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闵灯眨了眨眼睛,虽然不懂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但试探性的也想竖起大拇指。

        “牛——”

        “你闭嘴。”霍疏把手中的奶黄包回手塞进了闵灯嘴里,冷着眼扫过餐桌上每一个人。

        众人皆静音,目不斜视低头开始盯着自己的碗。

        沉默半响,霍疏叹了口气,偏头看着旁边,像是噎到了的闵灯起身倒了杯牛奶,递了过去。

        霍疏刚一坐下。

        闵灯又把紧张盯着他的屁股,“你痛不——”

        “不痛。”霍疏忍无可忍,又塞了一个奶黄包进他嘴里。

        恼羞成怒起身出去了。

        闵灯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接着把嘴里的奶黄包拿了出来,“他怎么啦?”

        “这你就不懂了吧。”章丘啧啧出声,“这是害羞了啊!赶紧出去哄啊!”

        “害羞?”闵灯不知道霍疏怎么突然就害羞了,但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也往门外追了过去。

        院子外面下了一夜的雪,这会儿地上全部都被铺满了。

        满地的雪白里,只有一条由一块块拼接的石砖路通往院子外面。

        闵灯辨认着地上不多的脚印,跟着走出了院门口。

        在院门的大树下看见了正背对着他的霍疏。

        霍疏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整个人就那么突兀的站在一片雪白里,疏远冰冷。

        跟周围的景象格格不入却又相得益彰。

        闵灯一直知道霍疏高,但远没有这种站在另外一个视角重新看的惊讶感觉。

        闵灯咽了咽口水后,悄悄的在地上捏了一团雪,慢慢的靠近。

        霍疏没听见身后的动静,他脑子里全是闵担心看着他的眼神。

        不是闵灯该担心他,而是他该担心闵灯。

        没人能知道,霍疏早上起来看着闵灯手心里被他自己掐出的那一道道血痕是什么心情。

        闵灯手上根本没什么指甲,手心里面的伤完完全全是死死扣紧了,一寸一寸的钝进去的。

        冰凉的雪粒炸开在他后背,霍疏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随即响起的是闵灯清亮的笑声。

        他转回身,身后是笑弯了眼睛的闵灯。

        霍疏挑眉,伸手在地下抓了一把,朝闵灯扔了过去。

        闵灯笑着躲,却没躲开。

        小小的一团雪球绽放在了他大衣上。

        闵灯见没躲开,立马弯腰鞠了一大盆雪,都没来得及捏,就撒了出去。

        霍疏被洒了满头,他隔着从天而降的细密雪花,看着不远处立在雪地里笑的开心的闵灯。

        “嗨呀!霍疏你干嘛!”章丘提着大桶子冲了出来,一桶雪直奔霍疏正面而去。

        霍疏稍微侧身躲开了,伸手抓了一大团雪掷了过去。

        雪球又快又硬,直直的砸在了章丘胸口。

        “章章!”方湫尖叫着加入了战局,揪着雪花去撒霍疏。

        闵灯见状想去帮霍疏挡,刚冲过去就被霍疏连腰抱着转了个圈。

        松散的雪花尽数落在了霍疏背上。

        “振宇兄你就气不气吧。”章丘开始拉人入阵营。

        “气死了。”杨振宇吼着笑着搂了一大盆雪砸了过去。

        霍疏成为了众人攻击的对象,他的背挡住了身后所有砸过来的雪球,他的怀里抱着笑的大声的闵灯。

        晶莹的雪粒沾在了闵灯睫毛上,霍疏低头轻轻吻去了。

        再抬头。

        两人对视一笑,皆是落到了对方心里。

        几人玩闹了很久。

        直到管家出来找他们,喊他们回去吃午饭。

        霍疏身上、发间、脖子里,甚至紧贴着身体都全是被众人扔的雪粒。

        在室外还好,一进屋里就全融化了。

        “你快去换衣服。”闵灯担心他感冒,拉着人就上楼了。

        房里暖和,霍疏根本就不冷,但就是抱着闵灯腻歪着不肯撒手。

        磨蹭了半天,看着闵灯又生气又着急,这才拿着干净衣服进了浴室。

        闵灯搂着他换下来的脏衣服,走去了放干洗机的房间里。

        他刚想摸出霍疏口袋里的东西,霍疏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闵灯吓了一跳,拿出电话,看了两眼。

        打电话过来的人署名是一串英文,他也没看懂。

        闵灯想去喊霍疏,但又想着霍疏刚进浴室就又歇了心思。

        想着电话停了,等会儿他再告诉霍疏就行。

        但闵灯没想到,那个英文名字的电话一遍遍的打。

        闵灯没办法,怕是有什么着急事,只能先接了电话。

        “喂?”闵灯小声的试探着问。

        电话那边没说话,只是传过来轻微的喘气声。

        闵灯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你好。”

        “宝贝儿你是谁呀?”电话那边突然开口,是个女人的声音,非常好听,“怎么拿着霍疏的电话啊。”

        “霍疏在洗澡。”闵灯轻声解释,“等会儿他出来我会告诉他。”

        “这样啊。”女人突然那边笑了起来,笑声特别尖利。

        闵灯吓得在原地都跳了跳,他还没反应过来。

        “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呀?”女人那边又问。

        “我叫……”闵灯说到一半,疑惑蹙眉,“你是谁啊?”

