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与殿主解战袍在线阅读 - 第420章 希望你还能有命活到那一天

第420章 希望你还能有命活到那一天

        他擦去嘴角溢出的一丝血迹,第一回合,他败了。

        “再来!”

        “好,那我今日就舍命陪君子了!”

        刀疤男心里顿时燃起了巨大的战意,若是他今日能够打败萧君策,是不是就证明他比萧君策强?

        这也是士兵们头一回看见萧君策与人决斗,上回在校场他们根本没机会看着,只见识到了惠安郡主的厉害。

        两人斗的越发厉害了起来,刀疤男步步紧逼,而萧君策则是步步后退,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敌。

        “萧太傅难道就只有这点儿本事吗?既然要和我打,就拿出你所有的本领来!”

        刀疤男一阵哈哈大笑,嘲讽着萧君策。

        “是我小看你了,以为一个土匪会的不过就是些打打杀杀的本事。”

        萧君策虽说处于下风,可以就从容应对,眸光扫到他身后那些土匪,他们似乎很听这刀疤男的话,既如此,那个女人的歌声……

        便是这一走神的功夫,被刀疤男一拳砸在胸口,男人顿时捂着胸口单膝跪地,面色也白了沉下去。

        “太傅大人!”

        士兵们正要冲上去,却被萧君策抬手阻止了。

        “都莫要过来!”

        他捂着胸口呼吸急促。

        营寨后方的小山坡上,夜色浓厚,周易安眯起眼睛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萧君策。

        不,这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顾明玉,你还在等什么,他已经受伤了,现在就是杀了他的最好时机!”

        周易安咬牙,他不管萧君策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弱,也许是受了伤,又或许是力不从心了,可现在时机正好,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白泽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急什么,反正他今天都是要死在这里的,我精心为他准备了这么大一份礼物,当然会亲眼看着他下地狱。”

        “对吧,星儿?”

        白泽低头看向身旁的小女孩儿,正是那日林子里的小姑娘。

        虽是个小乞丐,还邋里邋遢的,生得也不好看,但那双眼睛特别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里像是装了星子。

        所以白泽给她取了个名字,叫星儿。

        可惜,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只会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

        星儿懵懂不知,却还是点了点头。

        “萧君策诡计多端,谁知道他背地里还藏着什么手段,难道你忘了你们顾家是怎么灭亡的吗?”

        周易安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弓箭,拉至满月,对准了萧君策的心脏。

        白泽没有阻拦,只是静静地看着。

        他倒要看看,生死之际,萧君策究竟会爆发出何等的张力来。

        这个地府的主人,即便是转生成凡人,也有一定的气运加身。

        周易安已经等不及了,这个昔日仇人就在眼前,大好的机会他怎会错过,只要杀了他,长歌在地下就会心安,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他瞄准了萧君策,箭矢飞快射了出去。

        长箭破空而来,穿过黑压压的土匪群,速度极快,直奔他的致命点而去。

        转瞬间就到了他面前,男人眸光一凝,额间一点鲜红的印记若隐若现。

        “叮铃铃!”

        一声,两声,三声……

        清脆悦耳的佛铃声在幽深的林子里响起,长箭堪堪停在了他额头上,刺破他的肌肤,却没有继续往前。

        刀疤男反应极快地意识到情况不对,脚下一顿,弯刀迅速回到他手里,直接朝着萧君策砍了下去。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轻蔑,一掌击碎面前的箭矢,手掌成爪,身形更是在他面前诡异消失,速度之快,甚至连一丝残影都没有。

        一息不到的时间,刀疤男的脖颈便落在了他的手里。

        “你……”

        刀疤男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他……居然这么强?!

        难道刚刚都是装的?

        “你的命,我要了。”

        “太傅手下留人!”清润的嗓音自林子里传来,那颀长的身姿如竹如玉,面容如琢如磨。

        他从林子里走出来,一身袈裟,身上弥漫着温润的佛光。

        手中佛铃在轻轻晃动着,似乎受到佛铃影响,荧光正在迅速消退。

        可惜,他还是来晚了。

        咔嚓一声霸道男嘴里溢出血丝,当场毙命。

        萧君策转身,眸子冷漠地看向净慈。

        “萧某多谢法师方才的救命之恩。”

        净慈看了一眼地上的刀疤男,怒目圆睁,似乎死得很不甘心和憋屈。

        “阿弥陀佛,萧施主这又是何必,不过是在为自己增添杀孽罢了。”

        他摇动着佛铃,佛铃声和女人的歌声相抵抗,那些被歌声控制的土匪忽然开始拼命哀嚎了起来。

        还没赶过来的楚珏和林承文一脸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

        “这声音……是净慈法师来了!”

        只是法师怎会深夜来此?

        “别管了,反正咱们今晚是能活下去的了。”林承文才懒得和他废话那么多。

        得先去找太傅和法师才是,只是刚刚来的时候这路并没有那么远和绕,他们一路走竟然还没走出去,真是奇了怪了!

        佛铃清脆,带着纯净的梵音,很快就将歌声压了下去。

        而他额间的印记也消了下去,虽然快,但白泽还是看见了。

        果真是他。

        只是,他身边的那个和尚,怎么有些眼熟?

        “真是该死!这样他都没死!”

        周易安气愤地扔了手中的弓箭,将怒火对准了顾明玉:“都怪你,若是你能早些出手,他早就死了,根本就轮不到那臭和尚出面!”

        他真是气得发疯。

        白泽眸子一沉,啪的一声隔空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周易安,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质疑我?”

        杀萧君策,本就没那么容易,他乃是与天道一花双生的并蒂莲,哪有那么容易就死的。

        当年渡劫明明都灰飞烟灭了,可还不照样轮回转世了?

        真不愧是天生不祥的墨莲,怎么弄他都不死。

        周易安长这么大,除了被白婳扇巴掌,白泽是第二个。

        偏偏白泽给他的压迫感,竟然是和白婳一样的。

        他恶狠狠地瞪着白泽,怒道:“顾明玉,你等着,今日之事我定会一字一句告知殿下,这一巴掌,有朝一日,我也定会还给你!”

        白泽冷着脸:“我等着,希望你还能有命活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