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在线阅读 - 第30章跑山规矩好

第30章跑山规矩好

        家中的女人确实有很严重的小农思想。但那也是钱不够多。如果钱能到位的话,任何问题都不再成为问题。

        看到张珍和顾雨芹的惊讶表情,李缘偷偷暗笑。这其实就是渠道和平台的巨大威力。

        当年的老爸老妈为了保守秘密,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采摘草药。表面上看,他们似乎控制住了每一个环节,赚到了每一分钱。但实际上,却包含着大量无效率或者低效率的劳动。

        而在李缘的互联网思维中,渠道和平台才是核心竞争力,其他的都不重要。让其他人赚钱又能怎么样?反正最后还是渠道、平台赚到大头。

        所以在李缘眼里,月入破千又算什么呢?唯一能够限制住发展的,就是道路和运输工具,也就是物流。否则的话,月入破万都不怎么稀奇。

        因此说,思维方面的不同,导致各自的选择也完全不同。

        当年的老爸老妈就是藏着捏着,一心想要吃独食。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因为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都是这么想的。

        李缘就是要把更多的人拉进来。如果没有人的话,又谈什么平台呢?难道唱独角戏?所以就要更好的共享、更好的分工。各方面的要求也要更高,但利益也更大。

        从某方面来说,双方其实不是站在同一个维度。

        然而在兴奋过后,张珍对这笔“巨款”就有了担心:“宝贝,差价30%是不是太多咧?传出去会很不好听?”

        李缘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妈,县里和乡里的差价有50%呢。咱们就要30%,已经很有良心。再说,不是还要分拣、清洗、嗮干吗?如果不是遇上懂行的人,里面的水分根本就摸不透。”

        之所以乡收购站和县收购站有那么高的差价,那也是有原因的。乡收购站可以收原料,县收购站只收预处理后的半成品草药。

        应该都知道,有的草药越新鲜越好,有的就是年代越久越好;有的需要保鲜处理,有的就需要晒干处理;甚至还有某些草药,它们的各个部分有不同的药效,需要分拣切割。当然,去除泥土等杂质,清洗干净,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由此可见,刚采摘的草药,晒干后的草药,里面究竟有多少水分、多少差价?外行根本就摸不清头脑。

        其实老爸老妈的那300多块,有很大部分就是草药预处理后,带来的附加增值。

        “那……那咱们一下子送那么多?县里会全部收下吗?会不会压价?”

        李缘忍不住乐出了声:“妈,别担心这个。就算咱们一个月十趟,无非就是万把块。对整个市场几乎忽略不计。”

        李缘隐约知道,在几十年后,每年出口的中药成品就有几十亿美元,出口的中草药提取液、提取剂更多了好几倍。而国内的市场起码在出口的十倍以上。

        别被某些公众号的中西医撕逼给误导,那就是某些药厂为了商业利益,暗中在挑拨是非、推波助澜。

        全世界七十几亿人口,其中有三十五亿到四十亿会使用到中医和中药。相当部分的西药也会用到中草药的提取液、提取剂,那个使用范围就更加广泛。

        一个后来起码有数千亿的大市场,在乎区区万把块吗?

        再者说,李缘又没想过当什么中草药巨头,无非和乡亲们一起卖些山货。

        “那……别人跟风该咋办?万一市场做烂?这事应该一学就会吧?”张珍依然担心那个老问题。

        “那就拉进来呗。多少有咱们家的一份。”

        其实最大的敌人并非是跟风模仿,而是上面所说的——中草药市场的产业化。

        野生草药的供应毕竟不会稳定,于是就出现了大规模的专业化药田,还有中草药集散地、中草药产业园。

        像这样的小众经济作物,只要一爆产量,市场就会迅速饱和。鱼头坳村就会立马遇到老问题——运输成本太高,无法竞争。

        不过那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无非赚一波快钱。

        李缘继续劝说道:“妈,以后咱们家主要就是大棚蔬菜。还有那二十垧地呢。草药能够参一股,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咱家根本顾不上。另外就是传出去的名声好听。给村里人指出条财路,谁不念叨咱们家的好?”

        “对对!”张珍豁然开朗。她并不是什么贪财的人。钱虽然重要,但维持住李国栋生前在村里的地位,那更加重要。

        说到底,老妈就是个好面子的人。

        “儿子,那该怎么做呢?”

        “那个简单,拉人头合股呗。”

        “也行。就是这样的好事,隔壁的秀梅肯定闻着味道就跑来了。”

        “呵呵。找齐婶也行啊?”

        李缘并不在意那对上一辈塑料姐妹的江湖情。他转头吩咐李兰兰:“老三,去叫瘸子叔。”

        李兰兰白了一眼。不过这样的正事,她也不敢作妖。一扭身,快步走出了家门。

        李缘又扒上墙头,恰好看到齐秀梅在院子里。齐秀梅抬头看到李缘,亲热的打招呼:“缘子,你是找永平?他在屋里咧。”

        “不是不是,我妈找你,商量点事。”

        “商量事?”齐秀梅一头雾水。

        “谁不知道,你们武家就是齐婶你当家?呵呵。”

        “那倒是。”齐秀梅开心的掩嘴而笑。

        边上武家当家人武木方不乐意了。他低声嘀咕道:“谁会怕老婆?村里就是乱嚼舌头的女人太多。”

        齐秀梅立刻横了一眼,使出了天赋等级压制:“咋啦?你不乐意?”

        武木方吓得浑身一哆嗦:“谁不乐意。他们是造谣,我那是疼你咧。”

        “哼哼。算你识相。我去去就来。”

        “……”

        十几分钟后,陈大兴和李秀梅齐聚到了李缘家中。听到李缘详细的介绍清楚来龙去脉,齐秀梅早已经按捺不住心中喜悦,迫不及待的想要答应。

        反而陈大兴依然有些犹豫:“嫂子、缘子,你们家愿意照顾,这事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但该咋分?不能让你们吃亏咧?”

        李缘早已经胸有成竹:“瘸子叔、齐婶,就按照跑山的规矩分。”

        陈大兴眉头舒展:“好!跑山规矩好!”

        wap.

        /105/105877/28284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