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敲门声响起,冲淡了霍疏紧皱的眉头。

        “霍总,闵灯先生给我发了消息。”窦助理有些疑惑的把手机递了过去。

        霍疏接过手机一看。非常简洁的辞职短信。

        也非常符合闵灯过分酷的风格。

        “工资怎么给?”窦助理询问。

        霍疏眯了眯眼睛,用手指狠狠的在手机屏幕上摁过,低声道:“不给。”

        干到一半跑人,还想让他主动给工资,不可能。就算是孤儿都不能这么酷。

        “你这几天怎么总是走神?”章丘把后门给带上,转头瞪闵灯,“门也不记得关。”

        闵灯抱着书包没说话。

        “拿着。”章丘扔给他一个安全帽,“等会儿不许给我妈塞钱,听到没?”

        闵灯听这话才笑了笑,“我没带钱。”

        “没带最好,不然打死你。”章丘说的吓人,翻身上车,接着又提醒,“安全帽带好啊。”

        小电动确实挺小,还是个粉红色的,但开起来出奇的快。

        冷风刮在脸上让闵灯眯了眯眼,抱紧了怀里的书包。

        他今天要和章丘去看章丘的妈妈。

        章院长因为身体原因,从孤儿院已经退休好几年了。

        但又不肯和章丘住在一起,说是嫌小伙子烦。自己住在这座城市边缘处的的老房子里。

        章丘和他通常两三个星期去看一次。

        就是这样,老太太还嫌他们两个烦。

        到地方的时候,脸都吹僵了。

        两人站在原地又蹬脚又甩脸的跳了将近十分钟的踢踏舞,这才算缓了过来。

        “破车。”章丘恢复精力,开骂了,“两个轮子跑的比人家六个轮子的还快!他妈怎么不飞!刹车都刹不住他几把对死的向往。”

        骂完章丘还踹了车一脚。

        具体动作是,垫起脚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跟个小姑娘撒娇似的碰了一脚车轮子。

        闵灯看不下去,一脚踹在了车轮子上。

        小电动应声而倒。

        章丘:“……”

        “走吧。”闵灯抱着书包,昂首大步往前走。

        这片的小区公寓特密集,七拐八绕了将近十分钟。

        闵灯和章丘才气喘呼呼的爬上了六楼。

        刚敲门。

        房里就传来笑呵呵的声音。“老许啊,今天这么早就来约我啊!”

        门被打开,花枝招展的老太太满脸笑颜。

        “妈!”章丘喊。

        “院长!”闵灯刚扯开嘴笑。

        “呯——”房门被摔上了。

        两人被门风的劲道给扇晕了,正愣着。

        很快。

        门内传来老太太的厌恶声:“怎么又是你俩啊,烦不烦!”

        “妈的。”章丘在门上踹了一脚。没踹出什么声音。

        闵灯把书包扔在了章丘怀里,往后退了几步。

        “不…闵灯等会——”

        “呯!”

        门外的白色墙皮都被震落了下来。

        闵灯收回脚,拍了拍手。又把书包从章丘手上拿了回来,低眉顺眼的站着。

        几秒后。

        “啊——!”章老太太尖叫着开了门,手里拿了把菜刀,“章丘你找死是不是!”

        “不…不是我……”

        “闵灯进来,没吓着吧?”老太太扯着闵灯,把手上的菜刀往章丘怀里一扔,“做菜去!越来越不像话了,敢踹门了!”

        “艹!”章丘瞪眼。

        “还骂人?”老太太也瞪,抬手就要打人。

        “算了算了。”闵灯轻声将人拦住。

        “还不进来!”老太太吼,“这次看在闵灯的面子上。”

        闵灯拉着人往里走。

        章丘:“……”你狠。

        三人围着圆圆的小茶几坐着,章丘活像是被捡来的。

        “我说了让你们不要来看我,我烦死了。”老太太喝着自己种的玫瑰花茶,神情不耐,“给我一点个人的独立空间行不行,放开手让我飞懂不懂?”

