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章铁公鸡一毛不拔

第11章铁公鸡一毛不拔

        李缘承认,那些坡地确实拿不到什么钱。如果转给别人耕种,每年每亩地最多就是二、三十块。

        当年农业学大寨,这里也曾经热火朝天的大干一场,最后就弄了一个半拉子工程,平了不少的荒山,然后……放弃了。之后分山头的时候,分的就是这些荒山。

        真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山坳里的湖泊河流水量惊人,山坡上却根本无法灌溉。所以说,这里缺少的是座水库,最好还是小水电。

        哪儿来那么多的好事?谁会投资在这穷山恶水呢?

        所以说,那些坡地就是靠天吃饭。风调雨顺的话,产量还可以。但万一来个什么灾情,很容易就会绝收。

        然而李缘根本就不在乎那几十块钱。老妈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儿子就想让你少干一些活!

        “妈,听我的,水浇地就够了。”李缘索性就不商量了,直接就做了决定。

        张珍却愁眉不展:“缘缘,地给别人了?没了口粮,那咱家该吃啥?”

        “不是还有水浇地吗?”李缘简直无法吐槽,“妈,明年家里只剩下你和小丫头,还要留多少口粮?”

        “那交公粮该咋办呢?”

        “不够的话,不会花钱去买吗?而且咱们家的水浇地,口粮加上交公粮肯定足够!”李缘已经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那每年卖粮的钱呢?这是家里最稳定的收入咧?”

        李缘直接一口老血。因为他知道这几年农民卖粮的情况。相当的悲催。因为收到的根本不是什么钱,而是——打白条!

        其实说到交公粮,真正的应该叫做——交公购粮。

        目前国家还没有放开主粮的购销经营,一定要通过粮食局交易,否则就是投机倒把。那是违法行为。

        交公粮就是农民每年定额上缴,那是没有钱拿的。而交购粮就是农民多余的粮食部分,可以以每年的定价卖给粮食局。当然,收购价就很感人,而且公购粮的数量是强制性的,会分配到每家农户,那是一定要完成的国家收购指标。

        当然,如果还有多,也能够以同样的定价卖给本地粮食局。

        在这里,不讨论兔子市、集市这样的黑市问题。绝大多数的农民还是很老实的,并且根本找不到黑市的门路,就算定价有些欺负人,他们的第一选择依然是粮食局。

        可现在的问题,公购粮就公购粮吧,起码能见到钱。没想到连现金都拿不到,只能拿到白条?导致买种子、化肥的钱都没有?

        要一直到几年以后,政府终于痛下决心,统一解决了白条问题,彻底放开粮食经营,公购粮就成为了历史,转为了农业税和各项提留款。于是情况就……变得更糟糕。

        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暂且留到后文叙述。

        一直到后来,彻底取消农业税,后来又有了农业补贴,农民的小日子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这都打白条了,还怎么稳定的收入呢?

        不过现在根本够不着那些高层次的政策问题,迫在眉睫的减负运动!

        既然老妈死抱着土地不肯松手,暂时就放在一边,先解决其他问题吧!

        “妈,先不说这个。就说说家里的大牲口吧!牛就算了,还要用它耕地。咱们就把马、骡子和驴全都卖了吧!”

        伺候那些大牲口,同样是件很辛苦的事。

        张珍惊愕的瞪圆眼睛:“你说啥?卖了?你想把马都卖了吗?”

        “刚才你不是说烂在家里?咱们都没法卖草药了,养马又有啥用呢?”

        “万一以后有用呢?反正不许卖。”张珍直接耍无赖。

        “好好。那把骡子卖了吧?”

        “骡子妈有用。以后公社赶集,还能驮些东西哩。”

        “……那驴呢?”

        “驴要拉磨,谁让你从小嘴馋,最喜欢吃豆腐?”

        李缘直接一口老血:“我都去京城了,不需要了吧?”

        “京城咋啦?啥东西都贵。就怕你吃不起豆腐。到时候你可以把驴带上。”

        李缘感觉一阵阵的头晕。自己骑着毛驴上京城?那个画面太美?已经可以媲美阿凡提大叔?

        李缘明白,这就是老妈在无理取闹。他强行忍住了性子,继续劝说道:“那猪羊呢?这些总该不需要了吧?”

        “羊又不费啥事,只要每天放出去吃草。”

        “那猪呢?”

        “猪要过年时候杀。已经和几家说好了,咱们合着养,到时候要几家分一分。”

        在鱼头坳村,有些人家是不养猪的。而且年猪的份量太大,一户人家根本吃不完。这里又没有冰箱,剩下的猪肉都不好保存。

        于是几户人家就会商量着合起来养。过年杀年猪的时候,就会在一起分猪。其他几户会给养殖户补贴一些象征性的钱。

        李缘差点儿没被气乐了:“妈,那鸡鸭鹅呢?”

        “那些都是下蛋用的。以前的时候,家里就靠卖鸡蛋的钱哩。”

        李缘总算明白过来,老妈这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她根本舍不得哪怕一亩地或者一口牲口。

        边上的顾雨芹同样忍不住想要大笑,这对母子好有趣呦。

        “妈,缘子,你们先商量,我去去就来。”这时候,顾雨芹就想趁机遁走。

        “别忙着走。”李缘连忙叫住顾雨芹,现在只能寻求场外援助,“芹芹,你说说看,家里的牲口该不该卖?”

        顾雨芹憋着笑,她眼珠乱转:“我说呀——!妈,缘子那是孝顺你呢。不过嘛……我支持妈哩。嘻嘻。不多说了,我去腌菜,昨天的野菜还剩一多半咧。嘻嘻嘻……”

        见小媳妇想要逃走,而且还当面当了小叛徒?李缘顿时急眼了:“腌啥菜?你别走……”

        特么的酸菜都得脚气病了,这年头还会有人吃腌菜?

        “现在不多腌一点,咱家冬天该吃啥?不说了,我先去忙咧。嘻嘻嘻……”

        脑海中宛如出现了一道闪电,李缘突然听到“冬天腌菜”?他眼一亮,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新的主意。

        “芹芹,你别忙着走!你和妈一起听听,我这想法好不好?”

        wap.

        /105/105877/27507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