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成白月光后把反派掰正了在线阅读 - 第228章 只是怕再弄丢你

第228章 只是怕再弄丢你

        慕尖尖在这种念头落下的下一刻,就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蜂拥而至”。

        两个男子围住年卿用真气和他拉扯,而林小姐和另个男子则快速地朝她身旁涌来,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二人就跑到了她的面上。

        “脸看得好丑,就是身材还可以。”男子舔了一下嘴唇,飞快伸出自己的双手想将没有动的少女抓住。

        “嗤,”林小姐不屑的目光上上下下扫过慕尖尖全身,似乎要将刚刚在年卿面前受到的屈辱全都还给慕尖尖,“现在都不逃?还真将自己放在眼里。”

        慕尖尖:……

        不是不逃,而是没办法逃。

        她淡淡的眨巴双眼望着逐渐逼近的两个人,意外的是并没有先前遇到危险与险境的时候那么紧张——

        竟然有着一丝……安心?

        她正要对自己产生这种情绪而反思的时候,就感受到自己的身躯被一股力量抱住拥入怀中。

        慕尖尖愣愣的望着面前放大的脸,就见年卿用另一只手覆盖在自己的双眸之上,温暖的气息和男子的神色一般。

        “接下来的东西,沐姑娘就不必看了。”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她感受到了周围涌动出一股浓郁浑厚的真气,紧接着几道“哐哐”声,一切尖叫与哭喊似乎都随之停止。

        “你你你——”

        覆盖在双眸上的手掌离开,慕尖尖恢复光明的下一刻就发觉自己又能动了,她立马想要从年卿的怀中挣脱。

        “沐姑娘不想再受控制吧?”

        对上年卿似笑非笑的眼眸,慕尖尖立马安静如鸡。

        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把他们怎么了?”慕尖尖左望右望,见原本空荡的林间一如往常,树叶的簌簌声,远处的鸟鸣声,以及不断于耳的风声,唯独没有了人声。

        甚至连地上的血迹都一并消失,似乎从来没有人出现在这里过。

        女声娇嗔,但年卿抱着少女身体的手紧了紧。

        照着她的性子……估计是被吓到觉得他下手太重了?

        即便如此想着,年卿仍然道,“全杀了。”

        在他们对她说出那种话的时候,就因为没了存在的必要。

        “哦……”慕尖尖拉成音,不是很明白对方突然出现的不爽气息是怎么回事。

        虽然知道对面几人大概率是无了,但仍然会对这种“刷野怪”一样的杀人速度而感到心惊。

        这种实力的人为什么会注意到她?

        年卿只觉得怀中的少女肯定是恼了,他眼眸一深,将手中食指上戴着的那个银色戒指取下,执起少女的右手便要戴上。

        “你干什么?不不不。”慕尖尖望着那闪烁着银灰色光泽的戒指摆手拒绝,可哪里抵挡得了年卿?

        戴上银戒后,她第一反应是那种控制类的法器,可后来注入神识后发现是存着果子丹药灵石的空间袋,才反应过来自己误会人家了。

        但慕尖尖手上的动作不停,仍然想要将食指上的戒指取下,可发现任凭自己再怎么用力,银戒都纹丝不动。

        “靠,这是什么戒指?”尝试无果后她不禁骂出声。

        “姑娘不用再试了,这戒指一旦戴上就取不下来,除非——”年卿望着怀中少女似乎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愉悦。

        “除非什么?”

        “除非连同手指一起砍下来。”年卿陈述事实后,果然收到了少女瞟过来怨恨的眼神。

        慕尖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想打人的冲动,“倒是没想到年道友还有强硬给他人塞东西的习惯。”

        这里面没点猫腻她是不相信的。

        “天光乍亮,沐姑娘就随在下一同前往仙官那儿吧。”年卿并没有回应她的话,心中所想之言终是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怕她再丢了。

        ——

        渡云坊,是夜。

        施冬穿着最华贵的衣裙坐在人群中宛若国色天香的牡丹般含苞欲放,她坐在百里奕丞身旁却并没有在意被美人包围的他,而是将注意力放在殿门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夫人头上的簪子真好看。”身后的侍女真心称赞道。

        施冬嘴角会心一笑,不光是对方的夸赞,也同样是因为对方的称呼。

        她右手缓缓摸到簪子上雕磨出的三朵花上。

        主子说了会喜欢这种样式的簪子,那今日主子前来赴宴,会不会多看她几眼?

        大殿门口传来响声,施冬立马抬起头遥遥望向那方,却不曾注意到自己头上簪子上面雕刻的三朵花开始缓缓转动,宛若有生命般开始绽放。

        ——

        “这位年道友。”

        在二人将规定数量的果子交给仙官之后到了修炼调理区,慕尖尖躺在年卿怀中和周围不放过一丝一毫时间修炼的修士格格不入,她认真的开口,得到了对方关心询问的眼神。

        “我可以问一下,你到底为什么要——”慕尖尖声音一顿一顿,她睫毛扑闪扑闪,将满眼的星辰印入瞳孔。

        “嗯?”年卿挑眉,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

        慕尖尖尴尬地顿住,咬唇,“就是,为什么会注意到我啊?因为我不来自仙宫和魔阙?”

        年卿见少女的双颊上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微红,他嘴角扯起一丝笑容,“有这个原因。”

        “那我告诉你我来自哪里,年道友可不可以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慕尖尖疯狂拉扯试探。

        “那沐姑娘来自哪里?”

        慕尖尖正色,“我来自荒远的一个隐世家族,叫魔仙堡。”

        年卿:?

        “魔仙堡?”

        完全没有听说过。

        “是的,只可惜我在外游历的时候,被奸人所害封印了修为,真气也被压制在体内,”慕尖尖说得头头是道,神情从未如此真挚过,“你若是能助我恢复真气,我将用三天三夜的来告诉你我的复仇计划。”

        虽然拜托了叶玄之去上界找解除封印的方法,但慕尖尖并不会死盯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