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在线阅读 - 第331章 八步赶蝉

第331章 八步赶蝉

        没多久后,两人便回到了西湖边居住的院子。

        到了晚上的时候,宁北辰开始教给柳依琳一门轻功。

        这门轻功的名字叫做八步赶蝉,主要是以速度为主,好让柳依琳遇到对付不了的敌人时,能够利用八步赶蝉的轻功逃走。

        啪的一声水花。

        柳依琳脚尖在西湖的水面上一点,瞬间横跨五米的距离,跟着脚尖再一点,平静的水面砰的一声炸开,柳依琳再度横跨五米,跟着是第三次水花爆开,柳依琳已经出现在岸上。

        八步赶蝉,柳依琳现在只能使用三步,不过这三步已经很了不起了,让她在水面上能够横跨十五米的距离,如果是在陆地的话,那距离会更远。

        而宁北辰看着额头有细微细汗的柳依琳,对她竖起了个大拇指的,就差把嫉妒两个字刻在了脸上。

        宁北辰以为自己这个年纪就有宗师的修为,已经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但是现在看到柳依琳的修炼的速度,他觉得自己连这个四个字都不敢想了。

        魂淡,这仅仅才一个晚上啊!

        八步赶蝉,柳依琳就练成了三步。

        这还是因为她功力低的原因,要是她有自己的功力,恐怕一晚上就连成了八步赶蝉的轻功了。

        “累了吧。”

        宁北辰把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了她说道。

        “谢谢。”

        柳依琳接过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八步赶蝉实在是太费内力,她的内力只能使用三步就没了,不过效果却是惊人的。

        在没有跟随宁北辰修炼之前,柳依琳从来没有想过人类能够达到这种速度,更加不会想到,人类真的能够在水面上踏浪而飞。

        “休息一下吧,已经练了好几个小时了。”

        宁北辰把两张竹椅拿了过来,放在湖面木台上,和柳依琳坐了下来。

        然后再搬来一个茶台,两人一边泡茶,一边欣赏着夜里的湖面风光。

        一口毛尖茶下肚,让柳依琳感觉浑身清透,夜风徐徐吹来,更是让人慵懒不想动弹。

        这些年来,她基本上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从小学开始念书,从不偷懒,一直到现在的成就,她都是辛辛苦苦得来的,没有一样东西是天上掉的馅饼。

        不过柳依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自己也会成那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

        其实对于一个从小接受唯物主义的人来说,功夫这种东西虚无缥缈,根本不足可信。

        直到宁北辰的出现之后,柳依琳才发现,自己看到的世界实在是太小了,唯物主义也不全是真理,万有引力也解释不了轻功这种东西。

        “北辰,这个世上既然有武功这种东西,那为什么世人很少看到呢?比如轻功,如果使用轻功去参加奥运会的话,那夺冠岂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柳依琳好奇地问道。

        “武功是有,但是真正会的人并不多,也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资质,就像你现在这样,你会去参加什么奥运会比赛吗?”

        宁北辰问道。

        “不会。”

        柳依琳想了想,摇摇头说道。

        “为什么?”

        宁北辰问她。

        “因为在正常人的眼里,如果我用这种东西的话,就相当于是作弊,那我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属于不正常的人,而且也会破坏大部分制定的规则。”

        “不遵循规则没事,但是破坏规则就是弥天大罪!”

        柳依琳不愧是高智商的人,一下子就想通了前因后果的。

        “没错,普通人也好,习武者也好,修炼者也好,大家都是人类,所有的人都需要遵守人类所制定的规则,谁去破坏规则,谁就是离经叛道者。”

        “我曾经问过师傅一个问题,既然这个世上有修炼者,为什么国破家亡的时候,他们不出来帮忙呢?”

        “按道理来说,修炼者这么强大,不应该啊!”

        “不说修炼者有多强大吧?但起码修炼者一个能够比得上十个百个普通人的吧?”

        宁北辰喝了一口茶水看着湖面说道。

        “是啊,为什么呢?”

        柳依琳也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

        修炼者这么强大,如果他们出手的话,说不定就能够改变时势,阻止许多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拯救很多不该死的人。

        “师傅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他们当时没有出手呢?”

        “我当时一愣,继续问师傅,难道他们出手了?”

        “你猜师傅是怎么回答我的?”

        不等柳依琳回答,宁北辰便微微一笑说道:“四大古国传承几千年,现在只剩下东方古国传承不变,你觉得这是必然的事情吗?”

        “师傅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明白了,不是修炼者没有出手,而是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已经出手了。”

        “但修炼者也是人,不是神,在大势的面前,即便是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东西,无非也就是多杀几个人罢了,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就好比我解决紫罗兰家族的事情,你说世人会知道吗?”

        “不会的,即便是紫罗兰家族也不会大肆宣扬这种事情,世人就更加不知道我的存在了。”

        “而且,习武者也好,修炼者也好,历代以来,侠以武犯禁,都是被当权者所忌讳的事情,没有当权者愿意看到不受控制的力量出现。”

        “一句话,你敢冒头,我就会打击你,谁也不敢违反,修炼者也是一样。”

        “还有一个,你应该也知道,修炼者不是无敌的,在面对高科技的枪炮的时候,修炼者也同样脆弱不堪,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普通人也许一枪就打死了,而修炼者却能够抗住十枪罢了。”

        “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呢?同样都是死,无非也就是难对付一点而已,不是对付不了的。”

        “何况想要成为修炼者实在是太难太难了,一万人当中都未必有一个人拥有修炼的资质,即便有这种资质,如果没有名师指点,没有财富的支撑,修炼也只是一条虚无缥缈的道路。”

        宁北辰一口气跟柳依琳说了许多的话,而这些话是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的。

        “既然如此,那修炼又是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