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隔天,闵灯的腿勉强能走了后,在他自己的强烈要求下,去学校了。

        早上6点,校门口这会儿正是学生来上早自习的时候。

        人很多,车也多。

        霍疏好不容易才把车停在了学校对面。

        下车绕过车头,霍疏扶着人半抱着把闵灯从车上搀扶了下来,蹙眉盯着他的膝盖看了半天,“不能跑,不能走快了,消炎的药记得中午吃一次,放学了就在教室里等我。”

        闵灯不住的点头,眼睛却早就看着站在校门口的几个同学。

        卢州月,李锋都在,看见他,朝着他笑着招了招手。

        闵灯也连忙招了招手。

        霍疏看着他这幅心思完全没在自己身上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双手捧在他脸上,强迫的让他看着自己,“重复一遍,我刚刚说的。”

        “……啊?”闵灯茫然的看着他。

        “…………”

        “没事,去上课吧。”霍疏笑着轻叹了一口气,把手上提着的书包给他背好了,“好好学,考北大。”

        闵灯点头,看了两眼霍疏,突然抬手搂着他把人往下拉的抱着了。

        霍疏的头被闵灯硬扳到了闵灯胸口,弯着腰,撅着屁股。

        霍疏确实有一瞬间的茫然。

        闵灯拍了拍他的背,“我上学去了,你好好工作。”

        霍疏怔了半天,笑了,因为脸白的胸口小声有些发闷,“宝贝儿我要憋死了。”

        闵灯连忙松开了手,霍疏这才直起腰来。

        “走吧,你朋友等你呢。”霍疏拉了一下他左边胳膊掉下来的书包带子。

        闵灯这才转身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朋友走了过去。

        卢州月见他走过来挤眉弄眼了半天,压着嗓子道:“我们都不要家长接送了,你多大了,你家长怎么还送呢?”

        闵灯脸有些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多亏了你的家长。”卢州月一巴掌拍在了闵灯书包上,“刘秃秃竟然就让我们跑了十个圈,连过都没有记。”

        “有些事儿我还是说一下吧。闵灯和他男朋友的事儿愿意告诉我们,是信任我们,但是这件事还是只有我们知道比较好。”李锋压低了声音,只有他们这几个人听得懂。

        “没事的,我不怕。”闵灯笑弯了眼睛。

        “就是!”卢州月挽着人往学校里面,“咱怕谁!但咱就是不说,这不是害怕,这是牛逼!”

        霍疏看着几个高高矮矮的小孩并肩走进学校,转身回了车里。

        闵灯现在这个样子是他没有想到的。

        可能想过,但没有想过会这么快。

        不可否认,闵灯自己的强大比治疗的作用要大得多。

        霍疏一边想着一边给杨振宇打了个电话。

        “今天我不过去,王副总那儿你解决,让他去找小窦交接。”

        “你也有不来公司的时候?”杨振宇惊讶。

        “嗯,今天有点事。”霍疏说完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于是乎,霍疏严肃的回到家,严肃的倒了杯红酒,严肃的关了书房里的灯。

        严肃的打开了电脑。

        严肃的…………

        点开了,g|v。

        还一连看了好几部。

        接着挑出些正常的片段,剪成了一张光碟。

        后天是闵灯的生日。

        他要送出一张。

        一张具有教学意义的……知识光碟。

        坐在教室里的闵灯突然打了个喷嚏,紧接着他放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

        他突然一下子就僵住了。

        霍疏知道他在上课不会给他打电话,有他电话的人也不多。更不会在这种时候给他打电话。

        所以现在给他打电话的唯一一个可能就是。

        章丘。

        电话还在震动,闵灯的手抖着伸进了裤兜。

        冰凉的手机外壳刺的他指尖往回缩了缩。

        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

        闵灯猛的站起身,冲出了教室。飞快的跑进了厕所,砰的一声,厕所门被关上了。

        手机振动的声音越发清晰。

        闵灯拿出手机,死死地盯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两个字,接了电话。

        “喂。”闵灯的声音有些抖。

        “哎!宝贝儿!”章丘熟悉的带着哑意的声音响起。

        “哎哟!累死我了!我电话那狗地方没信号,我打不出去啊,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章丘自顾自的先说了一大通。

        “章丘。”闵灯鼻子酸了。

        “喊什么呢?大名是你喊的吗?”章丘那边开骂了,骂了几声,“喊哥哥。”

        “…………”

        “大后天不是你生日吗,我肯定得回去了。”章丘絮絮叨叨的又说,“听霍疏这边的人说你吓死了?你这不是瞎担心吗,我不可能不回去啊。”

        “嗯。”闵灯低着头,声音有些闷,“你给我带了礼物吗。”

        “那必须带了。”章丘说着,电话那边传来一阵车的喇叭叫。

        “我先挂了啊,我们这一路往前走都有信号,有事儿就跟我打电话,别瞎担心。”章丘叮嘱。

        闵灯不住点头,捏着手机外壳的指尖用力的发白。

        电话挂断三秒后。

        闵灯靠着墙长长的出了一大口气。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闵灯掰着指头,数着时间等着章丘回来。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章丘,确认他在哪儿了。

