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就在闵灯还在苦苦思索的时候,霍疏已经睡着了。

        双手紧紧圈抱着闵灯的腰。

        “啊……”闵灯终于想了起来,他偏头去看。

        霍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缓悠长。

        已然是睡着了。

        闵灯突然有些想笑,他没想到霍疏能听见他和姚医生打电话。

        更没有想到霍疏能隔这么久还念念不忘。

        “他是我的医生啊。”闵灯悄悄贴在了霍疏耳边说。

        埋在闵灯颈窝里的霍疏轻轻的抿嘴笑了笑。

        “晚安。”闵灯又伸手摸了摸霍疏的额头,好像还是有点烫。

        他不敢睡死了,每隔十分钟起来看霍疏的情况。

        还好霍疏的情况没有更严重,第二天一早,霍疏的烧就退了。

        倒是闵灯困的睁不开眼,吃早饭的时候头不住的往下点。

        霍疏心疼的不行,想说自己这是为了什么。

        工作不是必需品,闵灯才是。

        他不想因为工作的关系,让闵灯担心。

        过年前两周,霍疏给公司里最后一批本地的员工彻底放假了。

        按照以往,过年他都在往外面跑。

        就为了他妈那句话。

        霍疏抱着闵灯在家躺了几天,开始计划着拉着人出去玩。

        两人一起选了一天,定下来去温泉山庄玩。

        这天章丘过来看闵灯,闵灯说起了这个事。

        “去哪儿?”章丘喝着茶,“泡温泉?”

        “嗯。”闵灯搂着毯子点头,“霍疏说叫什么温泉山庄。”

        “就你俩去啊?”章丘拧着眉头,“那不行,我也得去,我不放心。”

        “好啊。”闵灯欣然应允。

        他倒不是担心章丘放不放心,只是觉得一起出去玩难得。

        霍疏瞪着眼睛知道这个消息后,和闵灯单方面冷战了一分钟。

        最后抱着人亲了十分钟,想通了。

        反正也就章丘一个人,大不了他给人单独定个楼,打扰不到什么。

        当天楼下,骑着粉色小电瓶的章丘如约而至。

        停下车后,车后座先跳下来个有着俏丽笑容的姑娘。

        霍疏脸黑了。

        “灯灯新年好!”方湫过来,笑得开心。

        “你也新年好。”闵灯也笑眯了眼。

        他很久都没有看见方湫了。

        “希望你越长越高,身体健健康康!”方湫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大红包递了过去。

        闵灯一瞬间以为方湫从兜里掏出了个砖头。

        红包都快撑裂了。

        “太多了……”闵灯讶异的不敢接。

        “没事没事。”方湫硬是塞了过去,“撒着玩儿呗。”

        “我们去几天呢。”闵灯提醒她,“过年前一天才能回来,你跟你家里人说过了吗?”

        “没关系啊,我家里人从来不管我的。”方湫笑容里看不出什么。

        倒是一旁的章丘听到这话脸色黑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车停在了他们面前,很快下来一人。

        “霍老板!我来拜年啊!”杨振宇提着大包小包,从车上冲了下来。

        霍疏:“……”

        霍疏的脸彻底黑了。

        “哎!你们这是去哪儿啊?”杨振宇问。

        “去泡澡,一起吗哥们儿?”章丘笑了。

        “行啊!”杨振宇揽上了章丘的肩膀,哥们儿长哥们短的,立马熟悉了。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

        霍疏的脸色也就越来越不好,他抱着闵灯难得小心眼抱怨:“那地方就让给他们了,我们重新去一个地方。”

