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章又来壮小伙

第14章又来壮小伙

        武永平是这样,武永平的母亲同样是这样。他们对繁华的大城市,尤其是京城这样的首都城市,有着深深的向往和幻想,但同时也有着深深的恐惧和抵触。

        虽说上辈子的那所大学……也不是不行。但按照武永平的高考分数,还是有些稍稍可惜。

        对于齐秀梅的担心,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但也觉得有点可笑。

        于是李缘就笑劝道:“齐婶,全国统一招考,看的就是分数线。别把京城大学想的太可怕。如果是同样分数线,最好的选择还是中字头或者北字头。那些响当当的名牌重点不去说,名牌重点一提名字就知道很厉害。可是余下的那些大学生,谁又知道谁呢?连许多单位都根本分不清好坏。所以在招聘的时候,中字头或者北字头一般都会优先挑选。”

        这其实就是李缘重生带来的社会经验之一。

        这时期的单位招聘,最优先的肯定就是那些名牌重点,其次就是中字头、北字头。就算学校稍微差一点,单位依然会优先考虑。

        这里面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那些学校进部委的有不少,还有不少京城的本地学生。有了这样的同学关系,做起事来就会事半功倍。

        所谓的“跑部进京”嘛!有同学关系总会方便些。

        当然,这也是这时期大学生含金量比较高,没有什么扩招,也没有野鸡大学,只要是大学生,就差不到哪里去。能力方面的差异性并不突出。

        没想到齐秀梅变得更加担心:“可……可是京城生活不容易?听说那里啥东西都贵?”

        “吃住都在学校,大学生还有津贴。我说齐婶,你想太多了吧?听说过有大学生饿死在京城的新闻吗?”李缘乐了,这明显就是杞人忧天,“而且毕业后,永平还有机会留在京城,说不定成为中央干部,还保不准给你找个京城大妞当儿媳妇呢。”

        武永平一下子就变得扭扭捏捏,认真的竖起耳朵。这话题就很刺激了。果然,齐秀梅也一下子歪楼,彻底放开了她的想象力:“这不成这不成。永平太老实,听说城里姑娘很会骗人。”

        “骗了又咋样?永平他是男人,他又不吃亏。保不准他还能给你抱回一个孙子。”

        “孙子倒没啥关系,就是我怕永平伤心?太可怜了。”齐秀梅越扯越没边。八字都没一撇,她居然已经当真了。

        “呵呵。齐婶,说句不中听的话。你有了孙子,还要儿子干嘛呢?”

        (⊙?⊙)(⊙?⊙)(⊙?⊙)

        ……

        反正是闲得无聊瞎扯蛋,李缘与齐秀梅说笑了一会儿。

        村里的消息传的很快。就这么短短几分钟,一个十五、六岁的壮小伙匆匆跑来。擦着满头大汗:“缘子哥?你和大郎哥是不是去跑山?能不能带上我咧?”

        见壮小伙一脸期盼,李缘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只要瘸子叔点头,我这里没问题。刚子,告诉瘸子叔,咱们当天来回,就在外围放几枪赶野猪。”

        “诶!”壮小伙喜笑颜开,“那你们先等等,我去去就来。”

        壮小伙名叫陈刚。瘸子叔陈大兴是他父亲,他们家同样是村里的猎户。

        在知青下乡的年代,某个女知青为了能经常吃到肉,为了找个男人依靠,或者……为了爱情吧!她与陈大兴结婚生子。等到知青回乡潮,女知青毅然决然的回到城市,从此渺无音讯。

        一个大时代背景下的普通故事。

        后来陈大兴外出打猎,同伴见利起了坏心,把他阴下悬崖。他挣扎着爬出山捡回一条命。从此往后,鱼头坳村就少了一个猎户,多了一个瘸子叔。

        其实跑山的时候,人比野兽还要危险。而且还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使得守规矩的人越来越少。

        老猎户就不愿意带新人,有经验的跑山人也越来越少。

        这不就出现恶果了吗?李国栋的去世,再加上陈大兴的退隐,这里就开始了野兽泛滥。

        没过多久,陈刚就兴冲冲的背枪带狗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高兴的大喊:“缘子哥,我爸答应了,我爸让我听你的咧。”

        陈刚带来的同样是他们家的猎犬铁毛。猎枪就是……算是大八粒吧!

        大八粒就是霉菌二战名枪m1式加兰德半自动步枪。民间其实流传下来不少这样的老爷爷步枪,什么三八大盖、水连珠,甚至老套筒等等都有。还有什么毛瑟手枪、撸子手枪等等。都是战乱年代私藏下来的。

        那为什么说“算是”呢?

        就是因为这杆大八粒比较特殊。由于找不到这型号的子弹,后来就换成了56半的枪管,其他零部件也多有改动。改的连大八粒的老妈都不认识?

        然而这把枪没改好,只要距离一远,子弹打出去会飘,夹在台虎钳上校枪都没用。讲究的就是个信仰枪法。

        不过好坏都是半自动,那也算是利器。近距离还是很有威力的。

        为什么李缘会印象那么深刻呢?就是因为在上辈子,这杆枪没有申请枪证,后来也没有上交。稀里糊涂的就留到了几十年后。

        等到李缘家里开了农家乐,陈家就送来了这杆枪。这杆枪的枪管被焊死报废,与祖父的奖章、合影一起,挂在农家乐的墙上,作为打卡景点。

        你也别说,自拍的人还真不少。

        “缘子哥,我没带啥子弹。嘿嘿。”陈刚傻笑着张开手掌,手心里只有三粒黄橙橙的子弹。

        “你们就吃大户吧!”李缘笑骂。他从兜里数出二十发子弹,交给了陈刚。

        由于准备敞开玩枪,还答应了武永平,会给他多放几枪,所以李缘身边就带了不少的子弹。

        沿着依山小路,三人两狗向大山走去。

        这条小路风景极美,入眼就是画卷般的碧水青山。

        微风中,李缘不禁微微陶醉。这里后来就修建了公路,并且成为了自驾游的网红路,还有个外号叫做“船震之路”。

        把私家车随便往路旁小树林一停,欣赏着湖光山色,融化在大自然中,缠绵到黎明……

        wap.

        /105/105877/27630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