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29章世界观坍塌的老妈

第29章世界观坍塌的老妈

        陈大兴腊制的腊野鸡别有风味,直到第二天,李缘依然回味无穷。

        自从瘸腿后,陈大兴就失去了跑山的能力。他只能在附近下套子做陷阱,抓些野鸡野兔之类的小野兽。

        说起来,下套子做陷阱也挺好玩。

        想到就做,李缘就把家里的套子兽夹收拾了一下。随后扒上墙头,对着隔壁的武家喊道:“大郎、二郎,去不去抓野兔玩?”

        “来啦——!”武永安飞一般的跑出屋子,身后还跟着武永平。

        武永平似乎还端着架子:“就陪小的们玩一会儿吧!”

        “有种你别去。卖了钱也不分你。”武永安立刻就开嘲讽。

        “哼,能有几个钱?一只兔子也没几两肉。”

        “……”

        不理会那对活宝兄弟,李缘跳下墙头,直接被身后的虎子吓了一跳。它阿谀的吐着舌头,尾巴摇摆的像风扇一样。

        “行行,不会拉下你的。”李缘笑着摸了摸狗头。随后背着装满套子兽夹的麻袋,带着虎子出了家门。

        说到野兔野鸡,后山就有许多,倒也不用走太远。而且那玩意的繁殖力相当惊人,现在同样遍地都是。

        实际上,对野生动物伤害最大的就是各种剧毒农药。不仅大量杀死了各种昆虫、飞鸟和小野兽,而且还破坏了整个生态圈。

        也就是在九十年代初开始,农业化工的迅猛发展,使得农药被大量的滥用。因此漫山遍野能看到飞禽走兽,这是最后的好时光。

        “缘子,你今天咋没带猎枪?”

        “就在家门口转一圈,要带啥猎枪?带了也不能放,万一伤人了呢?”

        “缘子哥,你家虎子还会抓野兔?”

        “抓不到的,兔子有多灵活。你们看,虎子不就灰溜溜的回来了吗?”

        “咦?咋回事?怎么咱们往回家的路在走?”

        “都已经下完套,不回家在外面晒太阳?”

        “那兔子呢?”

        “大郎,你不会以为刚下完套,兔子就老老实实的往里钻?等明天吧!明天看看有没有收获。”

        “大舅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人,看到兔子撞在大树上死了……”

        “去去,你小子特么的还敢嘲笑我?”

        “不笑话你笑话谁?守株待兔那个傻瓜,说的就是你。哈哈哈……”

        “我说缘子,兔子都没抓到,那咱们玩啥?”

        “不是说明天了吗?我明天乡里有事,你们过来看看。”

        “凭啥?你不能后天自己过来吗?”

        “这你不懂。其实最好冬天下套。夏天的话,要么给其他动物吃了,要么发臭了。”

        “发臭我也不干啊?老子又不是你跟班。”

        “那么二郎,明天就交给你了。咱们俩对半分。”

        “哈哈哈。缘子哥,你才是我的亲哥。哈哈……”

        “……”

        ……

        仨人说说笑笑,在附近的后山玩了大半天。

        直到黄昏时候,李缘全家都在家,陈大兴神色古怪的赶着马车进了家门。

        “缘子,这些钱你收好。”陈大兴掏出了一大叠的钱,放在桌上。犹豫了一会儿,他就转头对张珍说道:“嫂子,孩子可能不懂,这条门路实在太金贵了。以后千万千万别对外人说。”

        李缘一听这话,就知道陈大兴是个讲规矩的老派人。其实他讲不讲规矩无所谓。但能够守规矩,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张珍张了张嘴没说话,在外人面前,她还是很维护家里男人的面子。李缘却笑道:“瘸子叔,告诉你就不怕你知道。明年开春我要去京城,这门生意也就这几个月。”

        等到深秋后,草药基本上就没有了收获,一定要等到明年春天。所以说,也就这三、四个月,无非想要赚一波快钱。

        “不行不行,太贵重了。”陈大兴明显听懂了李缘的意思,“这样吧!以后我就帮你们赶马车,厚着老脸一次就要四十。就算缘子你不在家,嫂子不是还在呢。她去做都一样咧。我不能昧着良心做这样不地道的事。我先走了,这事没商量。对了,嫂子,我已经交代过刚子,这事绝对为你们家保密。”

        还没等李缘、张珍他们说话,陈大兴似乎就像是落荒而逃,带着陈刚匆匆的离开了。

        事实上,对于陈大兴这种奇怪表现,家里的女人都是一脸懵逼。直到她们点清的那叠钱,老妈张珍惊呼道:“缘子,咋那么多?912块?咱们家到底赚了多少?”

        李缘心中好笑。看到顾雨芹同样是一脸呆滞,就刮了刮她的小琼鼻:“咱们家剩下的草药,差不多300块左右。其他的我都加价了30%,应该在140块出头吧!”

        “儿子,先别这么算。”张珍感觉脑子有点乱,“你就算一下,如果咱们家都是这么收货,一车能赚多少?”

        “这我算过。如果是满载的一车,大约在900块钱左右。30%就是200块,去掉车把式的40,应该在150出头。”

        “那一个月跑四趟,就是600块?你爸一个月才300多?差不多都翻倍了呀?”张珍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出现了坍塌。钱什么时候那么好赚了?

        李缘呵呵笑道:“四趟?八趟都是少的。如果不是怕马累坏了,十几趟都有可能。”

        “啊?那就是1000多吧?”一旁的顾雨芹同样发出了惊呼声。

        在这里,就介绍一下这时期职工的普遍收入。

        大姐李素素每月有180多。她那个是临时工,不过单位效益好,收入还算差强人意。沿海血汗工厂的打工仔,一般在200多。不过他们有大量的超时加班费。好的企业一般有3、400块。

        当时排在国企收入一流水准的宝钢,职工收入在4、500块。有次领导开会的时候,喊出了口号——三年后收入翻倍,争取月收入破千!

        底下的职工都在冷笑,这领导的脑壳不会被驴踢过吧?

        当然,后来宝钢发明了“下岗”。对!下岗就是在宝钢最初出现。虽然后来的下岗,与宝钢的下岗完全变得不同,已经等同于失业。但正因为有这政策,合理的配置了人力资源,使得三年后确实收入翻倍?

        由此可见,月入1000多块有多么的夸张?妥妥就是万元户了!

        wap.

        /105/105877/28273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