缘的情绪呢?

        所以说着说着,慢慢的就变得有些尴尬。单方面的输出,根本就没反应啊?那些老艺术家也很难受啊?

        并且李缘还暗戳戳的躲在角落,许多人还根本不认识他。那就更加没劲了,许多人以为李缘根本就没有来,有种对着空气放高射炮的感觉。

        时间一长,这股批判的浪潮就变得烟消云散。话题再次一歪,就回到了此时影视圈的经典撕逼贴——我们要艺术电影!不要商业电影!

        说实话,关于这个话题,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媒体民间,还是后来的互联网上,都争吵了很长的时间。并且还将继续争论下去,等到几十年后都还没有个结果。可能继续还要争吵个几百年。

        】

        这就像现在艺术作品里的许多年代文一样,也许会感觉到很有趣、很新鲜、很猎奇,甚至很浪漫。

        但可以问问自己年长一些的家长,他们曾经生活在那个年代。问问他们还想要回到那个浪漫的时代吗?直接一个大耳光打死你!

        就是这个道理。

        因此对于现在影视行业出现的市场化、商业化,那些老艺术家清一色的反对:

        “……在影视剧的创作中,根本没必要向钱看。我们文艺工作者的责任就是……”

        “……我个人很反感现在某些年轻人。他们在影视剧、歌曲,还有其他一些艺术表演形式方面走上了歪路,需要……”

        “……我认为正确的道路就是拿到国外奖项,尤其是电影大奖。这样不仅能够……”

        “……”

        台上的人在侃侃而谈,底下的李缘听的津津有味。

        上辈子的时候,因为进入到了互联网时代,就有了个庶民崛起的过程。文化圈里的舆论早已经不能够一手遮天,而且商业化、市场化也变成了大势所趋。

        并且介绍到这一年代的时候,总是说些什么顽固保守势力。但根本就想象不到,这股势力会如此的庞大?

        但另一方面,李缘同样偷偷的观察过孟主任他们。这些主管领导就保持着一个礼貌的假笑,有几个演技比较差的,甚至流露出一丝不耐烦。

        突然间,李缘就恍然大悟。主流舆论是主流舆论,但主管部门并不是傻子。如果没有商业化、市场化,难道票房会天上掉下来吗?

        由此可见,现在的情况就比较有趣。其实孟主任他们是想要市场化的,但架不住这些老艺术家声音大啊?

        与那些华娱文里的描述完全不同。主管部门是想要开放的,想要改革的。反而是那些老艺术家们在拉后腿。

        就一个道理——他们也想要政绩!他们也想要高票房!

        管他什么文艺片,还是商业片,只要能够带来票房,他们都会支持!

        看着眼前的场景,李缘就有种揭露历史谜团的暗爽感。而且还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很快就进入到了座谈会的尾声。

        孟主任再次接过主持,笑的像个弥勒佛似的,似乎对今天的会议很满意:“同志们都说的很好,我们也获得了许多的意见和建议。还有人有什么新的想法吗?畅所欲言,我们这里绝不会穿小鞋?”

        环视了一圈,孟主任突然道:“后面这位小同志应该就是李缘吧?你也要大胆的发言,就说几句吧!”

        随着孟主任的目光,所有人都看向了李缘。孟主任还笑着介绍说,“别看李缘同志很年轻。他有个笔名很有名,就是缘哥。对!缘哥就是他。哈哈哈……”

        这同样是这种座谈会的老套路。在结束之前,给被批判者一个发言的机会。

        情商低的说法——给你一个承认错误,重新做人的机会!

        情商高的说法——风水轮流转。何必把人得罪死呢?说不定你就会来个莫欺少年穷。因此就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而且还有一个广开言路的美名。

        当然,你放弃这个机会,或者痛哭流涕的举手投降,那也没人会来管你。

        反正就是几句话的事,随后就能宣布会议结束。

        李缘当然不知道这些。既然让他发言,那就……说上几句吧!

