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76章我吃不下

第76章我吃不下

        耿月实在是忍不住了。本想着先让两个妹子拉拉交情,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他们却越扯越没边?都要扯淡到月球上去了?年轻人就是不靠谱啊!

        “小李,我们出版社已经决定出版你的作品。你想问问你,你啥时候有空来京城?”

        “抱歉,耿老师。我真没时间修改。如果要出版的话,就按照原稿怎么样?如果你们想修改,我还是决定算了。”

        “那个没问题。就原稿出版!”耿月一口答应。

        现在香港早已经成为了畅销书,没人有胆量再去修改。万一改出毛病来,先不说会影响到《赌场》这本书的销量,连负责的编辑都是大型社死现场。他(她)肯定会成为整个文化圈最靓的崽!

        而且与其他书籍不同。这本书先是在香港爆红!

        这年代崇洋媚外的风气又不是吹出来的。既然香港都那么的受欢迎,那比国内畅销都要厉害一千倍!一万倍!

        “那好吧。”李缘终于答应下来。其实他对部队出版社倒也没什么看法。毕竟其他出版社先后退稿,部队出版社起码还给了自己修改的机会,“耿老师,你们把合同寄过来也行,等我有空也行。出版条件就普通标准吧!过得去就行。一般我没啥意见。”

        听李缘的语气,他似乎想要结束通话,耿月连忙叫道:“诶,先不忙着其他。你还是过来趟京城。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全部由我们出版社承担。”

        “这个没必要吧?”内心里,李缘不怎么情愿。难道就为了签合同,就专程跑趟京城?反正晚几天出版也没什么关系。又不是没有邮寄包裹,“耿老师,我这里不着急。”

        “可咱们出版社很着急!”耿月都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了。

        真倒霉遇上这样的奇葩。

        其他人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不说对编辑会俯首帖耳、百依百顺,修改一下又算什么呢?修改几十遍的事都是心甘情愿!而且只要编辑放出一句话,他们就会屁颠屁颠的跑到出版社。甚至都不用说话,天天围着出版社的门口在打转。

        这个李缘倒好,非但一个字都不愿意改,他宁愿失去出版的机会。甚至连签合同都不怎么在乎?

        可是老娘我很在乎啊!

        如果再拖上几个月?你反悔了该怎么办?突然玩失踪了又该怎么办?我还怎么向出版社的领导交代呢?

        “小李,不用说了。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会在京城等你。到时候一定让你满意……”

        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李缘就有点糊涂,那位耿老师怎么突然就自说自话了呢?

        反正管她怎么说,自己还是要先回家一趟。大摆筵席庆祝三天。再去三丫头的学校,把这个妹妹直接羞辱到死……

        老子总算扬眉吐气了!哇哈哈——!

        “李缘同志,这是您的卧铺车票。这些罐头是给您路上吃的。需不需要钱?我可以借你几百块?”当吴参谋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直接取出了准备好的东西。

        李缘目瞪口呆:“不是,吴参谋,我还要先回家呢?”

        “呵呵,理解一下,这是首长的指示。我们现在就派车送你去车站,会送你直接上车。”

        (⊙?⊙)

        “不是不是……”

        “李缘同志,请不要让我们为难嘛。呵呵。”

        “那……钱就不用了。可不可以先打个电话?总要和家里说一声?”

        “那是应该的。就去我的办公室吧!”

        “……”

        ……

        耿月一套不按常理的组合拳,直接就把李缘给砸晕了。在稀里糊涂中,他就被几个膀大腰圆的军人押送上了去京城的火车。嗯,押送!

        回到王顾村这里。

        当目送着军用吉普离开。

        军用吉普?要知道,目前许多警车用的也是军用吉普。还来了带着配枪的军人?

        这一下,王顾村瞬间炸开了锅,各种谣言以光速般到处传播……

        而在顾家,这里同样是愁云密布。王素莲急着询问顾雨芹:“闺女,缘子真没事?”

        “咋会有事呢?应该不会……吧?”顾雨芹同样也不很肯定。她现在早已经心乱如麻。

        边上的二嫂就说道:“芹芹,如果缘子真有事,那不是苦了你吗?还要想法子送铺盖进去呢。”

        大嫂一副关心的模样:“我听说坐牢也是很花钱的咧。还要托关系托人……”

        “咳咳。”顾国勤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同样心情很烦躁,“政府还没有说话呢,家里先别添乱。老大,你不是有朋友在派出所吗?能不能打听一下?该咋办,咱们该花就花,该送就送……”

        大嫂立刻反对道:“爸,不是还有亲家吗?这钱不该咱们家出。”

        二嫂同样点点头:“今天这么一闹,不说咱家丢尽了脸,还整了那么多的好菜都浪费了。连家里的鸡都杀了咧。”

        顾国勤顿时火冒三丈,他心疼自己的女儿,而且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

        可是还没等顾国勤发火,顾雨芹突然听到“杀鸡”这两个字,似乎就闻到了血腥味,她顿时泛起了恶心,冲出屋外一阵干呕……

        半个多小时后,村里的村医乐呵呵的恭喜道:“国勤,你家闺女这是有喜了。”

        “哦哦。”顾国勤和王素莲老两口都不知道该用哪副表情。看着楚楚可怜的闺女,他们只能强颜欢笑,千恩万谢的送走了那位村医。

        大嫂就忍不住抱怨说:“这不是害人吗?”

        “放屁!”王素莲终于发火了,“你们俩就那么想家里不安生吗?老大、老二,好好管管你们家的媳妇!芹芹,今天这只鸡全留给你吃!老娘就是心疼自己闺女!”

        “妈,我吃不下!唔——!”顾雨芹终于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屋子里的气氛一片尴尬。

        可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村里的广播:“顾国勤,顾国勤,你家姑爷打来电话!快点到村委会……”

        (⊙?⊙)(⊙?⊙)(⊙?⊙)……

        二话不说,顾国勤和顾雨芹撒腿就向村委会跑去……

        /129/129642/31473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