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20章老警察

第20章老警察

        李缘的问题明显超纲,让顾雨芹一下子就失去了方向。说到底,她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

        见小媳妇有些迷糊,李缘就继续启发说:“芹芹,如果说我没有上大学,不过可以给你大学生一样的生活,你是不是就能接受?”

        李缘不敢说的太过分,生怕吓坏了这个萌萌的嗯嗯怪。

        最多一年以后,李缘就有信心拿到高收入;三年以后,保证超越95%的大学毕业生;五年、八年后?那个就没有极限,完全可以去发挥想象力。

        没想到顾雨芹就更加奇怪:“你不上大学,哪里来大学生一样的生活哩?”

        “好吧好吧。那我问你:一个是大学毕业后,天天酒精考验,溜须拍马,直到成为了中年油腻男,才混到一官半职;一个是大学毕业后,天天脏活累活,埋头苦干,燃烧了发际线后,才成为一个半秃的技术男;一个就是放弃大学,只争朝夕。成为一个英明神武、剑眉星目的魅力创业男。你希望你当家的成为哪一个?”

        顾雨芹撇了李缘一眼,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当官,当官多威风咧。”

        “不是。那是油腻男啊?是你想当官太太吧?”

        “嘻嘻嘻……”顾雨芹掩嘴而笑,“讨厌!我可没说过,我是为你好咧。”

        “……这个不算啊!剩下的那两个,你再挑一个。”

        “那就选个工程师吧!有了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芹芹,你是存心的是吧?”

        顾雨芹翻了个可爱的白眼:“缘子,知道你这几天挣钱咧。我父母家一年的收入,可能都没有你这几天多。可你不能飘呀。不能为了挣钱,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就算大学生毕业以后,收入可能没你现在高。但他们有前途!还能保证去大城市!你又不是你一个人,就不想想家里人吗?”

        李缘眨巴着眼,这里面应该有点误会:“呃……。芹芹,就坦白和你说吧,我这次高考没考好,”

        顾雨芹抿嘴一笑:“没考好就再考呗。妈已经和我说过哩。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我懂。就算以后过苦日子,我也会陪着你咧。不过最好能做个城里太太哩。嘻嘻嘻……”

        “……”李缘无语。这就是把天聊死的节奏。

        “缘子,你心里想要个男娃吧?”

        “嗯?啊?”怎么话题突然跳跃到这里了呢?

        “刚才我已经看到咧,你搂着那个男孩子很喜欢。”

        “没有没有。”李缘连声否认。无非就是喜欢搓宝柱这个熊孩子的熊头,“芹芹,男娃女娃都一样。我不在乎这个。”

        “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顾雨芹嗔怪道,“你不在乎我可在乎。你真讨厌!”

        “???”

        ……

        关于说服小媳妇这件事,只能等待时间慢慢的去解决。不过多交流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两人的关系熟悉了许多。

        乡里赶集的日子终于到了。一大早,小夫妻就已经收拾整齐,准备出发。他们俩刚准备出家门,张珍就叫住了李缘:“缘缘,雪花配种的时候到了,这钱你收好。”

        “啊?”李缘哭笑不得。

        雪花就是家中的花马之一。李缘都已经想把它们处理干净,老妈居然还想着配种?好吧好吧,看这情形,家里早晚要开一家动物园。

        不过多了一匹马,赶路的速度确实快了许多。八点刚出头,他们俩就已经赶到了霞山乡的集市。

        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流,顾雨芹心中雀跃:“缘子,咱们先逛哪儿呀?”

        “先买两条烟,我去派出所办点事。”

        买完烟,李缘取出一条,再加上家里带来的一大包糖果瓜子,领着顾雨芹来到了乡派出所。

        派出所里空荡荡的,就一穿警服的白发老头坐在门口。

        “咦?全伯,怎么只剩你坚守阵地?外星人终于到咱们乡了吗?哈哈。芹芹,给你介绍,这就是派出所的王大副所长全伯。”

        “全伯,您好。”顾雨芹甜甜一笑。

        老警察没好气的斜了一眼:“缘子,你咋过来了?到派出所有事?”

        这位老警察名叫王全,在李缘他们村做了一辈子的驻村户籍警。

        别的驻村户籍警只需要跑一个地方,王全却要管七、八个地方。而且还偏僻路不好走,他是辛苦了一辈子。

        现在王全年纪已经大了,还有一、两年就会退休。局里就照顾这位老警察,提升他为副所长兼内勤。副所长屁用没有,除了听上去好听以外,就多几块钱的津贴。主要是内勤,就是让他安心养老。

        “全伯,这是我媳妇顾雨芹。今天给你送喜糖喜烟。咋样?想着你吧?”

        王全对顾雨芹客气的点点头,对李缘却没有好脸色:“东西可以留下,你可以滚了。别做梦想上户口。老子在你们村做了一辈子的普法教育,你这混账小子的结婚年龄到了没?”

        其实王全和他们家十分熟悉,主要和老爸李国栋交情很深。他早就知道李缘结婚,婚礼的时候,还专程过来喝酒。

        “全伯,你老咋啦?像吃了火药似的。”

        “唉!老啦!”王全唏嘘道,“现在集市值班都轮不到我咧。”

        “嘁,你就是老黄牛的命!白拿工资还不好?”

        “老子像你那样觉悟低?”王全笑骂,“说吧,到底有啥事?没事就别在这里胡咧咧。”

        “还真有事。不是我爸的那张枪证吗?现在我……”

        听完枪证的事,王全显得不以为然:“知道了,你把手续证明都准备好。啥时候送过来,我去局里的时候,会让他们审批。就是国栋的那杆枪……”

        突然之间,王全上下打量着李缘,露出了老狐狸般的笑容:“我说缘子……”

        “全伯,你老别吓我!”

        “不是坏事。呵呵。”王全发出了渗人的笑声,让李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咱们警民是一家。现在全伯这里正好遇到难事,你小子就过来帮忙吧!”

        wap.

        /105/105877/28020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