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霍疏更得一口气差点没能喘上来,看着闵灯无语凝噎。

        两人就那么直愣愣的瞪了半响。

        还是霍疏先扛不住,无奈笑了:“眼睛大了不起啊。”

        “啊?”闵灯眨了眨眼睛。

        霍疏:“……”

        “故意的是吧。”霍疏差点被他眨起了火。

        “……啊?”闵灯又眨。

        “……晚安。”霍疏认输。

        “……晚安。”闵灯见霍疏并没有其它事,也就疑惑的脱鞋上床了。

        房间里大灯被按熄,只留了床头一盏小灯。

        闵灯侧过身,旁边的霍疏今天|朝另一边睡着,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看着看着却渐渐屏蔽了呼吸。

        霍疏穿了个背心,这会儿侧躺着。被子只盖到腰间,露出来的流畅有力的肌肉上被灯光覆盖了浅浅的一层蜜色。

        随意搭着的肩膀到指尖都透着勾引。

        闵灯一点点看过去,视线凝结在了霍疏后背突起的肩胛骨上。

        闵灯吞了一口口水,脖子开始发热,他伸手抓了抓。

        冰凉的手指在脖颈上带起一片麻意。

        闵灯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眼睛越发移不开,手也无意识的抓紧了枕边。

        霍疏突然翻身过来,闵灯吓了一跳,迅速平躺。

        抓着枕边的手悄然蜷缩,拼命的压抑着快控制不住的喘息声。

        “睡了吗。”霍疏低声问。

        “就睡。”闵灯回答。

        房间重新陷入了安静。

        “那个……”霍疏又开口。

        “干嘛……”闵灯蹙眉翻了个身,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

        “我——”

        “你闭嘴。”闵灯蹙眉出声,霍疏的声音就是导|火索。燎得他浑身难受。

        一直半夜凌晨,两人都没有睡着。

        一人咬牙切齿猜来猜去电话对面西门庆是谁。

        另一人浑身燥热在床上蹭来蹭去又不得章法。

        两人这也算是同房异梦了,这样的感情注定出现裂痕。

        果不其然一大早。

        霍疏骤然转醒,看着旁边床上早已冷却的被子,顿时悲从中来。

        现在不光晚上背着他打电话,就连清晨五点的第一缕阳光都见证了他的绿帽子。

        与卧室悲凉气氛不同的是,这会儿站在厕所的闵灯眼神呆滞,看着自己手上拿着一条内裤。

        准确的说,是一条刚洗过的内裤。

        水滴一点一点的落在地上,砸出漩涡。闵灯眼前闪过一片片白光,白光里裹着的是撑着手臂的霍疏,低声喘息的霍疏,蹙眉的霍疏。

        闵灯昨天悄悄把被子掀开,冻了十来分钟,身上的火才算熄灭。他没想到一大早起来就发现内裤湿了。

        还有刚刚才想起来做的梦的片段。

        霍疏翻身下床,急促的走去厕所。在厕所门前却停住了,徘徊往复。

        厕所里的人久久没出来,也没声音。

        大早上实在太早,脑子里血液供给不足。

        霍疏难得冲动,越想越觉得要问清楚,

        他伸手敲门,“闵灯?”

        厕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回应,“……干嘛。”

        “我有件事问你。”霍疏说。

        “等我——”

        “我今天等不了。”霍疏边说边推开了门。

        闵灯来不及阻拦,拿着内裤的手仓促间只能背在了身后。

        厕所空间不大,平时霍疏进来都显得拥挤,别提两个人挤在一起。

        空气全被压了出去,空间在缩小,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接近。

        闵灯哆嗦着抓着手中的内裤,不住的往后退。

        就在后背碰上了冰凉的墙体的时候,霍疏伸手将人拉住了。

        “有……什么事你说啊……”闵灯紧张低头,不敢看他。

        “闵灯。”霍疏严肃发问,“你老实交代。”

        “……啊?”闵灯抬头茫然。

        “你别装傻。”霍疏咳了一声,“坦白从宽,抗拒……抗拒我也没办法。”

        闵灯看着霍疏的表情,心里顿时一惊,他晚上做那个梦的时候能发出声音了吗。

        霍疏听见了?

        他说什么了吗?

        闵灯紧张的头上汗都出来了,霍疏亦是。

        双方对峙。

        两分钟后。沉默。

        三分钟后。沉默。

        最终两人谁都没忍住,同一时间抛出筹码。

        “我就是梦见你做引体向上而已。”

        “这几天和你打电话的男人是谁。”

        厕所两人同时安静,又同一瞬间惊讶发问。

        “什么打电话的男人?”

        “梦见我做引体向上?”

        闵灯:“……”

        霍疏:“……”

        闵灯小心的拿着手上的东西,想绕开他走。

        “你手上拿的什么。”霍疏随口问。

        “没什么。”闵灯这会儿脑子乱了。藏着内裤就想往外走。

        “等会儿。”霍疏把人拉住,脑子也乱的差不多了。

        “你——”

        “我做了几个引体向上?”霍疏问。

        闵灯脑子成功死机。

        一条刚洗干净的内裤,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两方大气都不敢出,霍疏胆战心惊的看着闵灯脸色越来越红,眼看闵灯拳头就捏紧了。

        男人大早上起来洗内裤,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都没看见。”霍疏说完弯腰捡起了内裤。

        出门转弯给晾阳台上去了,反应之迅速,机智又敏捷。

        爱情使人盲目这句话真不是瞎说的,是瞎了的霍疏说的。

        一直到去上班,闵灯都没有开口跟霍疏说过一句话。

        这次是真生气了。

        霍疏理亏,一路上讨巧卖乖把人送进餐厅,又毫无脸皮的凑在他身边蹭着贴着。

        “衣服给我吧。”

        “还没上班呢。”

        “喝点什么吗?”

