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天师养成日记在线阅读 - 204. 我真的在现场

204. 我真的在现场

        小妖怪仰头又是一口酒,然后擦着嘴醉醺醺地晃了晃,一副要从树上掉下来的样子。

        看的李哲隐隐担忧。

        而后它顿了顿,说话都带着酒气:“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说过,那一天妖域九日齐出,草木焦枯……”

        李哲听着有些诧异,从没想过本就像是神话一般存在着的妖怪们,    也会跟人类一样流传着这种神话故事。

        不过这神话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毕竟后羿射的可是十日。

        “……后来那九只恶妖伏诛,但花草树木已然枯死,妖无所食,余温炙烤着大地,久久不散……直到苳之一族横空出世,从旱地千里到万里冰封,不过一夜之间。”

        闻言愣了一下,李哲缓缓扭头,    看向远处呆滞沉寂着的大雪人:“你的意思是,它就是出自所谓的苳之一族?”

        季离并未回答他,仍旧沉浸在这段不知真假的传说中:“……环境愈发恶劣,当时最厉害的妖怪们便又一致联合,将苳之一族驱逐出了妖域。”

        “所以它就是所谓的苳之一族吗?”

        “不知道,或许只是其中某一脉的后裔,大人。”

        见状点了点头,李哲转过身去望那只圆乎乎的大雪怪,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此刻他知道了这些事情后,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甚至还更畏手畏脚了一些——这只看起来可可爱爱的胖雪人,很有可能是出自某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可怕种族。

        反而是一向比较胆小的林悠悠,此刻却壮起胆子往前走了两步:“你的朋友们为什么离开你?”

        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李哲略微无语,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没人能够顶得住这样刺骨的严寒,去和它交朋友。

        然而那只大雪人似乎没有这方面的自知之明,    还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它们都说很热,    我就努力让它们冷一些……方头很开心,鸦鸦也很开心……但是它们突然就又不开心了,我努力变冷…努力变冷……我说我还可以更努力一些,可是它们都不听我说话……”

        李哲僵硬的抬着手摆了摆,感觉稍一呼吸,这凉气就都被吸进了肚子里。

        别说它的妖怪朋友们不听它说话了,就连他都快听不下去了。再让这雪妖继续说下去,他怕是要直接被这冷风吹成人形冰雕。

        林悠悠并肩站在他身旁,一起硬扛着这刺骨寒风,颤巍不停,连嘴巴里的话都被冻碎了,说起来断断续续。

        “你……不用…再……努力了……”

        别人努力只是稍微卷卷,它这努力起来,真的是要卷死所有人。

        雪人歪着身子,像是根本看不出他们抵不住这严寒,林悠悠仍在抵着风雪苦口婆心的劝说,直到李哲察觉到一丝异常。

        一个恍惚的瞬间,    他仿佛能从那只雪怪空洞洞的眼眶里,    看到一丝嘲弄。

        不,    比这更过分,里头甚至还夹着一抹浓浓的危险。

        几乎是下意识的拉着林悠悠向后爆退,奈何在这呆了太久,身形都已僵硬,每一步都迈的异常吃力。

        望着那一蹦一蹦,地动山摇着逼近过来的巨大雪怪,林悠悠蹙着眉头试图勾勒术式,然而小手已被冻的有些不听使唤,根本无力施展。

        周遭回荡起一抹阴恻恻的声响,酒壮怂人胆,却壮不了怂妖胆,小妖季离察觉到状况不对,连滚带爬的就逃走了,一溜烟儿就没了影。

        那只大雪妖蹦跳而来,黑洞洞的眼眶里有着一抹死灰般的阴暗与破败,不住的念叨着和我玩……和我玩……毛骨悚然,异常瘆人。

        不仅瘆人,还很刺骨,它每一开口,天地间的温度就又骤降几分。

        将林悠悠挡在身后,李哲摆着架势,灵力翻涌着驱逐体内寒意,低吼两声试图和它来硬的,结果那妮子突然就蹿了出去,将冻得通红的小手轻轻印在了雪人的身上。

        仅仅是触碰的一瞬间,便半身霜寒。

        看的李哲心头一颤。

        但那妖怪似乎也在一瞬间定住了身形,一动不动,像是在和她对峙,李哲心惊胆战的站在一旁看着,惊疑不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那只雪怪黑漆漆的空眼眶中,灰败在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最初的那一抹温和。