        早上五点多,闵灯自然醒了过来,眼睛都没睁手就往枕头下面的手机摸了过去。

        摸了半天,应该在枕头下的冰凉物体却不见了。

        闵灯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霍疏带着笑的眼睛出现在了他面前。

        “怎么了?”闵灯揉揉眼睛,撑着坐起了身,“你怎么就起来了。”

        霍疏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轻声道:“生日快乐。”

        闵灯一脸茫然,接着惊讶的睁大了眼,“……啊。”

        昨天晚上闵灯写完作业就睡了,霍疏在凌晨其实说过一遍生日快乐。

        但很显然,昨天晚上迷迷糊糊眯着眼睛看着他的闵灯根本没听到。

        闵灯头发长长了很多,这会儿睡着刚起来软软蓬了起来。

        霍疏没忍住揉了一把,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红包,“祝你你身体健康,平安快乐。”

        “你怎么知道……”闵灯这才反应过来,“我的生日……”

        “一个好老板能记住自己所有员工的生日。”霍疏说。

        闵灯张嘴刚要说话。

        “但我不是个好老板,我只记得你的。”霍疏又说。

        闵灯脸腾的红了。

        “生日礼物。”霍疏笑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个信封。

        “什么?”闵灯拆开信封,看着里面那张薄薄的纸,讶异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餐厅?”

        “嗯。”霍疏点头,“以后不论好吃的,不好吃的,酸的苦的辣的,只要是你做的,我吃都会是甜的。”

        闵灯眼眶一瞬间就红了。

        闵灯哇的哭出声的时候,霍疏吓了一跳,着急的把人抱怀里。

        闵灯从没这么哭过。

        霍疏哄着人,好一会儿闵灯才慢慢止住哭声,但一下他哭狠了,气有些喘不上来。

        闵灯吸了吸鼻子,“我……”

        “爱我是吧,我都知道。”霍疏打断了他,“别说话了,快喘两口气。”

        “……你不知道。”闵灯更咽的停不下来。

        霍疏对于闵灯来说不仅仅只是意味着一句我爱你。

        是霍疏拽着他的手,是霍疏救了他。

        是霍疏告诉他往前走,甚至是跑。

        霍疏意味着他又一次的生命。

        霍疏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两人腻腻歪歪的吃完早餐,腻腻歪歪的下楼,腻腻歪歪的上了车。

        整个封闭的车间,空气甜的都在冒糖丝,屁股下面坐着的座位都像是融化了一样。

        闵灯偏头看霍疏,霍疏看着可太甜了。

        两人视线相接,冒着闪电带火花。

        闵灯没忍住凑上去在霍疏脸上亲了一口。

        带响声的。

        亲完俩人都笑了。

        “今天放学我就不过去接你了。”霍疏说,“你邀请几个朋友一起过来餐厅,我在餐厅给你做蛋糕。”

        闵灯点了点头,嘴边的酒窝都笑了。像是盛着一罐蜜。

        霍疏凑过去咬了一口,酒窝今天是水蜜桃味的。

        到学校,闵灯紧张又兴奋的向卢州月和李锋两人发起了邀请。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等着,我先去买礼物!”卢州月听到消息就跑了。

        李锋认认真真说了句生日快乐,说完也给跑了,追着卢州月的脚步。

        闵灯拦下的话都没说出口,手心都冒着汗。

        长这么大来第一次有朋友这种关系的人来参加他的生日。

        他不知道有朋友的生日是怎样过的。

        他觉得肯定要吃蛋糕。

        那蛋糕要大一点才能分得到。

        闵灯想了一天的蛋糕需要有多大,整个人一直处于在一种异常兴奋的情绪中。

        放学铃声刚响,跟冲锋号角似的,闵灯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旁边的李锋被吓了一大跳,正拿着礼物悄悄的往闵灯书包里塞的手都被吓得一抖。

        “走吧!”闵灯眼睛都在发光。

        卢州月和李锋显然理解不了闵灯这种过度兴奋,但是他们不用理解。

        跟着兴奋就行了,小孩儿都这样。

        几人肩并着肩,你跳一步,我跳一步的朝着校门口走去。

        在离校门口不过一百米,走在两人中间的闵灯却突地停了脚步。

        瞪大了眼睛看着正站在校门口的人.

