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霍疏?你还在听吗?”电话那头的宁慧喊。

        霍疏早没听了,满脑子大腿。

        宁慧悄声骂他,觉得生意再大,也不能把自己喝成这样。

        “我把资料和刚跟你说的话,全部发邮件给你。”宁慧说完又叹了一口气,就把电话挂了。

        霍疏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回过了声,狠狠的甩了一把头。

        捏着眉心,死命想着刚刚宁慧说的话。

        但无奈什么都不记得。

        只记得……大腿。

        就在这时,裹着一身奶香味的闵灯推门进来了。

        闵灯刚进门就闻见了家里的酒味,拧着眉往前走没两步看见了蹲在地上霍疏。他担心的冲了过去,把人扶了起来。

        “你怎么了?”闵灯着急的看着他。

        霍疏眼神带着不清醒和祈祷,张了张嘴像是要跟他说些什么,但没说出声音。

        闵灯见状更着急了,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先把人扶起了沙发上。

        “我……”霍疏斜靠在沙发背上,奄奄一息开口。

        “你说。”闵灯担心看他。

        “我能看看你大腿吗?”霍疏手摸在了闵灯大腿上。

        闵灯:“……”

        闵灯偷偷翻了个白眼,甩开他的手,起身倒了一杯温水在他面前。

        拿了衣服就去洗澡了。

        霍疏听着浴室里响起来的水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把那杯温水握在了手心,慢慢的喝着。

        闭上眼,脑子里闪过宁慧说的一个词。

        自虐倾向。

        霍疏骤然睁开了眼,捏紧了手中的玻璃杯。

        洗完澡的闵灯穿着家里穿的宽大长袖和宽松的棉裤,擦着头发就出来了。

        看着霍疏明显清醒了的眼神,“你今天喝了多少。”

        “你热吗?”霍疏没头没脑的突然问。

        “啊?”闵灯茫然。

        “热就把裤子脱了吧。”霍疏真诚祈求。

        闵灯瞪着他,一脚踩在了他大腿上,“你先脱。”

        霍疏看了他两眼,二话没说,站起来把裤子给脱了。

        闵灯:“……”

        “穿上。”闵灯说。

        霍疏叹了一口气,坐下了。

        闵灯也坐下了,犹豫了一会儿,从裤腿把裤子卷了起来,露出了膝盖。

        霍疏看了一眼,突然摁住了他的手,把裤子扯了上去。

        深深浅浅的淤青遍布在白皙的大腿上,甚至叠一看就知道是反复掐出来的。

        闵灯皮肤白,这么大一片淤青和红痕就那么横着,刺的霍疏眼睛生疼。

        他不知道,他甚至一点都没有察觉。

        闵灯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

        闵灯吓得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把裤子想拉下去。

        “怎么弄的?”霍疏蹙眉,强硬拦住了他的手。

        “不小心——”

        “这是被掐的。”霍疏打断他,“谁掐的。”

        闵灯不敢看他的眼睛,沉默的没说话。

        “痛不痛?”霍疏问。

        “不痛。”闵灯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霍疏也笑着看他。

        闵灯笑到一半,腿上的淤青被狠狠的摁了一下。

        闵灯蹙眉闷哼了一声,伸手抓住了霍疏的胳膊。

        “不是不痛?”霍疏说。

        闵灯甩开了他的手,难堪的扯下了裤子。

        霍疏眼睛很红,像是要哭了。

        闵灯不知道霍疏怎么了,但很少看见这样的霍疏。

        他觉得心里很难受。

        闵灯偏头小心的打量着霍疏:“你生气了吗。”

        “没有。”霍疏扭过了头,不让他看

        “……我真的不痛。”闵灯安慰。

        霍疏听到这里,脸上更加难看。

        他转过了头,把闵灯的裤子扯了上去,“你真的不痛吗?”

