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在闵灯冲到天台栏杆旁,兴致勃勃的要跳上去说要表演单手倒立的时候。

        霍疏被吓得半死。直接把人抗了下来,一路抗进了电梯,扔进了车。

        车门锁紧,人好像也安静了下。

        霍疏点了一根烟,试图压惊。

        烟燃到一半,跳动在血液每一个地方的刺激,和莫名的兴奋感才堪堪降下来。

        他疯了。

        这么精彩绝伦的杂技表演,他脑子里只想着。

        这腰真好,这腿真长。

        这还只是个孩子……

        霍疏打住了接下来的想法,偏过了头。

        闵灯抱着他的西装外套团在一起,蜷缩在座位的一角。

        霍疏这才发现刚刚在天台上发疯的人,只有那么小。

        脸小小的,手也小小的。甩掉鞋子踩在他皮质座位上过分苍白的脚也是。

        脚背太薄,白的连下面浅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霍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发觉闵灯这个人太坏了,就连脚都在勾引他。

        电话铃声一直在响。

        闵灯蹙眉从被子里伸出了手,他从来没有睡过这么沉。

        “闵灯!你还没起床!?我走之前不是喊过你吗!”电话那头章丘的声音震耳欲聋。

        “……什么?”

        “今天新主厨会过来!你要是迟到你就死定了!”章丘吼。

        闵灯翻身坐起。起猛了眼前一阵黑,偏偏脑子里又是一片白。偶尔闪过的几个模糊的画面,让他拧起了眉头。

        特别大的月亮,天台上的冷风,发着光的啤酒瓶。

        就像是做了一场光怪陆奇的梦。

        天气越来越来冷,出门前闵灯裹了条围巾。

        混进庞大的人民队伍,还没站定。就被人扯着往后拖。

        闵灯心里一跳,吓得想蹲下。

        “傻逼。”章丘骂人。

        两人在人群后站定,章丘松开闵灯的胳膊。

        “迟到了还往人家跟前凑,找揍呢?”章丘压低声音骂他。

        闵灯吓到了还没缓过神,低低的喘着气。宿醉加上着急跑过来,脸色看着没有丝毫血气,白的吓人。

        “我……”章丘担心,“我刚刚不是很快就松开了吗,你这毛病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以后找媳妇儿怎么办?俩人干瞪眼看着看着就能生小孩儿?”

        闵灯拿着过长的围巾从自己脖子上绕下来,折好,放在自己背后的书包。

        餐厅人数众多,光服务员就几乎一个连队了。还有站在最前面的厨师和管理人员,再加上保安清洁人员。

        闵灯根本就看不到新主厨的样子。

        只是听声音能判断出年纪应该挺大了。

        “一中年胖子。”章丘撇了撇嘴,“听说资历了不起。他原本自己有个餐厅,老婆和餐厅二厨搞上了,把他钱全部弄光了,餐厅也易主。”

        “啊……”闵灯抱着书包想垫脚去看看。

        “先走,经理带他混个脸熟,等会儿估计会来后厨单独交流。”

        章丘带着闵灯溜了。

        十分钟后。

        后厨的常住人口集齐,都翘首以盼的看着艰难的挤进门的新主厨。

        新主厨面色严肃,眉间拧着深深的一道沟壑。深蓝色的主厨服,身体看着庞大又威严。

        兄弟姐妹们脸垮了下来,觉得还不如开始那个老外主厨呢。

        “咳。”胖子主厨背着手走到了中间,刚要发言。

        后厨门被敲了两下,众人都偏头去看。

        霍疏一身西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大家都笑着跟老板打招呼。

        霍疏抬手示意他们安静,冲着主厨点了点头。

        主厨咳了一声,继续了开始没说完的介绍,“我叫董远大,喊什么你们随意。我在后厨只要求一点,不能偷懒耍滑,手上拿的刀才是硬本事。后厨我是全权管理,我原本是准备重新选人,但霍老板说了,可以让我看看你们的水平……”

        闵灯站在最外围把裤兜里震动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

        霍疏发过来的一条信息。

        ——昨天杂技表演的门票费。

        闵灯没看懂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下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