        林悠悠一边盯着它,一边源源不断的输送着掌心的灵力,她发现这雪人非常厚实,可里头的心似乎是空的。

        温和的灵力在悄然涌动,像是一种无声的交流。

        有风路过,却不再将人刮的生疼,李哲揪了揪有些冻僵的耳朵,能感觉到周遭的温度在慢慢回升。

        也许感觉会出错,但所见一定不会错——那个大雪人似乎开始点点消融,一层接着一层,像是瓦解了武装,在阳光的照拂下慢慢化开。

        李哲定睛看着,那雪人的肚子里有些空。

        当雪衣彻底化去时,露出了里头一個冰蓝色的蛋。

        那层冰像水晶一般折射着光,只有半人高,里面蜷缩着一道娇小身躯,此时正在缓缓的睁开眸子。

        冰蓝色的瞳孔,冰蓝色的长发,连衣服都是蓝白相间、落着雪花,毛茸茸的帽子上还挂着两个白色的绒球。

        那小妖怪破壳而出,声音和那层冰壳一样脆:“你们热吗?”

        林悠悠面色苍白:“不。”

        “哦……”小脑袋垂了下去,那妖怪低着头,小小的手掌里冰意吞吐:“那……那你们什么时候感觉热的话,可以来找我做朋友……”

        “不热就不可以了吗?”

        “不热……”小妖怪把脸抬了起来,却仍然斜斜的盯着其他地方,说起话来很不好意思:“可是我不会做别的。”

        “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人乐意和你做朋友的。”

        周遭的温度在一点一点的回升,林悠悠将帽子摘下,有些脱力的靠在李哲身上。

        “真的吗?”

        “真的。”

        那小妖怪揪着衣角,似乎有些迟疑。

        “大人!——”

        安静中,一个吵闹的呼声由远及近,镜花它们跟在季离身后,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然后停在了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身子没到,嘴到了。

        “大人,你们没事吧大人!我们来帮忙了!”

        “行了,早就看到你们了。”李哲撇撇嘴,当场揭穿了它们。

        季离不愿跟它们站在一起,重新找了一颗高高的树窝着,镜花现在也没空管它,正不要脸皮的吹嘘着天师大人,反倒是小瓷杯龇牙咧嘴的冲着季离咕嘟两声,试图帮两位好兄弟找回场子。

        胡乱吹嘘一番,镜花看了看那个妖怪,仍有些戒备:“大人,这就是那位……?”

        李哲点了点头,在它问更多细节的时候,也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因为即便是他也有些一知半解。

        如果不是小悠突然冲了上去,他现在和这个雪妖应该只有一个能站着。

        林悠悠招了招手,示意它们靠近一些:“它叫小雪,这是镜花、水灯、咕嘟……还有那颗树上的那个,叫季离。”

        小雪点了点头,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压迫感,踌躇半晌,最终还是问了那句话:“你们热吗?……”

        “……不热。”

        “哦……”小脑袋又垂了下去,比刚才更挫败了一些。

        沉默之中,林悠悠朝着一旁走去,李哲在丢下几个眼神示意之后,也跟了上去。

        “刚才发生什么了?”

        “啊?”闻言愣了一下,林悠悠思索着,跟他解释:“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把手搭上去,总觉得能和它对话,我有问,它有答。”

        “那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唔,我也忘了。”小妮子挑了挑眉,没有多说:“总之,我跟它说过犹不及……”

        说着,她捡起落在地上的冰石板,吹了口气擦了擦:“它说那帮妖怪们都不愿意接纳它,后来发现在它边上更凉快,便有很多妖怪靠近它。

        它以为这样就能交到朋友,就更卖力的催动能力,结果它们又都纷纷离开了,也没有人理会它的苦苦哀求。

        所以它就把自己冻了起来。”

        李哲听得无言,接触了这么久、这么多妖怪,原以为所有妖怪都像镜花那样滑头,后来发现它们大都很耿直,甚至有些笨的转不过弯。

        两人说到一半,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惊呼,扭头望时,那只叫小雪的妖怪已经越来越淡,化作一片冰蓝色的光濒临溃散。

        “这……”

        “这什么情况?!”

