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闵灯极力表示了自己并不想参观镶了钻的烤箱,但霍疏非常坚持。

        临走前他怀里还被迫塞了十个刚出炉造型精致的小蛋糕。

        霍疏还笑着对他挥手。

        他手都不知道摆在哪,窘迫的点了点头就跑了。

        他其实不太习惯与别人对于他的示好。他会感到不安。

        但霍疏偏偏要能做到既不让他为难,也没让他感到不舒服。

        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让他既提不起勇气拒绝。也没有骨气说出口我不喜欢男人这种话。

        毕竟霍疏确实也没有口口声声说过喜欢他。

        闵灯有些吃不消霍疏看过来的眼神。

        太大胆了。

        他从来不知道喜欢会是一个大胆的词。

        霍疏长相不笑的时候看着很不好接近,有些冷。

        对着他笑却是真心实意,温柔体贴。

        还不是装的,眼纹都笑出来了……

        闵灯提着小蛋糕愁眉苦脸到了后厨。

        “这什么?”章丘凑过来。

        “蛋糕。”闵灯说。

        “做的还不错嘛。”章丘捏起一个,咬了一口,“这口感有点美金,你哪来的钱?”

        “……霍疏做的。”闵灯眼神闪躲。

        他不知道怎么还突然害羞了。

        章丘梗了一下,立马吐了出来。

        “呸呸——”章丘额头上青筋都出来了,“什么玩意儿,一个老板追人就送这玩意儿?”

        闵灯脸更红了。

        “男人最会玩花样,你小,你不懂。”章丘颇有些苦口婆心,极力想向闵灯揭露男人们的丑恶面目。

        “你告诉我你现在你对他印象最深刻印象是什么,表面功夫都是装的,我都懂,我来帮你分析。”

        闵灯仔细想了想说,“……他的烤箱镶了钻。”

        章丘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合不上。旋即唾弃不已,“太可怕了,这简直是罪恶的源头。他有种怎么不在自己几把上镶个钻!”

        闵灯:“……”

        他其实有时候很不能理解章丘说的话。

        蛋糕没吃完,就下班了。

        闵灯踌躇再三,眼睛看到了靠着巷子的一抹深色西装。

        连忙把迈出后门的脚收了回来。

        他有点想上厕所。把书包放下,急匆匆的朝厕所跑了进去。

        “还没走?”董远大见他闯进来,有些惊讶。

        “……啊。”闵灯没想到在这能碰到新主厨。

        他负责餐厅收尾工作,没走还比较正常。主厨怎么还没走呢。

        “霍老板在二楼给我弄了个房间出来,先住着。”董远大见他疑惑,淡然带过。

        闵灯这才想起来章丘那天跟他说的事。

        董远大的钱还有房子以及餐厅,都被他前妻联合他二厨给骗走了。

        “你……”董远大的脸上有些不自在,“女厕所在旁边呢。”

        闵灯脸一黑,顿时想起来那天这人说的那句谁说女子不如男。

        “……我是男的。”闵灯低声解释。

        “什么?”董远大表情崩了。

        闵灯年纪小,面嫩,说话的声音通常不大。他一直以为是个女生。

        闵灯见他不相信,把裤子给脱了下来,开始尿尿。

        董远大睁大了眼睛,同手同脚的出去了。

        上完厕所,闵灯洗了第八遍手,才朝外面走。

        抱着书包,从后门探出头。

        原先立在那里的人影好像不见了。

        呼……

        他松了口气,转身去关门。

        “今天怎么这么迟。”

        突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他背后传了过来。

        闵灯吓得往前一跳,头差点磕门上了。

        额前却被及时的垫上了一个柔软又毛茸茸的东西。

        “抱歉,吓到你了吗?”霍疏伸手去拉他。

        闵灯蹙眉躲开了。

        霍疏无奈的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送你的。”

        闵灯低头去看,是一副手套。

        白色绒毛,看着很厚,上面还有一个的兔耳朵。

        “刚刚喝咖啡,店里做活动送的。”霍疏见他不接,又解释,“这个尺码我戴不了。”

        闵灯迟疑一会儿,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手套,朝前走了。

        喝咖啡送手套……谁信啊。

        在车上他几次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手上柔软的绒毛却让他始终都开不了口。

        到家下车,他捏着兔子手套,僵硬的朝霍疏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闵灯。”霍疏喊。

        闵灯有些紧张的回头看他。

        霍疏站在车门边轻声解释,“餐厅巷子后面那边房子已经正式开始拆迁了。工人很多,鱼龙混杂。我见过几次,有些喝多了,抄近路从巷子那里过去。你一个人不太安全。”

        闵灯一怔。睁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让你别那么紧张。”霍疏又笑着补充,“回家睡觉吧。”

        接下来一个星期都是这样。霍疏每天晚上按时按点的过来餐厅接他。

        与两人对话一样日益增多的还有冰箱里的小蛋糕。

        每天霍疏都送,闵灯根本吃不完。小小的一个冰箱已经快放满了。

        他又不好意思说不要了。亲手做的东西总不好开口拒绝。

        “我怎么感觉董胖子最近在有意无意的提拔你呢?”章丘斜眼看他。

        “嗯……”闵灯想了想这几天自己做得帮工活。

        好像还真是。

        “我觉得你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反正后厨是董胖子的一言堂。你要是能跟他学个一式二招的,那就不同了。”章丘嘿嘿的笑了两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闵灯也笑了笑