        “怎么了?”卢州月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看清楚后哇哇的叫了一声。

        校门口正中心,站了一个高旁边学生一大截的高大男人。

        男人很黑,穿了件工装背心,结实的肌肉就那么明晃晃的露在外面,脚上蹬着皮靴。

        旁边的保安都虎视眈眈,心惊胆战的在旁边看着。

        就怕这人扬手就掏出枪来。

        “这位酷哥谁啊?”卢州月感叹,“咱们学校的保安都快吓死了。”

        闵灯捏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校门口的男人。

        章丘肩上抗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头发看着刚剃不久,寸的头皮都清晰可见。

        脸上黑的……黑的能反光。

        黑的晃了闵灯的眼睛。

        章丘眯着眼睛也从众多学生中看到了闵灯,刚招了招手。

        “章丘!”闵灯一声喊。

        闵灯平常说话声音不大,就算发脾气都是跟你冷战,从不大声吵。

        章丘从来没有听过闵灯这么扯着嗓子大叫。

        声音还挺亮。

        这个念头刚闪过,章丘就看着前面的闵灯突然加速冲自己冲了过来。

        “哎!”章丘吓死了,连忙张开双手。

        闵灯冲的太快了。

        章丘刚要把急速冲过来的人抱住,下一秒,他想都没想到自己突然腾空而起。

        章丘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低头看着把自己抱起来了的闵灯。

        “…………”

        “章丘章丘章丘!”闵灯边抱边喊,最后兴奋的还转了个圈。

        章丘净身高1米86,人高马大。

        闵灯最近是长个了但也就1米78,在章丘的对比下像只瘦猴子。

        但这只瘦猴子硬是把章丘抱了起来。

        章丘愣了半天的时候,无奈,“喊哥。”

        “章丘章丘!”闵灯根本听不见章丘在说什么。

        章丘当着这么多人面,被抱了起来,脸上挂不住,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骂了出来:“你他娘想把老子放下来!老子一个猛男被你这么抱像什么话!”

        闵灯被章丘打了一巴掌才冷静下来,把人给放下了。

        这一会儿时间,卢州月和李锋也走了上来。

        “这是我哥哥。”闵灯喘着气跟他们介绍。

        “亲哥?”卢州月讶异的问。

        “亲哥。”章丘表情自豪,把胳膊搭在了闵灯肩膀上,“一个妈生的。”

        “你俩这体型简直金刚狼和小蜘蛛啊?”卢州月莫名其妙的感叹。

        “啥玩意儿?”章丘瞪眼没听懂。

        在各自的疑惑中,几人一起打车到了餐厅。

        进了餐厅,闵灯才发现餐厅的房间里也来了不少人。

        跟大乱炖似的,幸好房间大,看着一点儿都不挤。

        闵灯一个人一个人的看过去,就跟做梦似的,这么多人都知道他的生日,都过来参加他的生日。

        霍满弘,陶姜,杨振宇,宁慧,霍郁,周一刚,董主厨……

        还有站在中间,捧着蛋糕正对着他笑的霍疏。

        ‘呯’的一声。

        闵灯吓了一跳,仰头去看声音的来源。

        却被漫天铺洒下来的亮片遮住了眼睛。

        “生日快乐!!”众人一齐笑着大声祝贺。

        闵灯睫毛上卧了小块金色的亮片,霍疏低头帮他吹开了。

        闵灯眨了眨眼睛,鼻子突然就酸了。

        “这个洋气啊,谁弄的?”章丘看着满天俗气的紫色红色亮晶晶的小亮片,发自肺腑的夸赞。

        “我。”霍满弘站出来清了清嗓子,“我准备买鞭炮的,但又不让放。”

        “可不是,过生日过节就该放鞭炮,哎,现在都不让放,就郊区还能放。”章丘一拍大腿。

        两人大俗品味相投,惺惺相惜,又聊在了一块去了。

        “生日快乐。”霍疏把手上的蛋糕打开。

        蛋糕不大,只够闵灯吃的,其他人没份。

        是霍疏亲手做的。

        闵灯低头看去,蛋糕是撅着屁股卧着的小兔子。

        蛋糕和霍疏第一次送给他的那个小蛋糕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体型增大了。

        霍疏用指尖安慰的摸了摸闵灯红了的眼眶,“今天不准哭,开心点。”

        “男子汉不哭!”宁慧笑着第一个上来,把自己的礼物递了过来。

        接着每个人都上来,笑着送出自己的礼物。

        这些礼物带给闵灯的会是勇敢,会是自信,会是温暖,会是爱。

        闵灯一件件接过礼物,整颗心都在怦怦的跳,像是有人在里面拼命打着鼓,鼓声让他血管里的血液开始奔腾。

        他有朋友,他有家人。

        在上一个冬天,闵灯连想都不敢想,他会拥有这些。

        也仅仅只是过了一个冬天而已。

        他就拥有这些属于普通人拥有的东西。

        杨振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扫了一眼,“哟,霍老板没礼物送啊。”

        闵灯眨了眨眼睛,想解释。

        刚张开嘴,他就看到霍疏直接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了一张薄薄扁扁的小盒子。

        不大的一个正方形。

        “这么点儿?这什么?”杨振宇很是好奇,怂恿道,“闵灯赶紧拆开看看。”

        霍疏笑着推开杨振宇,压低了声音跟闵灯说,“回去你自己一个人看,不给他们看。”

        闵灯也很好奇,手中的东西很薄,同样也压低了声音,“这是什么啊?”

        霍疏咳了一声,“经典篮球教学视频。”

        ※※※※※※※※※※※※※※※※※※※※

        篮不篮球的不知道,但教学视频肯定是真的。

        那个不知道还有最后一章还是两章,咱们看缘分吧。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