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就在房间里俩人已经谈到以后生的孩子该和哪家姓的时候。

        闵灯阴沉着脸,带着一阵厉风冲进了房间,用准确利落的拔萝卜的手法,提起了章丘的头,转身往外拉。

        “哎!小崽子你给我撒手!”章丘直不起腰,只能佝偻着背,龇牙咧嘴的朝上吼。

        “你……你不要乱说。”闵灯声音依旧很小,即便生气都不是很大。

        只是抓着章丘脖子的手不松分毫。

        “闵灯,松手。”霍疏蹙眉过去拉他的手,“你昨天手上刚戳破了一个水泡。”

        闵灯不愿意放手,但架不住霍疏力气大。

        硬把俩人给扒拉开了。

        “亲娘姥姥的,老子这十几年的哥算白当了。”章丘揉着脖子,几乎抹泪,“真是娘不如媳妇。”

        闵灯拧眉反驳:“你不是我娘。”

        章丘伤心欲绝:“我也没你这个儿子!”

        霍疏在外人面前惯常是一派温和,这会儿又绷不住皮了,眼角眉梢都是乐呵:“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一家人,别这么怒气相对。”

        章丘:“……”

        闵灯:“……”

        闵灯突然想笑,瞪着眼睛左看右看,最后笑了出来。

        章丘憋了半天,也扭过头悄悄的笑了。

        章丘不傻,闵灯的变化他可能是看得最清楚的那一个人。

        不是说闵灯有多么大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而是一种缓慢又生机勃勃的成长。

        闵灯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他会笑了,会主动表达自己的声音,会打会闹。

        会主动掐他这个哥哥的脖子。

        他以前拦着霍疏无非是因为害怕,怕霍疏给闵灯带来坏的影响。

        但至少现在看来,霍疏才是唯一拉住了闵灯手的那个人。

        中午休息时间没等三人笑够就结束了,霍疏和闵灯皆是一步三回头,以一句再见,一句你先走的矫情样子在分别。

        “你俩能不能行了?鱼离不了水了是吧?”章丘就看不惯他们俩腻腻歪歪做作的样子,出言讽刺,“是不是感觉有东西掐住了咽喉管,是不是感觉不能呼吸?”

        “是。”霍疏笑着答。

        “想吻别就直说。”章丘不屑。

        霍疏轻咳了一声:“闵——”

        闵灯当即转身跑了,红着后脑勺。

        章丘摇头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去。

        两人并排走在回后厨的长廊上,章丘想了想开口:“姚医生那边联系上了,他回他老家那边,就是隔壁市去了。不过他可能不方便过来,要是你要跟他见面,你得去他那边。”

        闵灯蹙眉,表情犹疑。

        他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紧张不安,何况是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刚刚把联系电话发在你手机上面了,你这几天先跟他沟通,看看需不需要见面。”章丘说,“如果需要去他那儿,我和你一起去。”

        闵灯没做回应,章丘就当他默认了。

        一天时间转瞬而过,工作完,晚上下班。

        闵灯照例走出那条巷子,跟来接他的司机打了招呼。

        刚上车,宁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自从那天和宁慧见过之后,宁慧有事没事就喜欢跟他打电话,几乎天天都给他打。

        聊很平常的话题,问很奇怪的问题。

        闵灯就因为躲她,本来就不爱带手机,因为这事儿把手机撂家里好几次了。

        但任然阻挡不了他回家后宁慧再给他打电话。

        但其实这些都没有关系,主要是闵灯通常不喜欢跟不太熟的人讲话,一紧张还容易结巴。

        但宁慧出其的很健谈,闵灯就算不说,她也可以一直说。

        有时候拉的闵灯还不得不说。

        闵灯认真的听着电话里宁慧的声音,眼角突然跳了跳。

        他突然偏头,恍惚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一闪而过。

        闵灯转过身,透过后车窗看出去,后面的路上只有紧跟来着的车。

        电话里的声音将出神的闵灯拉了回来,他疑惑的又朝后看了看,依旧什么都没看见。

        不止这一次了,闵灯因为性格关系,一向对他人的视线很敏感。

        不是他的错觉,是真的有人在一直盯着他。

        单怀蹲在路边,摸着自己那条瘸了的腿,透过脏污打结的头发,眼色阴沉的看向了那辆早已开远的小车。

        他在这儿已经连续蹲了一周多了,一点点机会都摸不到。

        餐厅门口有保安,他根本混不进去,餐厅后厨巷子那儿的门又是锁着的。

        就连每天晚上闵灯独自从后门出来,都有一个司机在只有十几米的地方守着。

        他找不到任何漏洞。

        单怀暴躁又软弱,他不怕闵灯,因为闵灯从来都不会反抗他。在他眼里,闵灯依旧是十几年前只会缩在墙角的闵灯。

        但是他害怕任何一个,但凡比他高那么一点点的男性。

        霍疏接过闵灯手上拿着的书包,蹙眉伸手擦了擦他鼻尖上的汗,“怎么跑上来的?”

