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中文名叫翠花的老外下一秒甚至拿出了手机,伸手拦在了霍疏与闵灯之间,“霍,虽然我们认识了很久,但是,你这样是犯法的,我可以报警的。”

        闵灯低头喝了一口橙汁。

        “闵灯。”霍疏没好气的偏头看他,“你自己说。”

        “别报警。”闵灯面无表情,“我爱我的爸爸。”

        “…………”

        霍疏都被气笑了。

        “霍!你还笑,你还是个人吗!”翠花很激动。

        霍疏叹了口气,招手喊来服务员,点了个慕斯蛋糕。

        慕斯蛋糕端上来后,霍疏叹了口气,把蛋糕递了过去,“爸爸,我错了。”

        闵灯抬手摸了摸霍疏的头,埋头去吃蛋糕了。

        翠花虽然神经大条,这会也反应过来了,对着他俩眨了眨眼睛,笑了,“你们……真有意思……”

        “不过……”翠花随即疑惑的看着闵灯,“小可爱你多少岁。”

        “35。”闵灯说。

        “ohmygod。”翠花惊讶了,竖起了大拇指,“中国有一个成语,宝刀未老,说的就是你。”

        “谢谢。”闵灯谦虚接受夸奖,并指出了翠花对成语运用上的一个小错误,“你应该说我不可貌相。”

        两人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对中国成语运用的都不是非常精通。

        但聊天嘛,不靠文化,靠吹牛逼。

        慕斯蛋糕很甜,表面有一层细细的可可粉,闵灯盯着自己面前这个慕斯蛋糕,放在腿上的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

        耳朵很细微的动了动。

        “对于你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翠花满脸歉意。

        他也知道霍疏今天约他出来,想了解的是什么,他从自己提过来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u盘,慢慢的推了过去:“她的情绪一直处于边缘地带,但最近一个月的好转让我惊叹。她很配合治疗,只是还是很少的和我进行交流,她更喜欢独处,这是我为数不多跟她交流过的影像资料。”

        霍疏拿过u盘,捏在了手心。

        u盘小小凉凉的,却沉重的让霍疏拿不住。

        这一方重新安静了下来,只有闵灯轻轻咬着蛋糕,和喝橙汁的声音。

        霍疏把u盘放在了自己西装口袋,偏头看了一眼,伸手擦掉了他嘴角的巧克力粉,“好吃吗?”

        闵灯点了点头。

        霍疏笑了笑,又看他吃了两口,转头给翠花介绍:“这是闵灯。”

        “你跟我说的闵灯是他?”翠花愣住了,但反应过来了,看着闵灯的眼里很惊讶,但没说什么。转身从自己背着大包里抽出了好一叠纸。

        “我这里有一些题目。”翠花海蓝色的眼睛轻轻笑弯了,“你愿意看一下吗?”

        闵灯偏头看了一眼霍疏,接过来纸,随意的翻看了几张。

        一看就知道了大概,他以前做过类似的纸面测试,是在医院的时候。

        题目都是一些很无聊的选项和画画。

        不到十分钟,闵灯就填完了。

        翠花把纸拿了回去,还拿了支笔出来,要拿了副眼镜戴上了。

        对着那几张纸开始涂涂画画。

        闵灯开始打瞌睡了,眯着眼睛吸着杯里的橙汁。

        “情况不错,恢复的非常好,情绪稳定,状态正常。”翠花扶着眼镜框,“你说过的停药,我是不建议停的,但可以相应的减少,这个需要咨询一直在辅导他的那位心理医生。”

        霍疏点了点头,蹙眉想了想:“他吃了药不爱吃东西,体重减了很多。”

        “食欲不振到服药后期会有所改善。”翠花回答。

        “他睡眠的时间虽然比较长,但晚上睡的不是太好,容易惊醒。”霍疏又问。

        “按照现在的情况,白天可以适当的减少一点睡眠时间。”

        “他还喜欢发呆,总是看着同一个地方,虽然时间不会很长。”

        “还是建议多接触人群,多接触朋友,这个接触不是说把他放在一群人中。而是说由他自己来建立起人际关系网,和别人有一个良好的交流与反馈。”

        闵灯在一旁听的怔住了,他不知道霍疏知道这么多。

        他半夜惊醒,他喜欢发呆……

        两人还在交流,闵灯吸了吸鼻子,埋头去吃蛋糕了。

        两人交流完,闵灯已经吃完了身前的慕斯蛋糕。

        “闵灯自己还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翠花笑着看他。

        “有。”闵灯点了点头。

        “请说。”翠花说。

        “请问……你的……”闵灯很疑惑,“中文名为什么叫翠花?”