        见他们赶过来,镜花也下意识的退了几步,有些无措:“我也不知道,大人。”

        “伱们刚才干什么了?”

        “我们什么也没做啊,就是按着大人您的意思聊了聊天,然后发现它还挺聊得来的,还想着要带它去……”

        空中冰晶点点,有雪出现又迅速消融,那只妖怪在消散之际,把手搭在了林悠悠怀里的冰石板上。

        阳光下,所有人都静立无声,李哲皱着眉头,无法理解:“怎么会……”

        “它存在了太久,早就只剩下执念了。”树梢上的季离站起身来,摘了一片白霜未退的叶片收进怀里:“如今执念已解,自然是不会再继续弥留。”

        “执念……朋友吗?友情?还是心结里解不开的题?找了一辈子,独行了一辈子,结果找到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喃喃间,所有人的视线又聚拢了起来,那漫天冰蓝色光点忽然收拢,盘旋萦绕,最终涌进了林悠悠体内。

        “这……”李哲愣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没事吧?”

        一动不动,林悠悠细细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种感觉有些似曾相识:“没事。”

        季离也远远地打着定心针:“这只是它最后的选择,将自己的一身妖力托付给了你……你们人类中有很多人,就是这样得到了妖怪的力量,得以成为妖师。”

        李哲稍加思索,顿时想起了当初在灵山见到的那几个新晋妖师。

        如果按这么说的话,他们很可能就是如季离所言,至亲至爱由于某种执念成为了妖,而后又在执念散去时传承了妖力,得以开启灵脉。

        林悠悠低着头,没听他们讲话,而是在盯着那个石板发呆。

        上面的画已经变了模样,只剩下一个胖乎乎的雪人,眼睛大大的,笑容也大大的。

        温度回升的很快,李哲脱去羽绒服,将小悠的羽绒服也帮着脱了下来,外围那帮妖怪早已散去了七七八八,周遭也看不出什么霜冻的痕迹,那些花草树木离奇的没有被冻死,依旧有着夏暑的蓬勃。

        那个飘雪的路口也早已恢复了原貌,但仍有不少人围在附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有人信誓旦旦,说刚才亲眼所见天有飘雪,也有人气愤填膺,拍着视频控诉全tm是假的。

        回去的路上没再打车,两人抱着羽绒服和石板,一路晃晃悠悠的坐着公交回家,窗外的街景一点一点变幻不停,林悠悠将头倚在窗边,颠簸两下磕的脑袋疼,又换了个方向,靠在李哲肩膀上眯眼打盹儿。

        李哲刷着手机,这场断断续续的降雪现象,虽然已经停了,但依旧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七月中夏,难耐酷暑,一个连冬天都没什么雪的地方,竟然在夏天飘起了白雪。

        除了各路沙雕网友在疯狂造梗以外,还有专家一本正经的给出了自己的回应与解释,说是夏天冷暖气流对流剧烈,如果气流突然将含有冰晶或者雪花的低空积雨云拉向地面,导致局部气温过低,就会出现小范围、短时间的夏雪奇观。

        不过相比于这些专家,还有一些有着正规认证的气象工程师则是表示:根本没有那会事儿,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甚至连京海气象局办公室都出面了,说他们设在市内的几处气象观测站都没有记录到这次所谓的降雪的数据,是谣传,并在众多网友的质疑下,公布了部分数据出来,还针对那个热度最高的“专家回应”,给出了他们强有力的回应,什么今日京海气温数据、什么京海大气零度层的高空位置……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力证、怎么解释,「京海夏雪」的热搜词条依旧是挂了大半天才热度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温室效应、低碳出行、节能减排大挑战……

        两人翻看一阵子,突然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林悠悠想了想,敲动屏幕,也在评论里留下了自己的一条足印。

        「真的下了,我就在现场,我是那块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