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天气在慢慢变暖和,闵灯没那么爱睡觉了。

        他在有限的没有睡的时间内,用沉默和小蛋糕,成功的交到了两个朋友。

        “又睡!你又睡!”卢州月臂弯下夹着篮球,一手拿着一听可乐砸在了闵灯桌角,“我发现你这个人没有一点觉悟,体育老师又生病了你难道一点都不难过吗!你难道没有一丝想去买一朵花就探望他的心情吗?”

        闵灯被惊醒,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体育课被英语老师占了,说是要讲卷子。”经过的一个女生给闵灯解释。

        然后叉腰瞪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卢州月,“你怎么总是吼闵灯,他脾气好也不能这样吧。”

        “我没吼他呀——”

        “大卢!”李锋推开教室门,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敌人距离100米,尽快撤离,重复一遍,尽快撤离。”

        “走走走!”卢州月把篮球塞进了闵灯怀里,伸手拉着闵灯的胳膊就把人往外脱。

        闵灯被拉着胳膊有点不习惯,但也没挣脱掉。

        霍郁坐在课桌后,偏头看着被成功忽悠的逃了课的闵灯。

        叹了一口气,开始思考霍疏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傻子。

        傻子其实不傻,傻子其实就是脾气好。

        再加上,闵灯觉得这群同学其实就是小孩儿。

        还真是,班上最大的才17,他都19了,马上还20了。

        “我们干嘛去啊?”闵灯跟着他们几个身后跑。

        “看演讲!”卢州月边回答边吼着,“赶紧的!”

        “……不是去看体育老师吗?”闵灯疑惑。

        一行五个人皆沉况沉的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只是全沉默了下来。

        在某一个层面上来说,傻子……其实挺傻的。

        几人赶在上课铃响之前冲进了体育馆。

        体育馆这会儿人还挺多。

        闵灯刚迈进一只脚,里面一阵起哄的乱喊,他眼皮跳了跳,脚吓得瞬间收回了。

        卢州月,李锋几人跑进去一看,发现自己这边少了一个人,又返回去找。

        闵灯被骂了……

        闵灯很沮丧。

        五个人没办法,只好以包饺子馅儿一样的方法把闵灯这个馅围在了中间,护着进了体育馆。

        刚找着位子坐下,站在体育馆下方的一个胖子拿着话筒咳了两声。

        “一年一度的无性别无种族无篮球的篮球赛要开始了!振奋人心啊同学们!报名的请举手!”

        全场人都嘘了一声。

        “这次赞助方由高一二班霍郁同学!还有高三三班唐训一同学倾情赞助!奖品为——”

        “一万元!”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以及!由学校赞助的奖品,每位老师的课后辅导!”

        闵灯被吵的头晕脑胀的,他捂住了耳朵,脑子里有些难受。

        “什么无性别无种族无篮球……篮球赛?”闵灯完全没听懂。

        “就是字面意思。”卢州月贴在他耳边解释,“男女混战,人跟狗打,篮球在心中!”

        “…………”闵灯还是没听懂。

        旁边的人开始回忆。

        “上次二班大伟带了条他家的阿拉斯加,据说是得过全国飞盘大赛金奖,那家伙,全场球就没有离开过那狗子的嘴!”

        “还有隔壁班那个1米4的,上次控球直接跑过了五个人的胯下,就是最后没投进去。”

        “上次奖励是什……”

        闵灯这次勉强理解了意思,

        “你加入我们班的篮球队吧。”卢州月突然说。

        “啊?”闵灯懵了,“我不会打啊。”

        “不用会打,热爱篮球咱们不用技术,用热情。”卢州月使了老劲的忽悠人,“我看到了你在篮球上的悟性!”

        闵灯震惊了。

        他从来没想过能参加篮球赛……

        在他才……刚学会写篮球这两个字的时候。

        放学,闵灯刚上车,就有些兴奋的跟霍疏分享了这个消息。

        兴奋得话都说得有些结巴。

        “篮球赛?”霍疏伸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怎么流这么多汗,后背湿了吗?”

        “没有。”闵灯自己在脸上抹了一把,开心的不行,语无伦次的把篮球赛的名字又报了一遍,“这个举办的是无性别无种族无篮球的篮球赛!”