        “我啊?”女人又开始笑,这次却没停下来。

        一直没停下。

        闵灯心脏跳的飞快,他总觉得女人的笑声在哪里听到过。

        那种压抑又放肆的声音。

        浴室门开了,霍疏揉着头发出来了。

        闵灯见他出来,连忙把手机递了过去:“有一个女人打过来电话,我问她是谁,她没说,她在一直笑。”

        霍疏的脸色瞬间变了,他几乎是抢着从闵灯那里把手机拿了过来。

        闵灯没料到他有这么大动作,被他的力气带着往前一个踉跄。

        撑着墙,站稳后,不解的看着霍疏走远的背影。

        他先仔细的把霍疏的衣服放进了干洗机后,接着蹙眉开始想着电话里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闵灯想了半天,脑袋都想痛了。

        “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找了半天了都。”章丘斜靠在门口,疑惑看他,“外面包饺子呢,走吧。”

        闵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怎么了?”章丘发觉不对劲。

        闵灯依旧没说话。

        “得。”章丘一摊手,“又哑巴了,你这破毛病还没好呢?”

        章丘知道他这个毛病,也没多说,直接拉着人下了楼。

        方湫也发现了闵灯的不对劲,按平常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话停了下来。

        小声细致的给闵灯讲解包饺子的方法。

        闵灯安静包了一会饺子,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他没反应过来,倒是章丘先发了功。

        “霍老板换完衣服了啊。”章丘斜眼瞅着他,“你怎么弄我家宝贝儿了?半天不说话了都?”

        霍疏轻微拧着眉,伸手拉了拉闵灯的臂弯,“闵灯……”

        闵灯低头按着手心里的饺子皮,没回头看霍疏。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但那个女人的笑声,还有突然变了脸色的霍疏都让他感觉到了不安。

        那个女人为什么能让霍疏产生那么大的变化。

        闵灯仔细思考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

        他可能是吃醋了。

        “别按了。”霍疏拉住了他的手,蹙眉拉着人到了客厅。

        闵灯没有动作,只是跟着他走。

        “手心疼不疼?”霍蹙眉低头小心的清理着他手心里的面粉。

        闵灯拧了拧眉,强硬的把胳膊缩了回来,背在了身后。

        霍疏盯着他的眼睛,两人面面相觑。

        最终是霍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霍疏说。

        闵灯皱眉,他不知道霍疏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他想从霍疏嘴里听到的并不是这个。

        “我知道你不是想听这个。”霍疏重新拉回了他的手,从桌子上抽了一片纸巾,低头仔细得一边给他擦一遍解释,“我只是没想好……没想好该怎么跟你说。”

        闵灯蹙眉。

        “我不是瞒你,我是……”霍疏声音很低,“我只是在回避自己……”

        “……不是。”闵灯用自己的手握紧了他的手,“我不是想让你告诉我些什么,我只是……只是……”

        闵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刚的霍疏。

        那一瞬间变了脸色的霍疏给他的感觉是陌生,那个女人的笑声像是把他和霍疏之间劈开了一道距离。

        他会担心他抓不住霍疏的手。

        他只是会感觉到不安。

        “我都知道,你别担心。”霍疏认真盯着他,压低声音,“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只要你想知道,你随时可以问我。”

        “嗯。”闵灯点头,他能听懂,也能理解。

        两人看着看着要抱在一起的时候。

        “行了,亲一口得了。一直腻歪什么呢?”章丘突然凑了过来。

        坐在桌子上,看了看闵灯,又看了看霍疏,挑眉讽刺:“这是和好了?霍疏你别看着我家闵灯好哄就放肆了。”

        “不会的。”霍疏轻笑着捏了捏闵灯的手心。

        “行啊,我盯着你呢。”章丘威胁完了,想了想又说,“你俩这关系也算定了下来,什么时候抽空见见家长啊?闵灯不是去你们家了吗?你也该来我们家拜拜山头了吧?”

        “那是当然的,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霍疏笑。

        “咱们家人不多,就一老太太。”章丘说,“但老太太就是祖宗,你得好好表现。”

        “我应该喊章院长什么。”霍疏虚心求教。

        “闵灯的妈你说你该喊什么?”章丘反问。

        “喊妈?”霍疏继续不耻下问。

        “这只是见家长,轮得着你就喊妈吗?”章丘翻了个白眼。

        “您说。”霍疏笑着问。

        “兄弟,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章丘咳了两声,“你既然……既然已经跟了咱们家闵灯,那肯定就是见婆婆了。”

        “…………”

        霍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当然了,你要是害羞,喊丈母娘也是可以的”章丘拍着他的肩膀又补充,“有些事咱们心知肚明的就行了,不用分的那么清。我理解,男人嘛,面子嘛。”

        “…………”

        “你说是不是啊,弟媳。”章丘最后完美结尾。

        ※※※※※※※※※※※※※※※※※※※※

        哟,更新啦!

        非常感谢大家支持正版~

        给大家推荐我基友写的古耽呀,喜欢可以去看一看。

        《追求自己的正确方式[修真]》by绵羊耳朵。

        文案:

        晏正英神魂归位后,另一半魂魄从异界带过来一个“玛丽苏光环”。从此,这位修真界小透明的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先是脑子不太好使的同门傻x小少爷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再是莫名其妙被路人抓着要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就连大反派都对他怀抱偏执的占有欲。

        晏正英冷汗涔涔:我只是路过想救个师弟而已……

        然而万人迷的光环走到哪照到哪,晏正英又烦又气,偏偏很无奈。

        直到遇到那位俊俏的公子哥,晏正英恍然大悟,原来玛丽苏光环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他们谈一场倾世的恋爱!

        他迫不及待搓手手,发动光环,发动,发!

        ……等等,他光环呢?怎么发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