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1982有个家在线阅读 - 46.奖励和礼物

46.奖励和礼物

        话说完,他从布袋中抓了一把洒在课桌上。

        是糖。

        这只是普通的水果硬糖,市场里最便宜的糖块。

        可是在这年头是上好的零食,而且这些糖块包装纸花花绿绿亮晶晶,这可就太让学生感到新奇了。

        他们全期盼的看向桌子。

        王忆说道:“咱们排队开始提问。”

        他指向前面第一个小孩:“你叫什么名字?1加1等于几?”

        小姑娘怯生生站起来:“报告老师,我叫王新新,1加1等于2。”

        王忆说道:“回答正确,奖励你一颗糖。”

        小姑娘拿到糖,紧紧的攥在手里。

        王忆微笑道:“吃掉吧。”

        小姑娘小心翼翼的剥开糖纸,将糖块塞进嘴里,然后小脸上露出满足开心的表情。

        他按照竖直着一列列的顺序挨个提问,问名字问一个简单问题,学生们都得到一颗糖。

        然后很快轮到了站在后排的小霸王。

        小霸王也想吃糖,但他还想保住面子,于是他不等王忆发问就先说:“报告老师,我叫王状元,你提问吧。”

        王忆微微笑:“好的,那王状元,‘我错了’翻译成英语怎么说?”

        小霸王惊呆了。

        王忆问道:“不会吗?那还一个问题吧,中国历史上一共多少个朝代?”

        小霸王无助的看向其他人,其他人更无助!

        王忆说道:“回答不正确,没有糖,下一个。”

        从后排轮转到前排又是一年级的小学生,小学生站起来,满脸紧张。

        王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字读什么?”

        他转身在黑板写下‘人’。

        “报告老师,我叫王新海,这个念ren。”小男孩说道。

        王忆微笑道:“回答正确,奖励一颗糖,吃掉吧。”

        就这样一个个学生轮转,很快又轮到了一个站着的学生,王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525除以3.14是多少?”

        学生说道:“报告老师,我叫王凯,是是是、是我不知道!”

        王忆说道:“不知道就没有糖,下一个。”

        就这样他很快把全部学生提问了一遍,坐着的学生都回答了上来,站着的学生都没有回答上来……

        咂巴糖块的声音不断响起。

        王忆笑着问道:“同学们,糖是什么味道的?”

        学生们兴奋的异口同声说:“甜的!”

        王忆问道:“那同学们,刚才老师的提问和你们的正确回答,这叫什么你们知道吗?”

        “这叫知识!”

        “你们拥有知识所以就能得到糖的奖励,记住了,知识是甜的!”

        “而有些同学没有知识,所以他们只能看着你们吃到甜滋味,那么我想问大家,以后你们想要做有知识的人还是没有知识的人?”

        学生们大声喊:“做有知识的人!”

        王丑猫把袋子还给王忆,王忆看到里面还有几块糖便说道:“王丑猫同学今天被欺负但并没有懦弱的哭也没有错误的去动手打人,剩下的糖就当给他的奖励了。”

        嘴里含着糖的学生顿时呆住了。

        王丑猫赶紧往衣兜里装糖。

        你笑猫哥舔老师,猫哥笑你没糖吃……

        站着的学生又馋又委屈,纷纷看向王状元。

        王状元只好问道:“王老师,那我们呢?”

        王忆看向他们几个,说道:“噢,还有你们,你们不说话我都忘记你们了。”

        几个学生露出欣慰的笑容。

        然后王忆往外挥挥手:“你们几个滚出去到门口站好了!”

        学生们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王状元嘀咕道:“老师你这不也是欺负人吗?”

        王忆说道:“王状元同学,你知识不够无法获得别人的奖励这不叫欺负人,知道什么叫欺负人吗?”

        他指着站着的王凯说道:“王状元的爸爸叫什么?”

        “是大胆爷。”王凯老老实实的说道。

        王忆大惊。

        这小崽子是大胆的大儿子?他大儿子不是上三年级吗?这他么是三年级?三年级长这样?

        他按下震惊对王凯说道:“去,把大胆给我叫过来!”

        然后他对王状元笑:“我让你爹收拾你,这才叫欺负人!”

        王凯往外跑。

        王状元终于害怕了,竟然身躯哆嗦着吓得哭了起来:“王老师王老师,我错、错了!你你别叫我爹,别叫他,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王忆没想到大胆的威慑力这么大!

        “别哭,你擦擦眼泪,王凯回来。”他上去说道,“念在你们初次犯错,你们知道错了就好。”

        “古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王状元一哭,小霸王的形象顿时破灭了。

        他颓丧而紧张的问道:“那你能不给我爹告状了吗?”

        王忆说道:“不告状了,不过你别以为犯错了认错就可以免受惩罚,这不行!犯错了就要接受惩罚,惩罚结束,这件事才算结束!”

        “刚才你没有糖吃,那是你们没有知识的结果,而不是对你们犯错的惩罚。”

        “你们违反课堂纪律乱说话,而且还侮辱同学,这一定有惩罚,因为犯错挨罚是规矩!”