        “手冷不冷,我帮你捂会儿。”

        闵灯忍无可忍,却又没法发作,餐厅同事都在周围。

        霍疏不要脸,他还得给他留着。

        餐厅里隐藏在各处,悄无声息观察着这边的服务员小姑娘都疯了。

        霍疏平时看着平易近人,没事还跟他们笑着打招呼。眉眼带笑看向你却又带起一片冰雪风暴,冻得人一个哆嗦。

        所以小姑娘们都知道这人眼睛里就没有真正看到谁过,什么温柔脾气好都他妈是假象。霍疏这种面相不笑,别人不躲着就是万幸。

        现在的霍疏更像是一座永不会喷发的死火山,依然冷漠疏离。但内里包裹着滚烫的岩浆,伸出去的手永远温暖合适。

        那个被牵着手的人呢

        还在发脾气呢。

        “行了你,大早上再吓到我。”章丘瞪着闵灯,“别臭着张脸了,人都被你赶走了。”

        闵灯没说话,重重的切着刀下的土豆。

        “到底怎么了?”章丘又凑近,低声耳语,“夫妻生活不和谐?”

        闵灯本来面皮就薄,早上被霍疏戳穿就已经恼羞成怒了,这会儿章丘又说到他的死穴上。

        手上刀起刀落,案板都差点被切碎。

        章丘吓得跳的老远躲开了。

        到下班都不敢在闵灯身边凑近。

        在更衣室换好衣服,闵灯刚把拴着绳子挂脖手机他在脖子上电话就打了进来。

        霍疏打过来的。

        闵灯叹了一口气,接了电话。

        “下班了吧。”霍老板那边听着声音很低。

        闵灯耳边一阵酥麻,嘴里张开却不知道说什么。

        觉得霍疏实在太讨厌了,就喜欢勾引人。

        “拿着手机说话手冷,你用耳机。”霍疏又说。

        “我没——”

        “我放你大衣上面的那个袋子里了。”霍疏早有预谋。

        闵灯无语,手探进袋子里,果然摸到了带着凉意的耳机。

        他戴上耳机,把手和手机一起塞进了大衣厚实的口袋里。

        走进后厨,从后面的后门走去。

        餐厅里的人员一般从餐厅正门离开的。

        闵灯以前因为负责最后的后厨清理事宜,从后厨门离开更为方便。

        虽然他现在不是在那个岗位了,但霍疏的司机每天过来接他这件事,闵灯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

        所以自然不能从餐厅正门口上车。

        闵灯虽然没有怎么接触男人和男人这个群体,但也知道这种事没那么理所当然。

        尽管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没有跟他提过这个问题,就连章丘也只是一笔带过,方湫更是表现的自然正常。

        “今天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小羊排。”霍疏轻声道,“还有你最喜欢喝的南瓜浓汤,不要生气了,笑笑吧。”

        闵灯悄悄笑了,嘴里却冷哼了一声。

        关了后门,他把脸埋在了围巾里,走了两步快要跑起来。

        “哎哟,有没有人呐!”

        一道沙哑虚弱的声音在狭长逼仄的小巷深处传了过来。

        闵灯停住脚步,下意识抓紧了兜里的手机,偏头朝里看着。

        “怎么了?”霍疏问。

        “不知道,有人摔倒了。”闵灯疑惑朝巷子深处走去,却也顾忌着,不敢离得太近,打开了手机光照着。

        借着手机光闵灯看见了跌倒在一片垃圾中面色痛苦的老头。

        老头手下还撑着一个垃圾桶,应该是试着爬起来却没有成功。

        “刚刚那猫突然跳出来,把我给吓着了。”地上的老头哎哟哎哟的说着。

        闵灯往前走了一步,想去把人拉起来。

        “我腿不好,爬不起来,还好有你这个好心人。”单怀装着装着,突然笑了出来。

        闵灯没说话了,耳机里霍疏也没再说话。

        两人皆发现了不对劲。

        再开口时,霍疏声音严肃的吓人。

        “闵灯,别扶他。”

        “闵灯,走出巷子。”

        这两句话说迟了,闵灯透过男人过长的脏乱额发,看清了那双眼睛。

        那双盯着他开始笑的眼睛。

        头皮发麻,胃里也因为紧张开始痉挛,冷汗在寒风里不停的往外冒。

        与此同时,跟这边按了暂停键的默片不同的是,相隔不过一百米的小巷外面的大街。

        司机正接过小贩手中热气腾腾的烤红薯,乐呵呵的等着他该接上车的人。

        “扶我一把吗。”单怀抬头笑着,朝闵灯伸出了他滴着血的蛇信子,“小灯把我忘了吗?”

        ※※※※※※※※※※※※※※※※※※※※

        抱歉抱歉!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

        今天的更新我一定在凌晨,老子就不信了。

        沙雕文里不存在出事,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