        闵灯哭笑不得,抱着他拍了拍他的背。

        “……好吧。”霍疏妥协,突然把人抱起来,转了个圈。

        闵灯被吓了一跳,但好脾气的落地也只是笑着。

        “出发!”方湫声音响亮。

        一共两辆车,霍疏和闵灯一辆,杨振宇章丘和方湫一辆。

        驱车到地方已经下午四五点了,这边太阳落的早。

        车道盘着山,一路开上来。几人下车,正好赶上落日。

        众人站在了车顶上,目送着巨大的太阳。

        也迎接着新的一年。

        寒风凛冽,山上的落日余晖洒在了每一个人的脸庞。

        脸上细细的绒毛都沾染上了金色,每个人都像是在发光。

        “真漂亮啊……”方湫喃喃自语感叹。

        太阳慢慢要落下去的时候,方湫突然尖叫出声。

        “章章,快亲我!”方湫跺着脚,仰起了头。

        章丘嘴里骂着幼稚,倒是顺从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霍疏笑着看着站在身旁的闵灯。

        看着落下去的暖黄色光芒掠过闵灯发顶,睫毛,鼻尖,嘴角。

        “新年快乐。”霍疏低头轻缓亲了下去。

        杨振宇叹了一口气,自己跟自己说了句新年快乐。

        “行了,新年快乐!”章丘搂着杨振宇,吧唧在他脸上就亲了一口,“下次自个儿带女朋友,大老爷们伤感矫不矫情。”

        方湫看着眼热帅哥,立马蹦着:“我能亲吗?我能亲吗!”

        “不能。”章丘黑了脸拖着人往前走。

        山庄门口站着穿着西服等着他们的管家,看着他们几人蹦蹦跳跳的来,笑的开心。

        鞠躬问好,领着他们进了山庄。

        这地方说是山庄其实就是一个格外大的大院儿。

        从中式的大门进去倒是很空旷,里面建着几层小楼,看着古意盎然,悠闲雅致。

        “好地方啊。”章丘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

        每个人很快分好了房间。

        时间不早了,几人把行李都放在各自的房间后,就下来吃饭。

        客厅里雕龙画凤的大圆桌上饭菜已经齐备,菜的香气四溢,

        众人落座,笑的笑,闹的闹。

        杯中的酒是这边特意酿的果酒,闵灯喝了几口,觉得甜。

        不知不觉间自己这边的一壶都给喝光了。

        霍疏挑眉把自己这边的一壶酒递了过去,果酒的度数低,他尝过。

        但连喝两壶,不说能醉,但也微醺。

        霍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吃到一半,窗外开始下起了雪,一片一片洁白轻盈像是鹅毛。

        “缘分这个字挺妙的,我们这几个人能聚在一起其实就很奇妙,但这就是缘分。缘分到了。”章丘举杯,“没什么好祝的,就祝大家每天快乐吧。”

        “新年快乐!”方湫笑着站了起来。

        众人皆一齐举杯,一旁壁炉里炸着火星子照亮在每个人的脸上,熠熠生辉。

        晚饭结束,几人相互敷衍的笑了笑,在客厅呆了半个小时左右,实在笑不下去。

        转身各自翻了个白眼也就散了。

        毕竟长夜漫漫,不可辜负,房里还有个温泉等着呢。

        各自的房间后面有一条小廊,走过去别有一番天地。

        天地里进去入眼是一个巨大的水墨屏风,绕过就是氤氲着寥寥白雾的小汤泉。

        闵灯被热气蒙的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吹了一口白雾。

        “下去泡会儿吧。”霍疏环搂着他的腰。

        慢慢帮他脱掉了外套,解开了衬衣扣子。

        拉下了裤子。

        闵灯也低着头,红着脸帮霍疏脱着衣服。

        两人下水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我帮你搓背。”霍疏轻咬在了闵灯脖颈侧。

        放在背上的手慢慢的就变了地方……

        也许是甜甜的酒精挥发了出来,闵灯呼吸间甚至觉得雾气都是甜的。

        闵灯在霍疏手里弄了出来,绷紧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始呼吸。

        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霍疏粗喘着贴在他耳边,低声询问:“可以吗?”

