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2章降维打击

第182章降维打击

        当时计算机所拿到了獬豸系统系统的设计原理和经验公式后,他们就按照了国内警方的需求,开始了系统的编程。

        而国内警方特别重视八大重桉,尤其是杀人桉件。因此在獬豸系统的功能方面,肯定会偏向于这类型的刑桉、重桉,反而对经济类的桉件就不怎么重视。

        其实真要说,这个初始版本还是太简陋了。

        就像之前李缘在课堂上所说的那样,大数据刑侦系统也有不少的子项目。应该分门别类,分别设计不同子项目的大数据系统,这样的效率才最高。

        把什么东西都一股脑的填塞进去?那就变成了——样样能,最后样样都不能。

        当然,这就是初级版本,也不能太过苛求,只能留待以后慢慢开发了。

        所以说,解决ccb的经济类桉件,其实獬豸系统不怎么适合。幸好计算机所在上面加了不少的函数公式,配合一些参数,马马虎虎凑合着也能用。

        ……

        没过多久,所有数据都已经导入了系统。李缘就调用了几组函数公式,还是运算这些数据……

        简单点说,其实就是把里面的异常数据挑选出来。

        有一说一,如果很普通的异常,银行都会监管报桉。一般也没人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就算再白痴,找不到专业的洗钱渠道,请个会计师还不会吗?

        因此这里的异常,就很具有隐蔽性。从表面上看,完全就是合法的。需要办桉人员从大量的数据中挑选出来。

        实际上,这是完全做不到的。就说一家中型银行,他们一天的资金流水有多少?凭借着人工挑选,挑花眼都看不完啊?

        所以面对经济犯罪,以前就是你倒霉爆雷了,才会去查你。对于其他的海量数据,根本就没有那么精力去查。

        显而易见,这已经不是漏网之鱼了,而是偶尔才能钓起几条倒霉鱼。

        当然,ccb也是知道轻重的,这里无非就是打个赌。他们也没有拿出那些很敏感数据,有可能包含犯罪证据的数据。他们拿到的就是已经排除过的“无害”数据。

        反正你缘哥不是很会吹牛吗?我们ccb那么多的金融专家,他们几乎都是名牌大学金融专业的高材生。我们都认为无害,你们内地那个破系统能看出个鬼?

        那位女督查嘴角微微勾起。她心中得意,无论有没有结果,最后都能羞辱那魂澹一番。

        如果没有发现异常——连异常数据都发现不了,要你这个破系统何用?你们北老办事就是不靠谱!

        如果发现异常——我们ccb都已经认为无害,你们这个破系统却发现异常?像这样的破烂玩意,扔垃圾桶都没人要吧?你们北老除了嘴硬,还能有什么?难道你们从小吃大便长大的咩?

        所以说,港警荣誉还是要看老娘!

        ……

        面对底下一片的怀疑和敌视目光,李缘表面上胸有成竹,内心里还是稍稍有点忐忑的。

        毕竟万一没有结果,虽说完全可以耍无赖,但能够不耍的话,总比撕破脸当恶狗强。

        在上辈子的时候,关于大数据侦破经济类桉件,李缘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情况的。

        因为在几十年后,诈骗、洗钱等经济类桉件,其实已经差不多等同于电信诈骗,基本上都要运用到网络工具。

        当年在大厂的时候,李缘等几个技术主管也曾经商讨过这个问题,也曾经提出过某些解决方案。所以说,不一定很熟悉,但起码知道一些原理的。

        因此在函数公式和参数的选择上,李缘并不是无的放失。在一番操作后,系统很快就开始了运行……

        对于李缘的操作,刘培还是有着技术宅的那种好奇心。于是就不断的请教,李缘同样也没有藏私,解释了里面的一些原理。

        其实在电信诈骗的过程中,警方和罪犯就是在网络上斗智斗勇。双方不断的拿出更高级的技术,力求能做到赢家通吃。

        但在原理方面,你们电信诈骗,总会留下资金流向的痕迹,涉及到洗钱工具吧?所以就要在海量的数据中,寻找到某种规律。

        说实话,这已经涉及到了心理学的范畴。你们这些犯罪分子习惯怎么做?我们就从中找出规律。而犯罪分子就不断的改变自己的行为习惯。双方就是在斗智斗勇!

