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电话挂断。

        霍疏仰头看着那栋并不高的楼,抬脚往前走了一步,又停下了。

        他知道闵灯住在这,但他不知道闵灯住在第几层。

        低头看着手上暗屏了的手机,无奈的低声笑了两声。转身朝车走了过去。

        趿拉着鞋子在地上走路的摩擦声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

        霍疏回头去看。

        小区门口的照明路灯下靠了个人。光着上身,松松垮垮的穿了条裤子。

        是闵灯。

        闵灯低着头,显得很安静。手上拿了个酒瓶子。

        黄色光晕包裹住了他整个人,温暖又孤寂。

        霍疏拧着眉迈步走过去,一边把身上外套脱了下来。

        兜头罩下来的黑暗让闵灯在酒精中找回了一点清醒。

        他抬头向上看。

        “怎么下来了?”霍疏拎着袖子,示意他把胳膊伸进来。

        “……天台被锁了。”闵灯一边说一边抬起了胳膊。

        “喝多了跳楼啊?”霍疏笑。

        “你谁啊?”闵灯问。

        “你老板。”霍疏仔细盯着他看了看。

        闵灯口齿还算清晰,就是眼神看着迷糊。

        估计是喝大了。

        “能站稳吗?我送你上去。”霍疏说。

        “……说了天台锁了。”闵灯靠着灯柱子,“我刚刚下来。”

        “想去天台?”霍疏弯腰低头看着他。

        闵灯没说话。

        “走吧。”霍疏尝试的拉着他外套袖子,带着人走。

        走了一百多米,到一直带上车。霍疏没想到闵灯这么听话。

        发动车子前。

        霍疏笑着偏头凑过去,“你认识我吗就跟着我走?”

        “……废话。”闵灯语速慢,但架不住派头足。

        霍疏竖起拇指对着他点了个赞。

        带着人上电梯之前,霍疏看了眼时间。

        凌晨一点了。

        他一个小时之前才从公司出来,因为三个小时前被某人放了鸽子。

        所以伤心来工作。

        推开天台的门,高楼冷风卷过来。两人顿时提神醒脑。

        闵灯迎着风就踏了出去,表情不屑一顾。

        霍疏敬佩,刚竖起大拇指。

        闵灯转身打着哆嗦就冲了回来。

        “年轻人身体不行啊。”霍疏表现欲强烈的走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于是两人只好蹲在天台的门后面,探着头欣赏月亮。

        五分钟后,昏暗的楼道里阴森森出现了几声谈话。

        “月亮还挺圆。”霍疏说。

        “圆。”闵灯回答。

        “你头好像也挺圆。”霍疏说。

        “嗯。”闵灯回答。

        两人又是静默。

        “……你脖子酸不酸?”霍疏问。

        “……还行。”闵灯回答。

        “……要不我们勇敢一点?”霍疏问。

        闵灯猛地站起了身,冲出了天台门。

        霍疏给自己打完气连忙跟上。

        天台上风大,又很安静。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月亮是真的很圆。

        “不开心啊。”霍疏开口吃了满嘴的风。

        闵灯没说话,拿着酒瓶敲了敲护栏。

        “我也不开心。”霍疏试图安慰,“我除了钱什么都缺,最缺开心。”

        “我能骂人吗……”闵灯挑眉看他。

        霍疏有些意外的看着闵灯脸上出现的表情。

        喝醉酒的闵灯似乎更加鲜活,也更……野。

        “你骂。”霍疏说。

        闵灯没说话。两人安静的看了一会儿。

        直到风声重新吹进耳朵。

        “……我不是不开心。”闵灯仰头,眨了眨眼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我只是不那么开心,我对自己不满意,我总觉得我不该是这样的。”

        “我只是想成为我。”闵灯声音很低,像是要被风吹散。

        霍疏看着他沉默半响。突然伸手指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大楼,“那一片楼房中最高的那个大大厦,你看到了吗?”

        天台上风太大,闵灯眯眼看了过去。

        “那栋楼里有一群人。是成功人士,是业界精英。”霍疏偏头看着闵灯,“你觉得他们成为想成为的人了吗。”

        闵灯蹙眉没说话。

        “他们我不知道,但我没有。”霍疏说完,伸手指着自己,“我一个老板,每天装脾气好,见人就笑。有时候自己都觉得累,但没办法,我只要一天没有站在那个大楼的天台跟你说话,我就得笑。”

        闵灯脑子慢慢被酒精覆盖住了,有些站不稳。

        “但你不一样。”霍疏低头看他,“你是我见过最不给我面子的人,不是装的不给我面子。你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不给。”

        闵灯听不清他说的,又觉得太吵。蹙眉拿着酒瓶子怼在了他脸上,强迫他把头转了过去。

        霍疏:“……”真的丝毫不给面子。

        闵灯脑子越来越不清醒。

        喝大了的人一般有三个阶段。

        第一是:你是谁。

        第二是:我是谁。

        第三是:爱他妈谁谁谁。

        闵灯已经到了第三个阶段了,只要给他一个契机。他就能表演胸口碎大石。

        “其实我能告诉你,你该怎么成为你。”霍疏突然说,“你只需要知道你能给我什么。”

        闵灯歪头想了想,脸色郑重的把酒瓶子放在了霍疏手上。

        后退了几步,抬手把身上霍疏给的衣又给脱了。立马又开始解皮带。

        “……这样太快了吧宝贝儿。”霍疏看得目瞪口呆,脚步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要制止,“不行,我不是这个意——”

        “哈!”闵灯往下一蹲,做了个助跑的姿势。

        接着整个人仰手往后就是一个起跳,快速敏捷的一翻。拉的腰细长又柔韧。

        霍疏吞了口口水。看着闵灯落地,才反应过来闵灯这是表演了一个后空翻。

        闵灯站定头还有些晕。咬词不清,冷酷发问:“……还行吧?”

        霍疏吓都吓死了,连连点头:“非常棒!”

        “……我还会侧空翻。”闵灯甩了甩头,说完就又翻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