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31章你就收了神通吧

第31章你就收了神通吧

        对陈大兴、齐秀梅他们来说,说什么现代化企业管理和股权结构?他们肯定是两眼一抹黑。但说到跑山的规矩,他们几乎就是滚瓜烂熟。

        没过多久,几人就商量定,成立一家……算是合作社吧!

        没有名字,没有证照,没有正规制度,没有职工……,反正特不正规的那种。就是几家农户合作着卖草药,以老一辈的跑山规矩和农村人情往来,作为合作的纽带。

        作为发起人,李缘当然就是领头人。他没有收入,但李家能占有五份的股份。

        合作社下设三个组——财务组、包装组和运输组。

        财务组除了做账目以外,还有负责采购草药的工作。组长就是老妈张珍,副组长就是小跟班顾雨芹。

        包装组主要负责清洗分拣草药,并且打包后方便运输。组长就是齐秀梅。

        运输组负责的就是运输,组长陈大兴,他会把草药运到县收购站。

        三个组长每月给80块的工资。而某个副组长就是义务劳动。此外,陈家和武家同样能占有三份的股份。

        所有参加合作社的农户,都需要出100块钱,作为本金。除了以上这三家,都只能占有一份股份。不能多出钱,但也绝不能少。考虑到有些农户比较贫困,可以慢慢支付,能用卖草药的钱来抵账。

        而其他所有的费用,都以劳务支付的形式。

        比方说:草药送到合作社,就能拿到采购价;

        又比方说:车把式一趟四十,分拣清洗草药多少多少钱。甚至还包括骡马的费用,一匹马跑一趟就有二十块。

        平心而论,这样的分配方案,李缘家稍稍有点吃亏。但村里的声望值肯定能+100!

        声望值那玩意,有时候很虚,有时候却很实在。比如说:李家要打造鱼头坳小山庄,承包其他那几个山头,声望值高的话,其他村民就不好意思反对。

        而且真说有多少吃亏?那也不见得。

        以后老妈能每月拿到80,家里的两匹花马一趟就有40,八趟的话就是320块。其他的分红最少也在200以上吧?那也是600多块!而且家里的女人除了记账以外,不需要做其他任何事。

        当然,想多做些也可以,采摘草药,分拣清洗……,能拿到劳务费的地方多的是。

        最后,在三位长辈的一致同意下,为了更好的发现漏洞,更好的发动群众,将会在一个月后,挑选个黄道吉日开张大吉。

        其实他们就是在玩小心眼。想要在这一个月内,三家就能多捞一些,来个闷声大发财。

        对于这样的旁枝末节,李缘懒得去拆穿。反正他们开心就好!

        “瘸子叔,其实最合适的线路,就是咱们到乡里租套仓库。从村里到乡里就用马车。一匹马的马车就行,骡车、驴车同样也行。从乡里到县里可以买台小四轮。以后条件成熟,还能买台卡车。”

        听到李缘的建议,陈大兴若有所思。齐秀梅却有些迷糊:“缘子,为啥要浪费钱?又要仓库的租金,还要小四轮?”

        李缘笑着解释说:“齐婶,牲口跑一天就需要修养两天,否则就会跑废了。机器只要有油,24小时都能转。而且还能卖到市里甚至省城,那里的市场更大,价格更高。还有,如果打通了这条线路,以后啥都能运输。没人管咱们只能卖草药吧?而且回程的时候照样能运货物。”

        关键是要打通这条物流线。草药只能做这短短几年,但山里还有其他山货呢。

        “那钱哪儿来?”齐秀梅继续问道。

        “不是每户有100块的本金吗?”李缘笑道,“还有,过几年刚子就能学驾驶。再过几年,二郎也能学驾驶。这里总要用人,用谁不是用?而且培训费可以公账报销?”

        陈大兴和齐秀梅恍然大悟。这就没问题了。

        “缘子,还是你脑子活。”

        “对咧。婶子从小就知道你聪明。哪儿像平安这两小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

        “呵呵。”

        ……

        送走了满心喜悦的陈大兴和齐秀梅,李缘笑着摇摇头。

        其实无论自己怎么样努力,这都是在苟延残喘。就这种交通条件,鱼头坳村的没落是不可逆转的。能够想到的出路应该只有两条——一是绿色生态农业;二是旅游开发。

        不过在这个年代搞什么绿色生态农业?大概猪也是这么想的,可以让你亏的连底裤都不剩。

        而旅游开发……?还是等几十年后吧!现阶段也绝无可能。

        然而李缘还是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九十年代初,也许就是民间的草莽豪杰最后一个风口期。因为在这时期,许多商品还很缺乏,渠道也不怎么畅通,可以给有心人一个白手起家的机会。

        但只要过个五、六年,几乎所有的市场都会生产过剩。那就要拼人脉、拼资金、拼技术、拼品牌……,光靠汗水和努力?再也没有人会给你机会。

        所以卖草药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微乎其微的空窗期,也许其他山货也有空窗期。

        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如果自己能抓住……个鬼啊!

        作为重生挂逼,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那种,何必在这几百、几千的小生意上大费周章呢?

        ……

        家里的事告一段落,又到了联防队上班时间。

        一大早,李缘骑着自行车来到派出所。刚进大门,就被赵敢的模样吓了一跳。

        就见赵敢顶着两只黑眼圈,哈欠连天,整个人无精打采:“我说赵哥,你咋啦?”

        赵敢翻了翻眼皮,给了李缘一颗烟:“兄弟,你可把我们害惨咧。”

        “啊?”李缘莫名其妙。

        如果说真有事,也只有那个“大数据抓小偷”了。但不是已经有了录像厅的案子了吗?这绝不可能是冤案?

        然而赵敢却满脸悲愤:“缘子,求求你了,你就收了神通吧,咱们这小小的派出所用不到这金箍棒。还有,猛哥这煞笔手特么的太贱。这几天呦,我们可是水深火热啊!”

        听了这话,李缘更是风中凌乱。怎么这事又和那个叫刘猛的男警有关系了呢?

        wap.

        /105/105877/28297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