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在线阅读 - 第544章 狗皮膏药

第544章 狗皮膏药

        裴渊一路疾驰,中间只休息了一刻钟,等战影喝了点水,吃了点草药继续前行,入夜时分,照旧露宿在营地之中。

        海东猪找过来的时候,流风他们正在烤野猪肉,顺便还分了点新鲜的野猪肉给它吃。

        裴渊本来在闭目养神,一听到它来了,赶紧睁开眼。

        季知欢写来的信直接抚慰了他的相思之情。

        不过他厚厚写了三页,怎么欢欢就一行字?

        海东猪就差翻白眼了,就这么点路程非要人家送!

        还好顺便能勾搭一下林子里的雌性,不然这一趟猪猪不愿意!

        虽然只有一行字,但裴渊也觉得上面写满了欢欢对自己的相思之情。

        (实则只有:一切安好,勿念,早日归这几个字。)

        欢欢和孩子一定是想他了,明天他得更快点。

        这么一想,裴渊把压力给到了战影。

        面对主人的死亡凝视,战影晃了晃尾巴,顺便让了点草料给隔壁的小母马。

        是时候,它也要生几个小崽子了呢。

        待吃了饭,一行人准备好入睡了。

        约莫到了深夜,裴渊一行人突然齐刷刷睁开了眼睛。

        因为听到了有马蹄声,而且不止一个。

        流风抽出武器,带着人到林子外头去探查。

        不过看到几个吐谷浑的男人怀里抱着那金花公主的时候,流风已经对这婆娘厌恶到极点了!

        没想到伤了她的腿骨,这女人居然还要追上来。

        看样子,腿上已经上了夹板,正常而言,是个人都会返回吐谷浑大营,这几个侍卫更不可能拿她一个公主的金躯来开玩笑。

        那么也就剩下一个解释了。

        这金花公主自己不肯回去,非要粘过来。

        真没见过这种狗皮膏药!

        廉耻心都没了。

        “公主,已经发现了大晋摄政王的踪迹。”

        金花公主很虚弱,因为腿骨受伤,稍微用木板固定了一下就追过来了,既然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让她现在放手不管裴渊,她咽不下这口气!

        在王都,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但凡有几分姿色的男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看上的男人,绝对不能跑!

        “过去禀告,就说我来了。”

        “是。”

        流风从树上蹿了下来,剑尖直接对准了那群吐谷浑人。

        “都给我留步,没有我们王爷的命令,谁也不能踏进去。”

        “大胆,我们金花公主也是你能阻拦的?”

        金花直接抬手,对着流风道:“你们不让我进去也可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找慕容桀是为了什么,本宫猜想,你们是为结盟而来,去告诉你们摄政王,结盟找我谈,比慕容桀更有效。”

        流风不想动。

        金花直接呵斥道:“怎么,本公主的父王是清河王,权势仅在可汗之下,你大晋想要收复陇西八臣,若我吐谷浑不愿意帮忙疏通关卡,你们起码得耗费二十年时间去磨,你大可试试!”

        “今日你们要是得罪了我,我一个不高兴,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说到这,流风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她讲得那么大声,裴渊自然也听到了,“让她滚进来。”

        流风过了会出来,木着脸道:“公主请。”

        金花公主洋洋得意,暗示侍卫抱着她过去。

        裴渊冷着脸看她,金花公主道:“我腿脚不便,摄政王不怜香惜玉,抱我过去取取暖么?”

        “我看你那挺好,就呆在那说吧。”

        裴渊说着,切下一块肉喂海东猪。

        海东猪眼睛咕噜噜转着,盯着那金花公主,傲娇得别开了头。

        “摄政王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当真是让人好生伤心。”金花公主在附近坐下,离裴渊不远,但那姿态撩人,又故意将身子扭来扭去,意图太过明显。

        裴渊老僧如定,“公主有什么事,不妨直说,要是身上长了虱子,我们大晋那有上好的药,可别到处乱蹭,传染了人可不好。”

        这么羞辱人的话,金花听了当然生气!

        可也更加激起了她的征服欲。

        “裴渊,你们大晋有句话说得好,明人不说暗话,本公主喜欢你,想让你当我的情人。”

        裴渊面露讥讽,直接道:“情人?”

        “对,本公主不会管你有其他女人,只是想与你云雨一场,你可愿意?”

        裴渊冷笑,“我眼光很高。”

        他说罢,打量着金花公主道:“我的王妃比你美百倍,我放着好好的王妃不要,我跟你当情人?你当我大晋人不挑食是怎么?”

        “再者说,不知道公主那缺不缺镜子,以你的姿色,在我们那,花楼的姑娘都比你强些。”

        “起码人家才貌双全,能歌善舞。”

        裴渊这辈子,也算第一次对个女人说这么尖酸刻薄的话。

        着实是因为这女人目前不能死在他手上,不然早叫人丢出去了。

        “你!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金花公主刚准备跟裴渊撕破脸,又有一批人马来了。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催促着慕容桀过来带走金花公主的慕容昭。

        马车脚程慢,所以慕容昭将孩子托付给了慕容桀的其他女人,跟着慕容桀骑马过来的。

        总算追到了,没想到这金花公主不要脸的尺度比自己想的还要大,竟然直接跑到裴渊跟前来了。

        流风一看到慕容昭,赶紧对她道:“你怎么回来了?”

        慕容昭轻声道:“料到了那金花公主不肯罢休,这才让我兄长回来,你放心,我另有打算,绝对不会让此女,恶心了王爷与王妃。”

        她慕容昭没什么别的本事,知恩图报她是绝对不会忘得。

        金花公主一听是他们来了,还以为是慕容桀吃醋,嫌弃道:“你来干什么,本公主没事。”

        慕容昭掠过金花公主,走到裴渊跟前,行礼道:“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裴渊颔首,起身的时候,金花公主想来抓他,被裴渊一把甩开,慕容昭面露杀意,率先走在前面,待跟裴渊走到无人处,才行礼道:“王爷请勿怪罪,我兄长与那金花公主不过是露水情缘,她今日此举,绝非我兄长本意。”

        “另外,我追上来也是想给王爷通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