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闵灯被昨天晚上定的闹钟喊醒。

        艰难起来晃荡着去了书房,闭着眼睛把药吃了。

        接着直接就窝在了书桌后那张巨大的转椅上,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盯着手机看了不到半分钟,闵灯眯着快要睡着的眼睛,慢慢睁大了。

        他的手机里没什么东西,所以看上去特别空白。

        但今天格外的白。

        因为手机屏幕上没有收到霍疏打过来的电话或者是发过来的消息。

        闵灯吸了吸鼻子,揉了一把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

        已经八点了。

        霍疏走之前跟他说过时差问题,但霍疏也说过会按照这边的时间给他发消息。

        闵灯蹙眉想了想,还是给霍疏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直没通。

        他开始觉得霍疏是不是睡着了,或者是有事没有看到。

        从8点到10点。

        闵灯一共打出了10个电话。

        但一个电话都没有被接通。

        某种慌乱在电话忙音的加持下越来越大。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不停的深呼吸来告诉自己可能就是一个小意外。

        霍疏只是在睡觉。

        但闵灯本身对霍疏的离开就带着抗拒。

        一旦联系不上霍疏,这种不安的情绪会不断的放大。

        在闵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药物的影响下。

        十分钟后,闵灯跳下椅子跑下了楼。

        他脑子乱了。

        隔着一架需要九个小时飞机才能飞到的那么远的时间,隔着仅仅他打出的十个电话那么近的距离。

        他和霍疏距离可能很近,也可能很远。

        他联系不到霍疏了。

        中午12点。

        闵灯再一次的拨通霍疏电话。

        这次,霍疏的电话直接显示关机了。

        闵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机被捏得死紧。

        他脑子不受控制的开始想着霍疏遇到了什么事。

        霍疏是不是出事了,霍疏是不是遇到不好的事……

        嗓子里越来越干,闵灯察觉到了自己的过度紧张和不正常。

        手心里的汗,被掐破的肌肤,干涩的眼睛都在提醒他,他现在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紧张了。

        闵灯低头眨了眨眼睛,低头盯着手机。

        尽量保持冷静的想着一切有可能联系得上霍疏的方法。

        他脑子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名字。

        杨振宇。

        霍疏朋友很多,但他认识的只有杨振宇这个人。

        他联系不上霍疏,杨振宇或许可以。

        绕着沙发走了两圈,闵灯朝门口跑了过去。

        把玄关的柜子上放着的零钱都拿在了手中紧紧攥着。

        他要去霍疏公司找杨振宇。

        公寓电梯门打开,闵灯从里面冲出来,因为跑得太快。

        公寓大厅的地板太滑,他直接在上面摔了一跤。

        拖鞋都摔掉了。

        这场景看起来可能很搞笑,因为坐在前台的一个小姑娘哈哈哈哈的笑得很大声。

        闵灯茫然的抬头朝笑声那边看了一眼。

        楼下的保安认识闵灯,连忙过来把闵灯扶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这么急?”保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很着急,“没事吧?”

        闵灯摇了摇头,尽量表现的正常,他张开嘴,他听见了自己冷静的声音。

        “我要打车。”

        “我去帮你打车。”保安立马应声,“你别着急,慢慢走。”

        闵灯看着保安跑出去,转头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看到了自己跑掉的那只拖鞋,穿上后追着保安的背影一起跑了出去。

        坐在前台后面的小姑娘站了起来,看着一瘸一拐跑出去的那个男生,没笑了。

        保安拦着车,冲着闵灯招手。

        闵灯上车,朝保安说了句谢谢。

        车子发动了。

        闵灯报了地址,把手上的钞票往司机手上一塞,开口声音干涩:“快点。”

        车子在写字楼下面停了下来。

        闵灯刚跑了两步,又重新停了下来,他在自己手心掐了一把。

        他努力的忽略周围人怪异的视线中进了写字楼,找到电梯。

        电梯里人很多。

        看着闵灯挤进来,皆是讶异的看着他,电梯拥挤的空间瞬间空出一个小空。

        闵灯捏着自己的拳头,绷着一张脸,紧张的盯着电梯按键上跳动的数字。

        一电梯的人也顿时紧张了起来,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电梯门开了,到了霍疏公司楼层。

        闵灯避开人群冲了出去。

        杨振宇端着一杯咖啡正从茶水间出来,前面几个姑娘惊讶的叫声,让他偏头看了过去。

        没等他看清那边发生什么事,一个人喘着气跑到了他面前。

        杨振宇惊讶的看着来人。

        闵灯头发很乱,脸色苍白。

        大冬天的,闵灯身上穿着一套棉质长袖睡衣就跑了出来,鼻尖耳根冻得通红。

        但闵灯自己却浑然不觉,直愣愣看着杨振宇,张了张嘴,因为太急的喘息,没有说出话来。

        “你——”杨振宇说到一半,低头看到闵灯脚上的棉拖。

        他叹了一口气,先把人领进了霍疏的办公室。

        杨振宇猜到了闵灯为什么过来,他也联系不上霍疏了。

        霍疏没有手机关机的习惯,更何况闵灯还在这里,霍疏不可能把唯一的联系断了。

        杨振宇其实也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他没想到闵灯的反应会这么大。

        闵灯看人的眼神明显不对劲了。

        “你别着急。”杨振宇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为难的看着他。

        “……霍……霍疏……电话打不通……”闵灯气依旧没喘匀,甚至喘着更急了。

        “没事没事。”杨振宇倒了一杯水给他递了过去,安慰,“霍疏出不了事,你别担心,只是可能手机没电了。”

