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闵灯沉默了一会儿,撅起了一边屁股。

        霍疏笑着把手拿了出来,还趁机飞快的在他屁股上轻拍了一巴掌。

        闵灯屁股一颤,耳尖迅速红了。他瞪着眼,抬手想打霍疏。

        “你现在还会打太极吗。”霍疏突然问。

        “……啊?”闵灯迟疑的收回了自己举起来的手,点了点头,“会。”

        “给我看看吧。”霍疏调整了一个姿势,拿过沙发旁边的抱枕塞在了怀里。

        把胃给压住了。

        闵灯忘了自己刚刚想干嘛,不过先站了起来准备打太极给霍疏看。

        闵灯确实会打,打的像模像样的,一静一动的招式偶尔还能带起一片风。

        霍疏笑着看了一会,拧紧了眉,伸手悄悄的放在了胃上抵着。

        在闵灯结束最后一个动作,霍疏骤然起身,跑去了厕所。

        闵灯在原地怔着,看着突然消失没影的人,慌了神。

        听着厕所里传过来的声音,腿都吓得僵硬了。

        他走进厕所的时候,霍疏正弯腰单手撑在墙上,给厕所冲了水。

        “……霍疏。”闵灯抓紧了他的胳膊。

        霍疏没说话,拍了拍他的后背,转身走到洗脸台上,冲了一把脸。

        “你怎么了。”闵灯声音很小。

        霍疏洗完脸抬起头,轻声笑了笑,“少侠功力深厚。隔山打牛,在下佩服。”

        “……你是牛吗?”闵灯问。

        “可不是,你刚刚那掌风都把我刮飞了。”霍疏笑。

        闵灯看着他苍白脸上的笑,沉默了下来。

        霍疏笑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我没事。”

        “……你的工作是不是很难做啊。”闵灯轻声开口。

        霍疏讶异于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怔了一会儿才回答,“一般难做吧。”

        “是不是很累。”闵灯又问。

        “只有一点。”霍疏轻笑。

        闵灯鼻子一酸,伸手抱住了人,强行把霍疏的头拉了下来,按在了自己肩膀上。

        霍疏微弯着腰,下巴磕在他肩头有些发愣。

        反应过来后,无奈虚搂着他的腰,“我真的没事,但你再不放开,我就的吐你身上了。”

        两人在厕所里腻歪了一会儿,闵灯就把霍疏扯回了卧室。

        又把他推上了床,盖好了被子。

        “是不是该亲我了。”霍疏挑眉问。

        闵灯没说话,腿有些发软的慢慢蹲了下去,把下巴搁在床边,“明天还要喝这么多酒吗?”

        霍疏也看着他,想着今天晚上没有谈妥的事情,脸上表情有些无奈,“或许吧。”

        闵灯说不出口不让他喝,沮丧的低下了头,眉毛紧拧在了一块儿。

        再开口,声音带着鼻音和不确定,“……那你能不能再少喝一点点。”

        “可以。”霍疏很快的回答,用指尖勾了勾他的睫毛,“你别哭。”

        “我没有。”闵灯偏过了头。

        “如果他们在灌我酒,我就会告诉他们。”霍疏笑着说,“我家里养了一只会打太极拳的宝贝,能把他们都打回家找妈妈。”

        闵灯吸了吸鼻子,这会儿真的希望自己武功盖世,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睡吧宝贝。”霍疏摸了摸他的头。

        “别这么喊我。”闵灯蹙眉。

        “那喊什么。”霍疏问。

        “小傻瓜。”闵灯说。

        霍疏:“……”

        “你是小笨蛋。”闵灯又说。

        霍疏:“……”

        “我又想吐了。”霍疏捂住了嘴。

        “……我也是。”闵灯蹙眉。

        第二天一早,闵灯用温水冲了一杯蜂蜜水。

        看着霍疏喝完,又躺好去睡,他才出门上班。

        进了餐厅,从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

        闵灯穿过一群刚刚换好制服的服务员,听到了些闲言碎语。

        “好可怜阿,昨天那么冷他就在那后巷子里睡了一夜吗。”

        “今天早上被保安赶走的时候,我还看见他好像瘸了一条腿。”

        “太可怜了,他的家人怎么都不管他。”

        闵灯扫了一耳朵,拧着眉头,走进了后厨。

        “哟。”章丘看见他眼下的黑眼圈有些惊讶,“这得是半宿没睡吧?干嘛去了?”

        “霍疏昨天喝醉了,我看着他。”闵灯简单解释完,想了想又问,“我刚刚听见有人说后巷里睡了一个老头?”