        “我急着上厕所。”闵灯一股脑的摘了围巾、大衣扔在了他身上,跑着进了厕所。

        霍疏把闵灯的衣服放好,兜里电话响了。

        宁慧打过来的。

        两人打了招呼,宁慧就直接了当的进入了主题。

        “下周五我就走了,这几天在我和闵灯的交流和聊天中已经确定了他现在的心理状况。”宁慧说,“药我明天让振宇给你带过去,你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药物副作用会让患者可能出现的较大反应。”

        “对身体有伤害吗?”霍疏蹙眉。

        “因为药物的关系,他可能会产生过度镇静,也就是所谓的嗜睡,睡着了不容易醒来,身体没什么力气。情绪也可能抑郁焦虑,在初期还有可能加重原有的心理状态。因为难受,他还可能会抗拒服药,对治疗产生抗拒心理。”宁慧说的很仔细。

        “其实我是建议住院观察的,国内有很多针对类似病人的机构都是专业的,无论是人员还是设备。”宁慧说,“但是针对闵灯的状况,他待在你身边可能会更好。但是一旦出现不可控的情况,打电话给我。”

        “好。”霍疏回答。

        “他一旦开始服药,工作方面可能进行会有难度。这是意思是,他不可能再进行餐厅的工作。而你可能得多抽一点时间陪在他身边,以免不能及时发现不对劲。”宁慧又说。

        “霍疏?”房子里闵灯突然喊。

        “怎么了?”霍疏推开虚掩的房门,探头进去。

        “行了,注意事项我发微信给你。出现任何事,你可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先挂了。”宁慧说

        “我的手机你放哪儿了?”闵灯问。

        “沙发上。”霍疏挂了电话,脱鞋进门,“你前些天有几次是不是没把手机带在身上?”

        “上班规定不能玩手机。”闵灯说,“我带着也没用。”

        “以后一定要带。”霍疏说完看着闵灯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没放在心上。

        每次早上他都把闵灯的手机塞在他大衣口袋。

        但也就转眼的功夫,闵灯不知道是嫌沉还是嫌麻烦,通常都趁他不注意塞在房间某个角落。

        现在出门没有谁不带手机。但偏偏闵灯不喜欢带,也不感兴趣。

        这事随便安在哪一个孩子身上,家长估计得高兴疯了。

        但闵灯不行。他情况特殊,霍疏担心遇上什么事闵灯不能及时的联系到自己。

        闵灯把姚医生的电话号码保存下来后,就去拿衣服洗澡了。

        霍疏一个人留在客厅,眼皮直跳。

        这两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着要给闵灯吃药这事儿,总是心神不宁。

        坐立不安,挪来挪去。

        霍疏干脆趁着闵灯洗澡,下楼开车去手机营业厅买了个手机壳。带脖绳的那种,可以挂着。

        买完东西又回来,前后不超过20分钟。

        闵灯正好从浴室推门出来,看着他裹着一身冷气,穿着在外面穿的大厚羽绒服,疑惑问:“你干嘛去了?”

        “给你。”霍疏把手上的手机壳扔了过去。

        “什——”闵灯手忙脚乱的接住隔空抛过来的东西。看清了,惊讶道:“兔子?”

        “我问过他们,说是没有那个虫子的,就拿了这个。你等会去把你手机套上,天天给我挂在脖子上,不准拿下来。”霍疏威胁的点了点他的额头。

        “你帮我弄吧,电视开始了。”闵灯没所谓的把手机套给扔了回去。

        霍疏叹了一口气,任劳任怨的去把手机壳给装好了。

        又挂在闵灯脖子上挂了挂,“还行吧。”

        闵灯低头看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绳子,觉得像小孩儿,太幼稚了。

        但霍疏看着对这个绳子还挺喜欢的,他也没说什么,转头去看电视了。

        霍疏没有工作的时候,一向睡得早。

        闵灯看着霍疏进了卧室后,也没关电视,拿着手机悄悄的进了厕所。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跟霍疏说他要治病,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所以跟姚医生打电话,只能背着霍疏。

        他总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霍疏刚上床躺了一会,想起身去上个厕所。

        走到厕所前,厕所门是关着的,闵灯应该在厕所里。

        他刚要走开,却听见了厕所门内传来闵灯的有些闷的说话声。

        像是在跟人打电话。

        霍疏蹙眉在厕所门边站了一会儿,虽然觉得不对劲,但也没过多在意。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一连三天,每天晚上闵灯都背着他在厕所里打电话。

        霍疏紧张了,害怕了。

        于是每天不经意经过厕所时十来回,打探敌情。

        第三天后才勉强摸到门内那个人的一点点资料。

        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个男的,而且还特能聊。

        因为闵灯都不怎么说话,只是偶尔的应着嗯哦好的。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霍疏在一次又一次的独守空房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家庭危机。

        在又一次经过厕所门返回卧室,霍疏抱着被子靠在床上,静静流泪估摸着时间。

        十分钟后。

        闵灯脚步轻缓的进了卧室,看见他靠在床上,明显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没睡?”闵灯惊讶。

        “因为寂寞。”霍疏回答。

        闵灯:“……”

        闵灯想了想,亲切发问:“晚饭吃撑了?”

        ※※※※※※※※※※※※※※※※※※※※

        大家晚安!

        非常感谢大家支持正版。!

        继父的事应该就在后两章能够解决了。不要紧张哦。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给我扔的地雷。

        朴智旻他老婆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9-2823:44:07?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2910:44:29?

        煮桑久吃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913:49:17?

        湖不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3001:05:07

        ?哎呀呀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12:41:11

        ?无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17:22:15?

        邵爹的爱妃xplus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3018:58:40

        ?邵爹的爱妃xplu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19:02:52?

        邵爹的爱妃xplu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19:03:49?

        不要怀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20:06:15?

        杜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3020:07:11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118:17:10?

        楚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118:35:28?

        大,大,大金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119:04:22?

        喃喃自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120:18:37?

        麻雀不吃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208:11:25?

        聂大的头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10-0222:35:37?

        麻雀不吃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223:37:32

        ?3037202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0223:39:52?

        宁款扉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