        霍疏的指尖已经按在了大片淤青上。

        “不痛。”,闵灯这会儿后悔了也只能忍了,悄悄的咬着牙,想装作不痛的样子混过去。

        手指慢慢的向上划,闵灯一阵颤栗。

        大腿上很快传来触觉,霍疏的手指在他大腿若有若无指尖勾缠划着圈,越来越往里探。

        闵灯莫名的身上有些发热,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反应。

        霍疏在他身体里放了一把火。闵灯被烧的起了反应。

        “你……干嘛……”闵灯抓住了他越发朝里伸的手。

        霍疏抬眼,看着闵灯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和不知事,有些讶异,“你不会没弄——”

        “当然弄过。”闵灯打断他,说完还心虚的咽了口口水。

        霍疏逼问,“那你怎么做的。”

        闵灯又不说话了。

        在霍疏越来越过分的眼神里,他磕绊开口,“……梦里也算啊。”

        霍疏闻言轻声笑了,闵灯脸上羞的通红。他平时根本就没那方面的想法,也就几次在梦里朦朦胧胧的也就过去了。

        “我教你?”霍疏凑近了他,滚热的鼻息喷撒在了闵灯脖颈间。

        闵灯神色恍惚,他看着霍疏熬红了的眼,敛下了眼,手不由自主慢慢的松开了。

        “……别怕。”霍疏说着指尖拉开里裤,探了进去。

        闵灯一瞬间又重新抓紧了他的胳膊,喉咙里像是挤着发出了一声闷哼。

        霍疏的掌心热得发烫,

        闵灯被烫的难受的闭上了眼,细细的喘息压不住,他把头埋进了霍疏肩窝。

        轻微的酒气吸入肺里,让他也好像一起醉了。

        到最后,他张开嘴,用力咬住了霍疏的肩。

        霍疏轻抚着他的背,一点一点的抚平因为太过刺激而停不下的颤抖。

        良久,闵灯才把头抬起,望向霍疏的眼里失了焦距,眼角微红。

        这个全然信任的眼神看的霍疏下腹一阵发紧,这次轮到他掐自己大腿。尽力压下欲|望。

        闵灯眼前刚有焦点,就看着霍疏拿纸擦着手上的东西,平复下来的喘息又起伏不定,透红着一张脸,转头看向别处。

        身边传来响动,没一会儿闵灯就感觉自己的裤边又被撩了上来。

        慌乱回头。

        霍疏正拿着药膏沾在手指上,要往他腿上抹。

        见他回过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手上却轻柔缓慢揉着淤青。

        闵灯心虚,没说话。

        霍疏揉了一会儿,看着众多瘀青。心里发狠,咬了咬牙合着药膏用力揉了一下。

        闵灯疼的往后一缩,没忍住喊了一声。

        “知道疼啊?”霍疏难得的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知道疼还掐自己?”

        闵灯却悄悄的抿嘴笑了,他不怕霍疏这样。

        他知道霍疏担心他,所以霍疏黑着脸凶他,他也只觉得心里一阵热乎。

        霍疏看见他笑,脸上表情也凶不下去了,低头轻声道:“下次掐我,别掐自己。”

        “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开心的,不开心的。我都想知道。”霍疏又说。

        闵灯点头,看着霍疏低头又去帮自己擦腿上伤口,突然就觉得,他想把很多事情都告诉霍疏。

        霍疏会愿意听的。

        “我会后空翻。”闵灯说。

        “可不是,你还会侧翻。”霍疏抬头笑着看他,“早就想问了,谁教你的?”

        “这个是我还在医院的时候学的,一个爷爷……”闵灯顿了一下,忐忑又继续开口,“那个医院里面的病人和你知道的医院里病人不一样。”

        闵灯确实进过精神病院,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霍疏说。

        “嗯,知道了。”霍疏轻轻拍了拍他的腿。

        闵灯放松很多,深吸了一口气,缓慢道:“我隔壁病房有一个爷爷,他天天在病房里打太极,他会功夫,他养的狗被人打死了,他说他的狗没死。他每天都在墙角喂狗,我没看到过那条狗。”

        闵灯这话说的颠三倒四,霍疏却蹙眉仔细听着。

        “我跟护士在草地上晒太阳,他看见了我,非要教我太极,我不想理他,但他说我学会了就带我去看他的狗。我没摸过狗,我想摸一下。”

        “我很快就学会了他的太极,然后他就教我后空翻,他自己根本就不会翻。但我还是学会了。”

        “后来呢?”霍疏问。

        “他死了。”闵灯说。

        霍疏蹙眉,他突然想阻止闵灯继续往下说。

        这些东西无疑是从心里的最深处剖析,他刚开口,“你——”

        “我看见了。”闵灯低下头,声音艰涩,“他吃药把自己吃死了。”