        闵灯脑子迷糊了,喘着气点了点头。

        霍疏抱着人,放在了房间里旁边的榻上。

        霍疏手往下移的时候,闵灯心脏跳的飞快。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在兴奋。

        冰凉的液体被霍疏挤在了他身后,闵灯抓紧了霍疏的胳膊,呼吸开始急促。

        他张了张嘴,想喊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

        房间顶上的灯骤然熄灭,一瞬间的黑暗让闵灯心里发慌。

        心脏越跳越快,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只有几秒。

        闵灯恍惚间,眼前黑影闪过。

        女人尖利的喊叫声和男人暴躁的叫骂声,还有皮带抽打在皮肤上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边。

        闵灯猛地蜷缩住了身体,脚蹬在了霍疏腰间。

        灯重新亮了。

        这边地上都铺着大小不一的鹅卵石。

        霍疏没设防,这么猛的被踢下来,尽管反应得当,手撑了一下。

        但还是屁股着地,疼的他脸色立马变了。

        闵灯喘着气,手指紧紧的抠住了手心。

        灯亮了起来,他也很快反应过来,见地上的霍疏,吓得不行。

        连忙下了榻,着急的伸手去扶霍疏。

        “对不起,对不起……”闵灯慌乱的脸色苍白,不住的道歉,“对不起,我只是……”

        “没事,没事……我没事啊,你别怕。”霍疏蹙眉拉住了闵灯控制不住,不停在颤抖的手,把人抱在了怀里。

        他知道闵这会儿不对劲,没有再多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拍打着闵灯绷紧的后背,“别怕……别怕…没事了……”

        闵灯喘着气,手攀在霍疏脖子上,紧紧的贴着人,根本说不出话。

        闵灯这天半夜做了很久都没有做过的噩梦。

        怕的醒了过来,手心里被自己掐的满是淤青。

        霍疏把人重新哄睡着后,蹙着眉,自责又后悔。

        第二天一早,也许是温泉水太舒服,也许是气氛刚刚好。

        都难得能有这么个休息时候,大家起的都很迟。

        但霍疏和闵灯格外的迟,因为一早上闵灯发现霍疏走路姿势不对。

        他拉下霍疏裤子才发现霍疏半边屁股上全是淤青。

        闵灯蹙眉,知道这是昨天晚上他把人给踢在地上的结果。

        霍疏借着这个事儿装可怜,大早上抱着人占了不少便宜。

        霍疏和闵灯起床弄完,下楼出来,餐厅里其他三人早已经落座,已经开始吃早餐。

        “你俩昨儿干嘛呢?这么迟才过来?”章丘剥着一颗鸡蛋,斜眼打量着姗姗来迟的霍疏和闵灯。

        “灯哥坐这儿。”方湫笑着喊。

        闵灯看着桌子下拖出来的实木凳子,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霍疏。

        霍疏坐下去的时候,脸色没有什么改变。但架不住闵灯内疚又自责。

        “没事吧?”闵灯小声的凑过去问。

        “没事儿。”霍疏也低声回答。

        “……昨天晚上是我不好。”闵灯压低声音把手上剥好的鸡蛋递了过去,“你现在还痛吗?”

        “没事了,别担心。”霍疏给他盛了碗粥。

        听完全程一旁咬着鸡蛋的章丘愣住了。

        方湫手上的勺子也掉在了碗里。

        杨振宇夹丸子的筷子直接被他自己掰断了。

        两人没有发现桌上气氛的改变,依旧腻歪着。

        “我早上看好像有点肿。”闵灯也帮他盛了碗粥,“等会儿还是拿点药涂一下吧。”

        “真的没事了,你早上帮我不是揉了吗。”霍疏说完,转头想去给闵灯拿放在另一边的奶黄包,这才发现了桌子上众人的不对劲。

        他刚想开口问,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和闵灯的对话。

        脸以飞快的速度黑了。

        “…………”

        霍疏咬了咬牙,试图解释:“不是你们——”

        章丘脸色涨得通红,硬生生的把鸡蛋咽了下去。

        以头抢地,伸出了个大拇指冲着霍疏,大义凛然并佩服之极:“兄弟牛逼。”

        杨振宇不敢置信,喃喃自语:“牛逼大了。”

        方湫掩面哭泣,站错cp:“…牛逼。”

        一旁端菜的阿姨,乐呵呵的,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见他们都说完,也举起了个大拇指,冲着霍疏,“牛逼。”

        霍疏:“…………”

        ※※※※※※※※※※※※※※※※※※※※

        来大家一起喊!

        霍老板牛逼!

        更新啦!

        非常感谢各位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