        “…………”

        霍疏脸色黑了下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篮球赛,一听都不正常。他咳了一声,“还是不要参——”

        “你教我打篮球吧。”闵灯兴奋的根本没听见霍疏说什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好开心啊。”

        “好的。”霍疏妥协了。

        这周周末,吃完晚饭,霍疏带着人进了体育馆。

        空旷的体育馆里一个人都没有,硕大明亮的顶灯炙热的照亮了外面已经黑了的夜幕。

        闵灯抱着怀里的篮球,咽了咽口水。

        这个体育馆太大了,比学校里的都还要大。

        大的让他感觉……霍疏都变小了。

        “过来。”霍疏站在篮球架下,向他招手。

        闵灯到处看着,抱着球走了过去。

        “球不是用来抱的。”霍疏叹了口气,“把它放回地上拍一拍。”

        闵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照着样子做了。

        “先学一个最简单的。”霍疏开始讲解动作,“三步上篮。”

        “双脚自然分开。”霍疏伸手拍着他的腿,“别紧张,放松。”

        “两膝微屈,上体稍前倾,头抬起。”

        “往前面投球的时候,手腕用力。”

        闵灯往前跑了两步,一跳。

        球投歪了。

        “跳早了。”霍疏说,“再来一次。”

        闵灯拍着球来来回回的跑,一遍遍的投,没一会儿气就喘不上来了。

        一个简单的跑步运球,起跳,投进去。

        不是球在半路跑了,就是起跳的位置错了,反正最后一个球都没投进。

        闵灯再次捡回球,低头弯腰撑着腿,急促的喘着气。

        他抹了一把眼睛前的汗水,看到了地上巨大顶灯照着他,投在地上的影子。

        一滴汗滴在了光滑的地板上,润湿开了。

        接着又滴下了第二滴第三滴……

        闵灯突然就觉得特别畅快。

        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流着汗,喘着气,追着光和霍疏。

        霍疏拍了拍巴掌,“再来一次,注意力集中。”

        闵灯抬起头,深呼了一口气,拍着球朝霍疏冲过去。

        顶上的光在他身后拉出了一个庞然大物的黑影,像是一块巨大沉重的石头拖在了他身后。

        闵灯看到那团黑影,他跑得更快了,平滑的地板上却突然出现了无数障碍物。

        他抬头看见了霍疏冲着自己张开的手臂。

        闵灯为了躲开障碍物,跳了起来,跳的很高。

        黑影从他身上撕扯开来,像是跟不上他的脚步,一点一点的被剥离开了。

        手上的篮球没抓住,掉到了地上。

        篮球落在地板上啪的一声。

        闵灯身后一轻,砸在了张开怀抱的霍疏身上。

        他背后的石头轰然倒下,在光影里碎成了渣。

        两人叠在一起,身体的各个部位先后全砸在了地上。

        霍疏根本没料到,闵灯怎么就跳了起来,还跳的那么高。

        他只来得及张开手。

        “没事吧?”霍疏担心的扶着趴在自己身上,没动静的闵灯,“怎么不说话,摔傻了?”

        “我没事啊。”闵灯双手撑在霍疏头的两侧,就这么低头看着他。

        看着看着就笑了。

        最后没忍住,手没力气,趴在霍疏身上笑的开怀又热烈。

        霍疏被他给笑愣了。

        接着伸手拍在他后背给他顺着气,“摔了还这么开心,宝贝儿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闵灯又撑起身来,脸上没有笑。

        霍疏笑着刚要说话。

        闵灯低下了头,吻在了霍疏唇上。

        两人呼吸间温热的气息缠绕,霍疏单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又恰合时宜的吻。

        “霍疏。”闵灯舔了舔嘴唇。

        “怎么了。”霍疏下腹一紧,有些蠢蠢欲动。

        “你的篮球教的好烂。”闵灯说。

        “…………”

        又一个周末,霍疏大早上就去公司了。

        闵灯写完作业,躺在家里无聊,跟霍疏说了一声后,抱着篮球去找章丘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向章丘炫耀自己令人眼花缭乱的拍球手法。

        章丘最近很少跟他打电话了,人更是很久都没见到过了。

        他一给章丘打电话,章丘没说两句就要挂,反正是很忙。

        快半个多月了。

        闵灯从来没有这么久没有不见过章丘。

        所以这会儿上楼梯都是跳着上去的,一直跳到了章丘门前。

        闵灯敛下呼吸,敲了敲门。

        “谁?”门里传来了章丘的声音。

        “我啊。”闵灯说。

        门里没了声音,闵灯在外面等了一分多钟,才听到里面传过来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了,章丘瞪着眼睛,“你来干嘛啊。”