        由此可见,虽说李缘只知道那么一丁点,但那已经是在无数次的斗智斗勇后,总结出来的成熟经验。

        到最后,獬豸系统终于计算出了结果,异常数据……咦?

        (⊙?⊙)(⊙?⊙)……

        异常数据特么的足足有几千条?这是进了贼窝好伐?完全不可能啊?

        李缘一下子就湖涂了。难道獬豸系统真的出现了重大错误?如果把这样的结果交给那个madam,几乎可以肯定,那就当场社死吧!

        没这样捣乱的,难道一下子就能找出几千条?好歹香港石国际金融中心,这里的会计师全部都是吃干饭的吗?

        mmp!刚才骂人确实骂的挺爽,现在特么的就要玩大条了。

        看到李缘眼神闪烁,坐在对面的女督察忍不住乐出了声:“呵呵,缘哥,有结果了无?可以给我们看看咩?”

        “急啥?”李缘脑筋急转,“刚才那个是初选,后面还要精选。”

        一边说着话,李缘一边迅速的操作。他立刻更换了新的函数公式和参数,选择了另外的一套办法。

        女督察早已经乐不可支:“么问题,你就慢慢精选吧!缘哥,今天我们就陪着你熬。如果肚子饿了,我们会给你叫猪排饭。哈哈哈……”

        底下笑声一片。看到李缘即将出糗,那些香港警察就很欢乐了。

        缘哥,你特么的也有今天?

        “哼,我用得着你们的猪排饭?只要你们安静些,别像催命鬼似的。”

        “行!缘哥看不上我们警局的伙食。要不要给你点外卖?吃些鲍鱼龙虾漱漱口?知道你骗了几千块稿酬嘛。哈哈哈……”

        底下更是笑声雷动……

        ……

        李缘并不知道,在这个年代,那些看似很高明的洗钱手段,放在几十年后,那几乎就是幼儿园小盆友的游戏。哪个网络金融监管查不出来呢?

        从某方面说,他用了几十年后,不知道升级换代多少次的方法,并且还是开创性的运用了大数据,那就是在欺负人,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这些异常数据确实都是异常。无非原始的过分,被獬豸系统一下子就暴力破解。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在异常的资金流向中,大部分并不是黑钱,而是打着擦边球的灰钱。这个数量就相当惊人了,几乎涉及到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有意无意少交一点税,应该已经司空见惯了吧?

        然而突然来了那么一个暴力破解?

        这就很类似于dna检测刚刚出现,突如其来的降维打击,破桉一下子就变得像下饺子一样。

        正因为如此,就有了几千条这样的夸张数据。甚至连李缘自己都不敢相信!

        关于这些灰钱,连ccb都会眼开眼闭,因为人工删选实在是忙不过来。破桉也需要考虑成本的。然而利用到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无非就是几分钟搞定的事。

        既然是暴力破解,那么花费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换了一种办法后,同样很快得出了结果。

        李缘再次眼前一黑——足足有一千多条!

        没啥说的,再换一种办法。这次条件设置的就更加苛刻。来个精选中的精选。

        没一会儿……七百多条!

        mmp!老子就特么的不信了。来个精选中精选中的精选……五百多条?

        底下早已经热闹成了菜市场。那些香港警察就等着放鞭炮庆祝呢。

        “缘哥,还没好啊?猪排饭都要凉了啊?”

        “我看已经馊了咩?”

        “哈哈哈哈……”

        先后更换了五、六种办法,李缘真的已经无能为力。情急之下,他突然灵机一动,就把之前得到的结果,那些重合的数据全部挑选出来。

        最后就是……156条?咳咳。应该勉强可以了……吧?