        他看向满屋子学生。

        看着学生们瘦削的体格、干枯的头发和干巴巴的脸,想了想又说道:“这样吧,今天中午呢,咱们学校还给同学们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人一个白面大馒头和一根老师从城里带回来的香肠。”

        “你们犯错的什么都没有!”

        坐着的学生们一听这话高兴坏了,有的忍不住问‘真的吗’,有的交头接耳问‘什么是香肠’。

        王新钊急忙说:“纪律,课堂纪律!”

        顿时没人再出声。

        站着的学生绝望的看着身边兴高采烈的同学,一个叫王新米的大为懊恼,甩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王忆上午没有直接按照课本上课。

        现在是下学期了,他找王新钊询问了他们的课程进展。

        学生们的基础很差。

        这点他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要调查学生们现在的知识水平,然后再针对性进行教学。

        至于课程进度?

        这个不着急。

        他问过王东喜了,这年头小学甚至没有严格的统一联考,所谓联考叫做全乡联考,外岛各生产队小学选优秀学生自愿去乡里考试。

        因为去乡里要坐船要带饭还要收取考试费,又麻烦又浪费钱,外岛多数家长不支持,所以每年考试去乡里的外岛学生很少。

        要升中学的话靠统考,想念中学的学生要去县里,由县里出题印发卷子送去考场统一考试,然后各中学再制订录取分数线招生。

        对王忆来说,这年代小学生的课程非常简单,只有五门功课,分别是《语文》、《算术》、《常识》和《思想品德》,另外他们有一门实践课,《劳动》。

        王忆曾经听人说八十年代上小学还有《自然》、《体育》、《美术》、《音乐》、《书法》等等,翁洲市地区全没有,就上面4+1五门课,四门文化课和一门劳动课。

        半晌的时候,有一些学生零零散散来到小学,他们不上学,来了各种招呼人,招呼着逃课去玩。

        然而没有人离开。

        孩童们很奇怪:

        “为啥不逃学了?”“就是,以前咱队里办小学不都逃学吗?咱去捞鱼吧。”“去爬树,现在鸟开始下蛋了,找鸟蛋!”

        学生们坚定的摇头:“不去,今天放学有白面馒头还有香肠。”“我们发香肠,一人一根呢,你们知道啥是香肠吗?”

        多数孩童甚至不知道香肠是什么,王新钊说道:“就是很香的肠,可好吃了,这样大的一根,比肉还好吃。”

        “瞎说,啥也没大肥肉好吃。”有孩童摇头不信。

        王新钊急了:“真的比肉好吃,它就是肉做的,我城里的姑每次过年都给我家带两根,可好吃了。”

        旁边吃过的学生跟着点头:“真好吃,我也吃过,我爹去城里卖集体肉给我换过,用虾米换的,那个滋味儿我从没有吃过!”

        学生们听了他们的话空前憧憬起来,后面上课那叫一个老老实实,生怕被罚掉馒头和肠。

        十一点的时候,听涛居门口的灶台冒起了烟雾。

        风一吹烟雾刮过来。

        大迷糊按照王忆吩咐在蒸馒头。

        于是当馒头被蒸熟,随着香味被吹来,学生们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起来。

        好些人早上不吃饭就来上学。

        要不然就是喝一碗鱼肉粥——鱼肉切碎加水煮,撒一点盐,外岛人家吃这个已经吃到腻。

        王忆看出学生们已经没有心思学习。

        他去看馒头的情况,这时候王向红虎着脸站在大队委的门口。

        “支书,我这次可不是犯了大吃大喝的错误。”王忆苦笑,“这些面是我用我大学攒的津贴买的,买回来蒸馒头给学生们吃,你看他们的体格,这体格怎么劳动嘛!”

        他本意是有劳动课,但王东喜在旁边帮腔:“对,脑力劳动也是劳动!”

        王忆说道:“再说了,我同学得知我回到咱农村办学校、搞教育,他们都支持了我。”

        “我上次跟你说了,我那个特殊同学的家里还承诺以后帮衬咱们学校学生们的吃饭开支!”

        学生们营养水平太差,他真心看不下去,以后必然要想办法帮帮孩子。

        具体怎么帮、怎么能顺其自然的帮,这还得他具体考虑。

        所以现在他先挖坑埋线,说不准到时候哪个坑哪条线就能用上。

        王东喜呆住了:“帮衬学生娃们以后在学校吃饭?”

        王忆补充道:“对,等我把咱学校和学生资料给人家邮寄过去,人家会帮衬咱的,当时他们跟我说是给祖国贡献人才做贡献,为祖国的花朵提供能量!”

        王向红不再管他吃什么,而是期盼的问道:“你同学这个家里靠谱?”

        王忆没有把话说死,便说道:

        “挺靠谱,他们应该能做到,现在城里的干部、有钱人都喜欢帮助落后地区的教育和发展。我之前看新闻,说国家也有意在国家层面对贫困地区少年儿童的学习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