        闵灯低着头,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他用最简单的话语陈述了那天发生过的事。

        霍疏却听得心惊。

        那是一间雪白的病房,所有的东西都是白的。

        小闵灯疑惑爷爷今天为什么没有来找他,于是躲过护士,悄悄地溜到了探视玻璃。努力着踮起了脚尖,朝里看着。

        他看见了躺在床上的老头。

        老头倒在床上,眼睛很大都快凸出来了,头就向他这边侧着,嘴里塞满了药,满的溢了出来。

        手里死死的捏着一张照片,是他的狗。

        小闵灯无缘无故的尖叫引来了医生护士。

        老头背对着监控摄像头,把收集了许久的药吞进了胃里,无数药堵住了气管。

        他死了。

        霍疏蹙眉,他总算知道闵灯为什么这么抗拒医生和治疗。

        因为这些东西在闵灯眼里是和死亡紧密联系在一起。

        “那几天我害怕,所以我跑了,他们抓我,拉我的手,给我打针,把我绑在床上。”闵灯声音发抖,“我那时候就觉得,那些医生和打我的人没有区别。”

        “我害怕医生,害怕吃药,我害怕和他一样死在医院里。我怕死不是因为我没活够,我只是因为……因为我总觉得我不该是这样的,你懂吗……”

        霍疏眼底洇出了一片血红,抓紧了闵灯的手。

        闵灯什么意思他懂,正因为懂,他想都不愿意想。

        如果闵灯没有经过这些事,会是怎么样。

        这个年纪的闵灯应该在念书,可能还是很酷,但很爱笑。也容易害羞,但不会胆小。

        每天一头汗的奔跑在篮球场上,长得那么好看,在学校会很讨女孩子喜欢。闵灯干什么都认真,成绩应该也很好。

        闵灯应该是意气风发,郁郁葱葱。

        闵灯不该是现在这样。

        那时候的闵灯才多大呢,十多岁,还那么小。

        霍疏一想到这种可能,就更心疼现在的闵灯。

        闵灯反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安慰现在的霍疏:“所以我总想着,再往前走走呢。一步也好,说不定就会碰见你……”

        霍疏想抱他,又担心他情绪不稳定,只得虚虚的环抱着他。轻贴在他耳旁低声,“你会好的,你会成为你的,我保证。”

        闵灯眼睛模糊前,突然觉得,他真的该去见医生了。

        他如果想一直抱着霍疏,他就得治病。

        他想吗……

        闵灯看着霍疏湿透了的背,酒窝都笑了出来。

        他想的,他太想了。

        冗长的黑暗里,他踽踽独行,走的几乎跪下。

        所有的人都绕开了他,甩开了他。

        只有霍疏扛着镶了钻的烤箱,在那天,递给他一块奶油蛋糕。

        为什么哭了呢?

        一定是因为奶油蛋糕太甜了。

        一定是的。

        几分钟后,在霍疏松开这个姿势,闵灯一把抱紧了他。

        跳动的胸膛,温热的怀抱,紧贴着的身体。

        闵灯听见了霍疏的心跳。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抱了很久。闵灯主动抱霍疏是一瞬间的冲动。

        但这会儿冲动过了,霍疏又不撒手,他也不好主动把手松开。

        霍疏呼吸越发沉重,闵灯回过神有些不安。

        他那会儿就看到了霍疏腿间的异样,消下去了吗……

        他这么抱着霍疏,霍疏会不会忍不住。

        果不其然,霍疏缓慢开口:“你能——”

        “不能。”闵灯义正言辞拒绝,霍疏这会儿不是想亲他,就是想摸他,又或者……

        闵灯闭上眼不再去想。

        “我是说——”

        “不准说。”

        “不是——”

        “闭嘴。”

        霍疏:“……”

        “我手麻了,宝贝儿你能先起来吗……”霍疏一口气不喘的快速说完。

        闵灯:“……”

        闵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屁股下压着的手。

        ※※※※※※※※※※※※※※※※※※※※

        反应过来的闵灯:你什么时候把手伸到我屁股下面去的??

        感谢大家支持

        我在这章引用了微博里我男神的一句话。

        虽然我后来标注了,但我基友说这样好像不对,说是名人名言都要仔细用。

        已修改。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