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闵灯红着脸将人推开,站定仍旧愤愤不平。拳头捏紧了又松开,一脚踢了过去。

        沙发砰的一声响,闵灯气冲冲转身回了卧室。

        霍疏看的好笑,自己坐着笑了整整三分钟。

        刚准备起身去摸毛,卧室门突地被打开。

        闵灯冲了出来。

        “是不是——”霍疏笑着张开了怀抱。

        闵灯一脚踢了过去,踢完不解气,翻了个白眼,这才又转身走回卧室。

        霍疏忽略自己的脚,镇定又冷静,嘴角甚至还带着笑。

        只等卧室门哐的一声关上了,无声的嗷着,额头上的青筋爆了出来。他慢慢弯腰抱住了自己的脚。

        过了好一会儿,苦笑起身,想着这一次算是把人给逗过了。

        叹了一口气,去厨房慢慢的热了一小杯牛奶。

        这才捧着去敲紧闭的卧室。

        “闵灯。”霍疏喊。

        房间里没人应声。

        “灯灯。”霍疏又喊。

        房间依旧没人应声。

        “宝贝儿——”

        门被打开,闵灯睁着一双气的发亮的好看眼睛。

        “我错了。”霍疏讨巧卖乖的递过那杯牛奶。

        “不喝。”闵灯转过了头。

        “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不笑了。”霍疏故意把刚刚被烫出了一个泡的手指漏了出来,“你看。”

        闵灯扫了一眼,依旧没说话。冷哼一声,从他手里把那杯牛奶给接了过来。

        霍疏看着他喝完了牛奶,笑着把他嘴角的奶渍给抹了。

        得到一个白眼后,这才拿着衣服去洗漱。

        再进卧室,闵灯早已经蒙头睡了。

        就因为晚上霍疏逗他,闵灯第二天早上出门去上班之前,理都没理霍疏。

        霍疏倒是好脾气的招了招手,笑着恭送,装模作样的弯腰作揖。

        闵灯走在楼道里,没忍住笑了,笑了一会儿怕被霍疏听见,又给憋住了。

        绷着一张冷生生的脸,快步去上班了。想着等他下班回来再和霍疏说话。

        明灯没想到,下班回来后,推门见到的却是摊开的行李箱,和正收拾东西的霍疏。

        “你……你要去哪儿啊?”闵灯无措的站在门口。

        “临时有事,算是……出差?”霍疏笑着一边说去的那个城市的名字,一边拉过他在沙发上坐好了。

        闵灯想了想那个城市,在南方,离他们这里很远。

        “我先收拾东西。”霍疏拍了拍他的头,进卧室去继续收拾了。

        闵灯蹙眉,想着霍疏要走,心里有些烦躁。坐在沙发上看着霍疏的背影,只想把人就这么锁在家里。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闵灯扫了一眼,张了张嘴刚要开口喊霍疏过来。

        屏幕上显示的消息却让他整个人定住了。

        ——闵灯停药后情况肯定会有所反复,上次你送过来的那个药针对的情……

        后面的字看不到了,闵灯睁大了眼睛,莫名的愤怒让他站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这种感觉就像他尽了全力,隐藏住的最隐秘、最难堪的东西,其实别人早就发现了。

        闵灯捏紧了拳头,朝着卧室快步走了过去,不小心踢翻了凳子,整个人朝前跌了过去。

        “哎!”霍疏扶住了他,“走这么急干嘛?”

        闵灯拧着眉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问什么,心里陡然涌上来的害怕也让他说不出话。

        “干嘛呢?”霍疏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舍不得我啊。”

        闵灯迟钝的点了点头。

        “我明天就回来,有事给我打电话。”霍疏慢慢交代,“你睡觉不安稳,牛奶记得喝,自己热一下,一定坐小王的车回来知道吗。”

        闵灯胡乱点头答应,满脑子全是霍疏手机屏幕里的那行字。

        霍疏走了后,闵灯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整整两个小时。

        时间到了夜里凌晨,闵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听话的去厨房热了一小杯牛奶。

        喝完就上床了,闭上眼他看见了霍疏。

        他又做梦了。

        女人站在前面笑的温柔,招手喊他过去,闵灯歪头看了她一会儿跟着她走。

        那一条小巷子很长,也很黑。闵灯感觉走了很久。

        走出巷子,刺眼的白光和嘈杂的人声瞬间将他包围。

        “站在这里不要动。”女人对他说。

        闵灯知道她要走,无所谓的冷眼看着她。

        女人走到一半突然回过头来,冲着他笑了一下。

        是霍疏的脸。

        闵灯猛地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念头,霍疏不能走。

        他拼命的跑了上去,死死地抱住了霍疏的胳膊。

        霍疏低头冲他笑着,跟以往笑的一模一样,很温柔。

        闵灯压下了急促的喘息,也努力的扯着嘴角笑着看着他。

        霍疏歪了歪头,问:“你为什么吃药呢,你的病这么严重啊?”