        “不清楚,好像是早上后巷那儿躺了个老头。后巷那儿就是个风口,这老头是不是傻,还躺那儿。”章丘说。

        闵灯蹙眉,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就像是章丘说的,后巷哪儿是个风口,流浪汉或者乞丐都不会选择在那儿睡着。

        他突然联想起昨天晚上他听见的脚步声啊。

        他当时回头去看没有看见人,却看见了一只猫。

        但是现在想来,猫的脚步声怎么可能一轻一重。

        那昨天晚上,在巷子里发出脚步声的是那个老头吗?

        闵灯没能想多久,餐厅很快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后厨开始忙碌了起来。

        中午休息的时候,后厨众人正聚在一起嗑瓜子。

        只有闵灯和章丘溜去了更衣室偷偷打电话。闵灯是担心霍疏,章丘是急着听见方湫的声音。

        闵灯刚接通电话,就听见电话那头的霍疏笑了笑。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霍疏那边就已经开口了,“我刚到餐厅二楼,准备给你打电话。”

        “你怎么过来了?”闵灯惊讶。

        “过来看你啊。”霍疏说,“你上来吧。”

        “好。”闵灯点了点头。

        闵灯倒了一杯温水,才朝餐厅二楼走了过去。章丘也跟着上去了,像个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监视着房间里的两人。

        随着房间里两人距离越凑越近,小动作越来越多。

        勾勾手指,摸个头,掐掐脸。

        尽管动作都很小,却透露着旁人融不进去的亲密。

        章丘脸上的错愕越来越大,他一向知道闵灯有一个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距离。

        别说牵手或者摸头,就连凑得太近闵灯都会觉得不舒服。

        他一边惊讶于霍疏是怎么办到的,一边看着闵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微翘起的嘴角,越想越不对劲。

        这两人之间气场和感觉像变了很多,明明前几天还没有这么融在一起的感觉。

        章丘脑子里突然闪过闵灯今天早上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霍疏昨天喝醉酒了。

        章丘:“……”

        喝酒乱事,这两人该不会……

        “咳。”章丘咳了一声,蹙着眉招手让闵灯出来。

        闵灯转头看着他,和霍疏说了一句,跟着他走了出去。

        章丘带着闵灯,领着人走到了一个角落。

        “我怎么看着不对劲啊?”章丘皱着眉头,不确定的问:“你俩昨天没干什么吧?”

        闵灯一听他说这话,大腿反射性的开始发麻,想到昨天在沙发上发生的事。

        脸色腾的红了,手也捏紧了。

        章丘看着闵灯这个反应,再开口说话都有些颤抖,“你俩昨天真干什么了?”

        “没……不是……”闵灯磕磕绊绊,紧张分舌头都快扭在一起了。

        “什么不是?霍疏昨天醉成那样,你没吃亏吧?”章丘担心的问。

        闵灯低下头,彻底不说话了,红晕泛到了脖子。

        章丘看他这反应,顿时心如死灰。这绝对生米煮成熟饭了。

        “不对啊……他都醉成那样了……”章丘前后一联想,心都吓成了渣渣。

        他犹疑的小心回想着刚刚房间里脸色苍白,神情虚弱的霍疏。

        再转头过来,看着闵灯的眼神就变了。

        “……宝贝儿你这样可不对啊。”章丘慌了神,“这是犯法啊,你怎么能硬上呢?”

        “……啊?”

        “就咱们两个你有什么不好承认的?”章丘痛心疾首,“你都把人弄成那样了,不会还想着赖掉吧?”

        “不是,你——”

        “男人要有担当。”章丘低喊。

        闵灯:“……”

        “这事你干的不地道啊,你要对他负责。”章丘一锤定音。

        闵灯瞪着他,气的想翻个后空翻踹死他。

        “你马上进去道歉,让他别伤心,说我们家会负责的。”章丘说。

        闵灯额头青筋跳动,捏成拳头的手不停的在发出骨节的响声。

        “你不去我去。”章丘见他不作声,气愤填膺着,扭头就进了房间。

        闵灯气的发抖,人也没拉住。

        房间里的霍疏看着突然冲进来的章丘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笑着让他坐。

        “霍老板,我代表闵灯向你道歉。”章丘抱了抱拳,脸上带着为难。

        霍疏:“???”

        “霍老板,这事儿确实是我们闵灯错了,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放心,我们家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闵灯没有父母,我这个当哥哥就替他决定了。”

        “你家长那边尽量快一点约出来和我们见一见吧。”

        “你看我们就近找个日子……”

        霍疏茫然的眼神越来越清晰明亮。

        ※※※※※※※※※※※※※※※※※※※※

        章丘:“这个大舅子我是当定了。”

        昨天晚上我睡着了,不好意思,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