        闵灯拧着眉头,脸色很难看,猜到了一件事,“你也联系不上他了……”

        “你先别着急。”杨振宇仔细的盯着闵灯的脸色看了几眼,这才说了实话,“我现在确实联系不上了,那边的人也联系不上了,但霍疏不可能出事,没事的,真的,我马上订机票去美国。”

        “我能去吗?”闵灯连忙问。

        “你有护照吗?”杨振宇疑惑。

        “……护照?”闵灯懵了。

        闵灯意识到自己去不了后,眼圈都红了,“我去不啊……”

        杨振宇看他这样也不好受,又看了看他冻青了的手指,叹了口气,起身去隔间的休息房间里拿了件霍疏放在这儿的一件外套。

        他轻轻披在了闵灯身上,“我先送你回去吧,我马上订机票,到那边我找到霍疏后第一个联系你。”

        “……我自己能回去。”闵灯知道自己呆在这儿可能也就是耽误杨振宇的时间。

        起身把身上披着的那件外套拿了下来,紧紧抱在了怀里,低头小声说,“你快点去吧。”

        “我送你下去,马上就去。”杨振宇点了点头。

        一直跟在闵灯身后,到了楼下看着他上了车才返回了公司,定了机票。

        闵灯再回到公寓,保安看着他的脸色都不敢多问。

        前台坐着的小姑娘,看着他回来,一路小跑在他面前,递出了个袋子,歉意道:“我……刚刚不是故意笑你的,这个……这个可以擦腿,我刚刚看你好像摔到腿了。”

        闵灯脑子里面已经混乱了,他听不清这个人在说了什么。

        耳朵里面炸开的尖音让他绕开这个人,跟着意识上了楼。

        大门滴的一声,闵灯推开门,把脏了的拖鞋留在了玄关。

        光着脚进了房间。

        沙发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霍疏给他留的作业。

        闵灯蹲下去看着霍疏给他批改的字迹,鼻子发酸。

        恍惚间,闵灯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个英文字母。

        那个昨天他在霍疏手机屏幕上记下的那个英文。

        那个女人打电话过来显示的英文。

        闵灯起身,把昨天他记下那个英文单词的草稿本拿了出来。

        他按照单词自己搜索了一遍。

        英文搜索出来的字太难,而且混合着很多英语,他本来就看的不是太懂,脑子一乱就更看不懂了。

        闵灯看了半天着急的在茶几上踹了一脚,给章丘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刚接通。

        “章丘,你帮我搜个英文。”闵灯说。

        “你这嗓子怎么了?生吞了铁丝球了你?”章丘声音听起来不痛快,“感冒了吗?”

        “嗯。”闵灯说完把字母一个个报了过去。

        “哎!你慢点儿报!”章丘无奈。

        闵灯又重新报了一遍。

        没有几分钟,章丘的声音重新从手机那边传了过来。

        “我刚查了一下,这好像是美国的一个疗养院的名字,叫什么鲁利斯……斯什么的,还有两字我都不认识,反正这名字后面跟着个疗养院。”

        “疗养院?”闵灯疑惑。

        “是啊,不过下面还搜索出了几条,这只是第一条,还有什么翻译,还有故事什么的,我也看不懂。”章丘疑惑,“你没事吧?怎么突然查这个?”

        “没事。”闵灯挂了电话。

        闵灯不信霍疏会突然关机,他有一种感觉。

        那个打电话过来笑的不停的女人,和很早以前霍疏手臂上被抠出来条条血横的是同一个人。

        他也隐约知道,那个女人,是霍疏的妈妈。

        外面的天色慢慢黑了下来,闵灯脑子困的疼,眼睛也撑不住了。

        房子的空气暖和的像是要把人淹没,闵灯蜷缩在毯子里,意识被渐渐拉走。

        手机突然响起。

        闵灯飞快的跳了起来,去拿桌子上的手机。

        看清后才发现是闹钟的响声。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晚上吃药时间的闹钟。

        闵灯起得太猛,往后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呆住了。

        他很快反应过来一件事。

        灌了水泥慢慢凝固的脑袋突然被一锤子猛烈砸破。

        闵灯睁大了眼睛,想起他今天早上吃的药好像……一直没有吐。

        他又回想了一遍,确实一直没有吐出来。

        闵灯急切起身,踢到了茶几,带翻了水杯。

        他跑着上了楼,撞开了书房的门。

        飞快蹲下身,拉开抽屉。

        翻出药瓶,因为手太抖,一粒粒药丸散落在宽大的书桌上。

        闵灯僵硬的弯腰,仔细的把药一颗颗捡了起来。

        仰头,吞药,喝水。

        咽下最后一口水,闵灯睁着的眼睛闭上了。

        书房墙上挂着圆圆的一个钟,哒哒哒的正走的欢快。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闵灯的腿站得发麻,脸上却慢慢笑了出来,眼角都笑红了。

        他缓步下楼,重新拿起了沙发旁边的手机。

        僵硬的手指带着刚刚升起的欣喜与希望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依旧没通。

        闵灯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低垂下眼皮。

        手机从他手里滑落在了地上。

        只剩一个人的房间里太过空荡,他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闵灯红着眼眶把自己埋在了柔软的毯子里,声音发闷带着咬牙切齿的狠,“霍疏你个***巴*******日****”

        静静躺在柔软地毯上散发着微弱白光的手机突然闪了闪,电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通了。

        霍疏听着闵灯那边骂他的话愣住了。

        他这才知道他家宝贝不光辣,骂人还很6……

        ※※※※※※※※※※※※※※※※※※※※

        哎哟!更新啦!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