        闵灯慌乱摇头,抓紧了他的手:“我没有,我没有吃药。”

        霍疏蹙眉:“我都看到了,你吃药了,”

        闵灯脑子已经乱了,不断的重复:“我没病,我没有吃药了,我真的好久没有吃药了。”

        “是吗。”霍疏甩开了他的手,表情变得厌恶,“但是你有病啊。”

        闵灯猛地睁开了眼,入眼是熟悉的天花板。

        他双手死死地抓着被子。脸色苍白,整个人没有丝毫反应的躺在床上。

        过了好大一会,闵灯才偏过了头像是要把嗓子都咳出来一样,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不停的咳嗽。

        他咳的眼前一片发黑,喉咙里隐约有着轻微的血腥味。

        缓过来后,他喘着气连忙从枕头下面摸出了手机,想和霍疏打个电话。

        却看到了手机里有两条消息,霍疏发过来的。

        一条是昨天晚上。

        一条是今天早上。

        ——已经到了。

        ——这边早上吃的汤包很好吃,今天晚上帮你带回去。

        闵灯看着消息又确定了两眼,闭眼狠狠喘气把冰凉的手机紧紧贴在了额头,声音轻小,“……吓死我了。”

        收拾完去餐厅,闵灯因为脑子晕晕沉沉的,就没坐车,走路去的。

        吹了一路冷风,脑子果然清醒了很多。

        蹦哒着快冻僵的脚进了后厨。

        他一向来得早,这会儿后厨没几个人。

        倒是平常来的迟的章丘,神奇的早早的坐在了后厨里,拿着手机笑的傻气。

        闵灯过去把手塞进了他兜里取暖。

        “你怎么了?”章丘瞅了他一眼,“脸这么白,睫毛上怎么还挂着霜?你有病啊走过来的?”

        闵灯冷的没理他。

        “他妈的。”章丘骂完扯下了自己的围巾,兜着头围在了闵灯脑袋上,“你这狗脾气,怎么了你?”

        闵灯不对劲,章丘一眼就能看出来。

        闵灯蹙个眉他就知道这人是要拉屎还是撒尿。

        “还冷吗?”章丘凑过去了一点,“霍疏能让你这么走着过来?”

        闵看着章丘的眼睛,想起了章丘前天对他说的话。

        ——万一是霍疏怎么办?

        ——要是他让你去看医生呢?他让你吃药呢……

        ——没人能一直喜欢一个随时都可能会犯病的人……

        闵灯低下头不敢看章丘,眼神带着躲闪和不确定。

        “到底怎么了?”章丘狐疑的看着他。

        “……昨天做梦了,没睡好。”闵灯磕磕绊绊的回答。

        章丘又看了他两眼,这才没再问了,算是让闵灯糊弄过去了。

        闵灯不光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更是因为那条短信。

        他一直想着霍疏手机里那个人发过来的短信,他想问霍疏,可又不敢问。

        脑子里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精神越发不好,眼神都是散乱的。

        案板上的胡萝卜切的乱七八糟,刀子再一切下去,手腕被人抓住了。

        “没睡好啊?”董远大斜眼看他,“差点儿剁手了。”

        闵灯回过神,抿着嘴沉默,觉得抱歉。

        “行了,今天餐厅没人了,你提前回去——”

        “7号桌的汤是谁做的!”服务员小姑娘气急败坏,跑着急碎的步子冲了过来打断了董远大的话。

        等人跑近,众人才发现小姑娘衣服被泼湿了一片,眼角噙着泪。

        “怎么了?”董远大蹙眉发问。

        “客人说什么味道都没有,还骂我,说是要找做菜的人,又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泼我!”小姑娘显然是气到了,语无伦次,一边说还抹了一把眼泪水。

        “七号桌的汤是谁负责的?”董远大沉声问。

        后厨里没人应声。

        半响过后。

        站在一旁,冷汗浸湿了半个后背的闵灯低下了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慌乱。

        “我再问一遍,谁做的。”董远大表情严肃,看着吓人。

        “我。”闵灯压住了不停发抖的手,抬起头不敢看他,“我做的。”

        ※※※※※※※※※※※※※※※※※※※※

        大家中秋节快乐!

        还有一章,我能肝出来。

        (其实今天我从下午3点就开始码字了,但有时候状态和感觉确实难,自己也很烦,也很难过。不过还好,我的读者对我可以说是很宽容了,这就让我更愧疚,我会努力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