        “怎么才开门,你在上厕所啊。”闵灯看着他笑。

        “没有啊,刚躺着睡着了……”章丘没笑,不仅没笑,还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你怎么看着像是长高了。”

        “长高了一点。”闵灯回答完,又蹙着眉打量了几眼章丘。

        章丘脸色看着很差,胡子也没剃。

        “行了。”章丘看他那样子就知道瞒不住了,叹了一口气道,“别瞎看了,进来在说吧。”

        跟在章丘身后进去,闵灯看见了屋内的情况后,愣住了。

        客厅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只有大摆件还露在外面。

        挨着墙摆了一个大箱子。

        “你这是去哪啊?”闵灯瞪着眼睛,惊讶,“跟方湫出去玩儿吗?”

        章丘刚要开口,却没料被闵灯这句话说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无奈着坐在了沙发上,“你真的……唉……”

        “你……跟方湫吵架啦?”闵灯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章丘想了想,低声说,“方湫今年大学毕业,她爸要送她出国。”

        “啊?”闵灯怔住了,“那——”

        “我有一哥们儿,我准备跟他走一趟,去沿海那边儿弄点事做。”章丘说的很快,生怕自己后悔一样。

        闵灯张了张嘴,真愣住了。

        章丘这些天不跟他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个,章丘瞒着他把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了。

        如果他今天不来,章丘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会知道。

        章丘为什么走,章丘要去哪儿,章丘什么时候回来。

        闵灯有无数要问的,却全都堵在了喉口。

        心口烧的又辣又烫,攥着塑料带的手握的死紧。

        “哎哟宝贝儿你以为我干嘛去呢。”章丘叹气,“我就是去倒腾点东西卖卖,你至于吗。”

        “再说了,其实我早有这想法了。餐厅工资是不低,但架不住芬芳女士这个病霍霍着,每个月三分之二都投进去了,我钱都存不下来。没存款不行啊,我总不能以后给方湫住那套老房子吧,她不嫌弃,我都觉得磕碜。”章丘见闵灯捏着拳头不说话,知道这是生气了。

        想了想又安慰:“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想自己开个店吗。我这也算是为了开店做准备,我那个朋友挺靠谱的,真的。”

        闵灯朝前走了两步,盯着章丘不知道该怎么说。

        绕着客厅转了一个圈,他攥紧了自己裤腿,这才开口,声音哑了,“你怎么……一直没跟我说……”

        “我……我好多天前就想跟你说了,就是怕你担心。”章丘扯着他的胳膊,让他坐下了,“你这胆子还没章老太太那个得心脏病的胆子大呢,我这还不是就怕吓着你,才一直没跟你说。”

        闵灯抿着嘴,咬着牙。

        他就是觉得不对劲。

        他才不信章丘说的这些狗屁,章丘不敢和他说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这个。

        章丘客厅里都搬空了,收拾出了那么大一个箱子。

        脸色还那么差,胡子都忘刮了。

        他不想去问章丘这一去得去多久才回来。

        也不想问章丘到底出去干什么了。

        闵灯知道,章丘不会告诉他。

        “我后天就走了。”章丘看着他难受,自己也不好受,“得麻烦你多看着咱妈了。”

        闵灯红着眼眶,低头不说话。

        “行了。”章丘抬手摸了摸他头,“我就是出去玩玩儿,那边我听说有个叫什么的蛋糕挺好吃的,到了我给你寄回来。”

        闵灯沉默着点头。

        “行了,擦擦眼睛。”章丘又说。

        闵灯又点头

        “喝杯酒吧。”章丘说。

        “不行。”闵灯说。

        “你什么意思。”章丘说着眼睛就瞪起来了。

        “喝不了。”闵灯更咽着拒绝了,“我吃药呢……”

        “……”

        章丘叹了一口气,“我这气氛都铺垫好了。”

        “喝橙汁吧。”闵灯抹了一把眼睛,把自己手上买来的一袋橙子举了起来,“甜。”

        第一场夏雨在窗外悄然而至,也悄没声的带来了一场离别。

        随之而来的是如火如荼的篮球赛。

        在闵灯刚学会把球往篮筐外面扔的时候。

        ※※※※※※※※※※※※※※※※※※※※

        哦哟,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