        递个东西,整理下配料虽然都是小事。

        但跟在旁边学到的东西却也不少。

        说不定他还真能上进一把。

        下班前,手机接收到一条消息。

        霍疏发过来的。

        ——抱歉,今天公司有事,你自己小心回家。到家了给我回个电话。

        闵灯看完想了一会儿。

        松了一口气,觉得霍疏是知难而退了。

        一个大老板想也不可能整天围着他转。

        今天客人接待量比较多,后厨比平时乱得多。他费了一会儿工夫才收拾完。

        锁好门,时间已经到了11点半了。

        巷子这边已经黑了。

        闵灯不知道怎么眼皮就在跳,黑暗带来的恐惧使他脚步开始加快。

        “哐啷——”

        他踢到了一个滚动的东西。

        手机手电筒打开。

        他看了一眼,是个空啤酒瓶。虚惊一场。

        磨蹭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闵灯蹙眉迅速回过了身,并且往后退了几步。

        他却没料到这人竟然突然往前一跪,哭嚎着抱紧了他的腿。

        手机惊得掉在了地上,翻滚几圈。亮着的光的那面被盖在了地面。

        光亮熄灭。

        “对不起——老婆我对不起你啊!都是我的错!老婆啊!”

        一股浓烈的酒味伴随着嘶哑的哭嚎声,跟刀子一样扎进了闵灯的耳朵,让脑子一阵恍惚。

        “……你认错人了。”闵灯几乎是挤着嗓子说出来的。

        “不!老婆我真的错了!以后我进家门就洗袜子!你抬脚我就锤腿!你别不要我啊!老婆!”

        闵灯因为男人的接触,面色变得苍白,呼吸开始急促。

        手脚发软,以至于他完全推不开抱着他腿的人。

        “我不会骂你啦!你打我!你打我啊!”男人拿着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扇了过去。

        接连扇了好几下,啪啪作响。

        “你……”

        闵灯头皮一麻,在黑暗中恍惚,他又回到了那个窒息又逼仄的空间。

        胃里开始剧烈痉挛,他疼的控制不住的弯下了腰。

        他其实反应很久都没有这么剧烈了。

        治疗好后到现在,一直控制的不错。

        他不清楚是不是自己最近几个月没有吃药的关系。

        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眼前出现了大片黑影和晃动的人影。

        抱着他腿哭的人似乎也清醒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也慌了神。

        “……你……你怎么了啊?”男人跪在地上睁着眼睛,六神无主,“你别急,我的错,我……我打120。”

        闵灯喉咙里被堵上后冒出来的血腥味,让他不停的干呕。胃都快吐出来了。

        “你……你就是胃病啊?”男人醉的一塌糊涂,全靠理智在撑着。

        手机屏幕都看不清楚,打了几次120都打错。

        地上的人像只煮熟的虾子蜷缩在一起,破烂风箱一样粗重的呼吸和低喊声让他彻底慌了神,扭头就朝街边跑。

        霍疏散会之后,眼皮一直在跳。

        上车看了一眼时间,已经11点半了。

        他确定性的把闵灯在10点半发过来的那条已经安全到家的信息又看了一遍。

        司机停在了路口,等着红灯。

        霍疏拧着眉,忽略不了心中莫名其妙的心悸。

        绿灯亮了。

        “去餐厅。”霍疏说。

        司机点了点头,在下一个路口掉了车头。

        霍疏走进巷子的时候,正迎面碰上一个神色慌张穿着工人服装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他顿时心下一沉,全然顾不上那个跑走的男人。

        飞快的冲进了巷子内。

        地上躺了个人。

        是闵灯。

        霍疏有一瞬间的恐慌,但很快压了下去。

        “闵灯,闵灯……”他喊着闵灯的名字,伸出手,想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手指在接触到闵灯手臂的一瞬间,闵灯猛地一颤。

        “……别碰我。”闵灯咬着牙说的艰难。

        整个人都在发抖,手指抠着冷硬的地上,划出了血痕。

        霍疏迅速收回了手,紧捏成了拳头,脸色难看的蹲了下去。

        他慢慢的把自己身上外套脱了下来,试探着伸出了手,缓慢的把衣服搭在闵灯身上。

        闵灯这次没反抗。

        霍疏忽的想到了杨振宇上次跟他说过的闵灯的情况。

        他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意,如果他这段时间了解清楚。

        那么现在至少能有应对方法。

        而不是只能在一旁陪着。这种方法无力又荒唐。

        他几乎急切的想知道闵灯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当初发生了什么事。

        ※※※※※※※※※※※※※※※※※※※※

        这章字数有点多,所以迟到了。抱歉。

        抽宝贝儿发红包。么啾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给我扔的地雷!

        我是楚阳呀orz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未卜扔了1个地雷

        小季仔扔了1个地雷

        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