        “……啊?”翠花愣了一下,接着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温柔,“我的中文名是我的中国妻子帮我起的。”

        “她说这是形容男人非常勇猛,很棒。”翠花耸了耸肩,“她总是喜欢弄这些奇怪的事,还以为我不知道。但她每次喊这个名字我回应她,她就笑得特别开心。”

        闵灯睁大了眼睛,翠花也不躲避,两人的对视显得格外深情。

        “……”霍疏无奈,伸手挡在了两人视线中间,“不是,我也可以给你起名字。”

        闵灯:“……”

        “铁柱,铁柱这个名喜欢吧。”霍疏说。

        “…………闭嘴。”

        “你们两个很相配。”翠花由衷的夸奖,“我的妻子说过一个成语,相亲相爱,我觉得用在你们身上非常合适。”

        “………………”

        “………………”

        翠花见他们俩人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继续兴奋的说:“我过来的时候,广场那边有人拉大提琴,想去看看吗,非常好听。”

        广场离这边不远,三人就直接走了过去。

        隔着老远,闵灯就看见了广场中央那个巨大的雕塑喷泉,晶莹的水珠自上而下的倾洒。

        阳光穿透而过,每一颗都在发光。

        喷泉靠左的地方围了一大圈人,有低沉的音乐声传了过来。

        闵灯拉着霍疏的手,情绪有些兴奋又茫然的四处看着。

        膝盖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

        闵灯低头去看,一个刚刚高过他膝盖的小男孩正费力的仰头看着他。见他看下来,扯着嘴角笑的很开心。

        还举起了手中的小篮子,声音清脆的说了一句话。

        闵灯没听懂。

        “想吃饼干吗?”霍疏轻声问他。

        “饼干?”闵灯这才看上小男孩儿篮子里的东西,用透明袋子包着的几块曲奇。

        “要一袋。”霍疏弯下了腰,拿出钱笑着递给了小男孩。

        “谢谢你。”小男孩从篮子里拿出来一袋小饼干放在了霍疏手心,接着飞快的跑远了。

        闵灯跟着小男孩的背影,看见他跑进了一群人中,那群人是排着队手拉着手的小孩子们,手里都捧着个小花篮。

        “那是这附近教会孤儿院的,孩子们会经常出来卖一些他们自己手工做的饼干之类的小零食。”翠花见他一直盯着那边,于是解释。

        “……孤儿院的?”闵灯怔住了,接着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他们会……会有人领养吗?”

        “当然。”翠花说。

        “那……”闵灯蹙眉,张了张嘴,却没有问出口。

        霍疏了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尝尝饼干吧。”

        拆开包装袋,闵灯低头咬了一小口,饼干很脆,里面还混着坚果。

        很好吃。

        在回去的时候,闵灯朝着那群这会儿正在唱歌的小孩儿们又看了两眼。

        霍疏察觉出了闵灯情绪的变化,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对闵灯的影响这么大。

        闵灯从广场到坐车回来,就一直没怎么说话。

        脸上的表情头一次出现了有些无措和不安。

        从吃药以来,闵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

        霍疏揉了揉他的脸,“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我想睡觉。”闵灯说。

        “医生说了,白天少睡一点。”霍疏把他扶了起来,“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运动了。”

        “什么——”闵灯眨了眨眼睛,话都没说完,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霍疏拉着进了一个很大的房子。

        房子里放着很多健身器材,闵灯扫眼看去,眼睛都看花了。

        “选一个。”霍疏说。

        “我……”闵灯想选睡觉。

        “以后每天也都要完成一定的运动量,不然不可以睡觉。”霍疏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闵灯摸了摸头,选了一个最简单的。

        手朝那边一指,“跑步吧。”

        “先跑个30分钟。”霍疏给他设定好了时间和速度。

        “…………”

        闵灯平时不怎么运动,他也不太喜欢运动。

        但他这会儿脑子里想七想八的,乱成了一团,跑跑步正好。

        他讨厌想不清楚的事情一直环绕在脑子里,那会让他非常烦躁,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失去控制。

        跑步机速度慢慢提了起来,闵灯开始喘气了。

        躺了几乎两个多月,身上都躺软了。

        闵灯体力根本跟不上,很简单的一个30分钟的跑步。

        闵灯跑的额头前面头发湿透了,跑的眼前看不清,到最后他感觉胸口的肺都快炸开了。

        “闵灯,章丘打电话过来了。”霍疏喊他。

        正好跑步机定的时间正好,闵灯等跑步机慢慢的停下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的过去接了电话。

        “你去哪儿了?今天我去你们家,你们家里没人?”电话刚一放到耳边,章丘的连环问就冲了过来。

        “我和霍疏……在……美国这边。”闵灯气喘的根本说不清楚话。

        “这是干嘛了?喘成这样?”章丘疑惑。

        “我刚刚——”

        “闵灯试试这个?”霍疏打断他的话,手上举起了一个很大的哑铃。

        “不行……太大了……”闵灯连连摆手回绝霍疏。

        说话间喘的不行,干脆靠着墙蹲了下去。

        “不是……”电话那边的章丘愣住了,目瞪口呆,“什么太大了?你们……干嘛呢……”

        “这个呢?”霍疏不知道从哪拎出个沙袋。

        闵灯抬头去看,注意力不集中,撑在地上的手一滑。

        整个人贴着墙倒在了地上。

        “啊……”闵灯摔没有摔倒,就是吓了一跳。

        霍疏蹙眉连忙跑了过来,“没力气了?”

        章丘瞪着眼睛终于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全身气的发抖:“你们……干嘛……呢……”

        闵灯也发现了不对劲,涨红着脸,连忙解释:“我们在做运动。”

        “…………”

        章丘气了半天,捏紧拳头,咬牙切齿放了狠话,“你们……注意身体……”

        ※※※※※※※※※※※※※※※※※※※※

        来自2点半的更新。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支持我这个每天凌晨更新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