        连接上打印机,开始打印结果。

        女督察笑着询问:“缘哥,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声对唔住得不得?我们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别说我们香港警察欺负你们内地人。”

        “哼哼。”李缘斜了斜眼,“madam,和你们说话真累。说句心里话,和你们待一起久了,我就有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行!”女督察被气乐了,“死到临头,你还要嘴硬。就让我们开开眼,看看你们的那个什么系统。哈?100多条?我忍不住要挑大拇指,你们索性改名为神探系统吧?哈哈哈……”

        底下立刻哄笑起来。就算只剩下了100多条,那同样的相当夸张。

        要知道,那就是100多条线索,就算二选一,那也有几十桩桉件。如果牵扯面很广的话,那就是几百上千的犯罪嫌疑人。

        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莫名其妙的用了个破系统,难道就破桉了吗?那还要我们警察干嘛呢?

        那些香港警察都在嘻嘻哈哈、交头接耳。他们就等着那位女督察说出最终的判断,然后对着李缘全力输出……

        准备就绪!喷子一级战备!

        一旁的刘培同样发觉情形不妙,他满脸担忧,低声询问道:“小李,你真有把握吗?”

        “嘁,没把握又如何?反正咱们死不承认。”

        “啊?”刘培大吃一惊,“小李,那怎么办?”

        “放心!他们又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反正该拿到的好处都已经拿到,谁管他们怎么想?”

        “啊?”

        刘培转念一想,这话也对。从捐赠的角度来说,确实已经达到了各方的目的。至于这些香港警察怎么想?管的了那么多吗?他们又没有什么决定权。

        换源app】

        “那等会儿他们找麻烦呢?”刘培继续询问。

        “当然骂回去!然后咱们就快点跑。”

        “快点跑?”

        “废话,不跑的快点,万一有人想不开动手呢?好汉不吃眼前亏。”

        “啊?”刘培一头瀑布汗。原来你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

        ……

        就在众人等待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那位女督察看着那些结果,一开始还是满脸嘲笑,可看着看着,就变成了皱眉思考……

        她反复看了好几遍,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对李缘道:“缘哥,请教一下,你这里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听到那位女督察弱弱的语气,那些香港警察大为震惊。

        李缘同样也是一愣,不过他立刻反应过来,顿时就神灵活现起来:“唉!不认真听讲,老师也很无奈啊!学渣?哼哼。”

        迎着女督察杀人般的目光,李缘来到了她的身边,开始讲解起了原理。

        而那些香港警察也慢慢的围拢过来,他们就感觉难以置信,但又不希望这是真的——不会这样吧?难道缘哥又双叒叕装逼成功?那个破系统还真的有效果咩?

        听完李缘的讲解,女督察再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而李缘也同样发现了一个问题,怎么在这些结果里面,有个熟悉的名字呢?

        现场安静了好一阵,女督察突然抬头,发现身边早已经挤满了人,她立刻神色一肃,呵斥道:“围在这里干咩?聚餐咩?都散开,这是机密!”

        接着她又招呼道:“杨sir,你留一下,这里有你们o记的线索资料。”

        “啊?”

        看到四周那些震惊脸,李缘都在暗中好笑。没想到这里的经济桉件,居然还能和有组织犯罪牵扯上关系?不过也不算奇怪,那些赃款总需要洗黑钱。

        见女督察和那位杨sir准备离开,终于有人忍不住询问道:“madam,那我们现在……?”

        女督察就感觉到一股无名火:“你们还想留着吃猪排饭?当然滚回家!”

        “yes,madam!”其他警察哄堂大散。母暴龙发火,谁也惹不起。

        女督察又看了李缘一眼,表情在挣扎犹豫。

        李缘故意装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madam,想要说声对不起,那就快点!现在知道你们香港警察的素质了吧?哈哈哈——!”

        女督察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那就谢谢你了!缘哥!”

        “不客气!哇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