        是一份菜谱,他仔细看了两眼,不知道霍疏什么意思。

        聚在一起的人慢慢散开了,新主厨说要做一份汤来考验他们的厨艺,不合格的人当场开了。

        这份汤的食材众多,众人唯恐被炒鱿鱼。

        全神贯注的的跟着主厨切菜的手法,做汤的时长,还有各种食材和调味料的先后顺序。

        闵灯看到一半突然发现新主厨做的汤好人霍疏发给他的那份菜谱,好像是一样的。

        “好了!提问!”董远大突然大声,把正在尝菜的兄弟姐妹们吓得半死。“这锅汤里的小西红柿是从美洲安第斯山地带空运过来的,你们知道放进这种小西红柿的作用是什么吗?”

        董远大一拍大腿,瞪着他们。

        众人开始进行脑子人工强行倒带。

        董大远随意指着一个人,“你说!”

        “……提鲜?”

        “垃圾。”董远大又指下一个,“你说。”

        “以小西红柿的独有的倔强感增加——”

        “废物。”董远大冷笑一声,又指了一个人。

        身旁突然空荡。

        闵灯茫然抬头,才发现身边的人把他围成了一个圈。

        新主厨正用胖胖的手指着他。

        这么多人同时盯着他,吓得他直想往后面缩。

        “我……打扫卫生的。”闵灯因为紧张开始结巴。

        “小兵都要有一颗当将军的心,谁说女子不如男!”董远大说。

        “……”闵灯这下是真的想把头发给剪了。

        闵灯举措不安的茫然四顾,围在身边的人好像都在笑他。

        就在他捏着拳头想要跑掉的时候,看见了霍疏走近,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闵灯突然想到了霍疏发给他的那份菜谱。

        “你……没放小西红柿?”闵灯说的不确定。

        “有前途!”董远大夸,“这就是一个后厨人该有的观察力!”

        众人被训了半个小时左右才被解散。闵灯抽空看了一眼门口。

        霍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哎,一起尿尿。”章丘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笑容。

        两人对着小便池一齐拉下拉链。

        “不错啊,没想到你还挺认真,那份汤里那么多食材,你连他没放小西红柿都知道。”章丘拿着鸡|鸡冲着他笑。

        “……是霍疏告诉我的。”闵灯坦言。

        “……妈的。”章丘瞪眼,随即面色纠结,“你还是别跟霍疏走的太近了。”

        “啊?”闵灯偏头看他。

        “啊什么啊,他没安什么好心。”章丘说。

        “你什么意思?”闵灯跟他干瞪眼。

        “我艹,宝贝儿你还没看出来呢。”章丘接近抓狂,一下尿偏了。

        扳回了正常轨道,继续咬牙切齿。“那狗东西要泡你!”

        “……他不是男的?”闵灯脑子有些乱。

        “不是!”章丘科普,“他是神经病。”

        “你是说……他是同性恋?”闵灯瞪大了眼睛。问的迟疑,声音很低。

        这显然是他对两个男人在一起仅有的认知。

        “你得把在他家打扫卫生的工作辞了。”章丘下了定论。

        “他缺爱吗?”闵灯问的小心翼翼。

        “他缺德。”章丘说。

        霍疏站在厕所门口,停住了脚步。

        开始回想起了他昨天晚上把闵灯送回去后,把自己家里客厅的监控录像拉出来看的事。

        他只是想看看自己那天喝醉酒,闵灯是怎么在他身上留下那些痕迹。

        画面很清晰,也很残忍。

        闵灯拖着他把客厅地板几乎擦了一遍。

        霍疏看完头大了一圈。恨不得回到那天,把对着闵灯说出那些话的自己掐死。

        “等会儿你就去那老鸡贼说把工作辞了,必须辞!”

        “……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你不知道书里都这么写吗,算了你没看过,我等会儿传你两本书,你好好学学……”

        听着厕所里的窃窃私语。霍疏冷哼一声,拿出平时在公司的执行力度。飞快作出了一份计划表。

        常言道:计划表有三要素,分别是目标,措施,步骤。

        他现在目标明确,把人追到手。措施也清楚,把人关在家。

        步骤更是清晰明了,闵灯打扫卫生,他打闵灯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