        “孟主任客气了。各位都是我很尊敬的老前辈。以后可以叫我缘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现在我担任元宇宙艺术总监一职。元宇宙是家注册在香港,致力于在香港、内地全面发展的影视集团。并且还收购了德宝、金公主、新艺城等香港的电影公司……”

        说实话,对于元宇宙的基本情况,这里的人了解的并不多。毕竟都是些退居二线的老艺术家,他们的消息也没有那么灵通。

        反而是孟主任笑着说道:“缘子,既然说到你们元宇宙是香港公司。我们内地的影视行业也不能闭门造车,能介绍一下那里的情况吗?我们也能开阔眼界、取长补短。呵呵。”

        “我这里首先要说一点——我们内地的影视行业效率太低、内容极少。就说说香港,他们每年生产的电影有5、600部之多,电视剧的数量更是不少。不仅能够满足本地市场,还可以大量的出口。而在欧美国家,就拿好来坞举例吧!他们每年生产的电影有1000多部。并且……”

        在这个年代,国内的影视行业是不分家的。并不像后来,话剧鄙视电影,电影鄙视电视,电视鄙视网剧,存在着一条鄙视链。因此讨论到电影和电视剧,往往就会放在一起。而且导演演员等主创也都无所谓,根本不会有鄙视的情况发生。

        至于李缘为什么会提到生产效率?还有缺少内容?那不就是实际情况吗?而且这话题也不怎么敏感。难道多拍些电影、电视剧还会错吗?

        不过在场的人就有些好奇,孟主任就代表他们询问道:“他们每年拍摄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剧,那么有人看吗?”

        “电视剧的情况比较特殊。国外一般采用的是每季拍摄的形式。就是以三个月,也就是一个季度为一季,每周播放一集,一般一季就是10集左右。万一这个电视剧收视率很高,他们就会一季一季的拍下去,有的甚至能拍十几年;万一不好看,也就是收视率达不到标准,他们就会直接砍掉。或者哪个角色不受欢迎,同样会让编剧写死。”

        “就是以收视率为标准?”

        “对对!有了一周时间作为缓冲,导演编剧能够直接修改。也就是说,拍多少集就能播放多少集。但实际上砍掉的电视剧更多。”

        “那电影方面呢?”

        “肯定容纳不了那么多的电影。电影院就那么多,每年能够上映的电影就100多部。好来坞可能更多一些,但绝不会超过200多部。可是许多电影的目标并不是上院线。有的就是为了出录像带,有的直接交给电视台播放……”

        关于国外的影视行业情况,各国的情况都有所不同,有些还有法律限制,比如说:《派拉蒙法桉》等等。在这里,李缘也不可能介绍的很详细,只能介绍一些基本情况。

        “……而我们国内呢?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有很严重的缺口问题。就说说野泉影院吧!不是电视台缺少了内容,有可能拿着电影来填充时段吗?不是国产的影视剧实在太少,有可能播放那些海外的引进片吗?”

        孟主任他们大笑,引来了其他人的笑声:“缘子,原来你有私心?想要为你们的野泉影院说情啊?”

        “我倒是没有这种想法。”李缘笑道,“说句能摆到台面上的话,行业要健康发展,就一定要严格执行规章制度。所以领导们会怎么处理?我们元宇宙都不会反对。甚至关门大吉都认了。但缺少内容是客观存在的,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我有几个想法:一方面就是加强审核工作。某些海外的优秀影片不能一刀切。起码能保证这个过渡期;另一方面,既然观众们爱看电视台播放的电影,那么可以选用一部分国产影片的内容……”

        李缘突然想到,似乎现在六公主还没有成立吧?

        于是他就说道:“孟主任,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没关系,随便说。”

        “能不能成立一家专门的电影频道?这本身也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而且附加了电影的衍生收入。电影频道选用的电影。可以支付一笔钱给制片厂。这也能减少电影厂的负担?”

        “嗯?”包括孟主任在内,所有人都是眼一亮。能够增加国产电影的收入,在座所有的人都不会反对。并且还有几个工作人员,他们开始记录下了李缘的想法。

        此时此刻,还没有人发现,在不知不觉之中,李缘已经摆脱了被批判的位置,进入了平起平坐的讨论中。

        “小李,还有吗?”

        “还有就是分成制度太不合理。这里说句牢骚话,我们元宇宙在内地也有合拍片,但最后就放弃了申请内地上映。就是因为分成制度很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