        “妈你这个花是……”

        “你闭嘴。”老太太说。

        “院长,你这个玫瑰花从哪儿摘的?”闵灯问。

        “就是小区外边儿扯的,哎哟长很多呢。”老太太又喝了一口,“说是喝了能年轻。”

        “放屁。”章丘直接伸手把杯子抢了过来,“这他妈不是食用的玫瑰花!谁让你自己泡的!”

        老太太瞪了一会儿眼,张嘴就吐了出来,还扣了扣嗓子眼。

        吐完立马拿着丝质小手帕优雅的擦了擦嘴。

        章丘起身满屋子搜寻可疑物品去了。

        “最近过得怎么样?”老太太摸上了闵灯的手,“我感觉你状态不错。”

        “挺好。”闵灯说。

        “不是挺好,是很好。”老太太眯眼看着他,“你以前讲话速度多慢,三分钟放不出个屁来。现在好多了,也没那么容易紧张,脸上带上了笑,”

        闵灯愣了。是这样吗?

        “药呢?吃的频率怎么样?”老太太问。

        “没怎么吃。”闵灯说,“我不想吃,容易困,不好做事。”

        “没事儿,不想吃咱就不吃。”老太太看的开,想了想又是好奇,“你这是遇上什么事儿啊,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闵灯仔细想了想。

        老太太等着他想。

        老太太等的都快打起了瞌睡,这才听见闵灯轻声开口。

        “我遇见了一个人……”

        长得好看,脾气也好,虽然有时候很奇怪。

        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说一些奇怪的话。

        但是闵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像是身体内部被人点燃了一盏灯。整个人都好像亮了起来。

        这些天闵灯很忙,他每天早上得出去找工作。

        在十点之前又的返回餐厅。

        工作异常的不好找,不光时间段迎合不了。

        而且在这座城市里,看个门儿都得大学学历。

        闵灯因为种种原因,小学都没上。所以别说看门儿这种技术活,就连关门这种体力活都没人请他干。

        餐厅工作还是很忙,闵灯只能偶尔抽出一点时间来想一想那个奇怪的人。

        “闵灯。”领班突然跑过来后厨喊人。

        闵灯从一片土豆皮里抬起头。

        “有人找你。”领班笑得出奇的温柔。

        “咦,王大菊你能别这么笑吗。”经过的周一刚恶心的弯腰吐了。

        “周二刚你是不是找死?”领班依旧笑得温柔,“我叫marry。”

        “王大菊就王大菊,还非得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儿。”周一刚冷笑一声,“merry你个头。”

        闵灯站了起来。

        “今天所有服务员的主推菜都会变成你的,累不死你丫的,你给我marry等着。”王大菊说完领着闵灯朝着餐厅二楼走。

        餐厅二楼是独立的房间,需要提前几天预订。

        闵灯蹙眉,实在想不通谁会找他。

        “这里,你自己进去吧。”王大菊笑吟吟的说。

        闵灯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反坐着一个人,拿背冲着他。

        “认出来了。”闵灯有些想笑。

        霍疏闻言转身过来,也笑了,“你还记得我啊?”

        闵灯:“……”

        “不跟你开玩笑,今天我来是有个事儿找你。”霍疏把脸上的笑敛了下来。

        闵灯见状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沙发上那条白色毯子你还记得吗?”霍疏面色沉重,语气严肃。

        闵灯被弄的愣了一下,而后才缓慢点了点头。

        “那条毯子是我从英国带回来的,私人定制,纯手工制作。”霍疏挑眉看着他,“三十万一条。”

        闵灯想了想,夸奖道:“……你好有钱。”

        霍疏被这么一夸,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计划,故作谦虚的挥了挥手,“普通有钱,普通有钱。”

        闵灯转身就走。

        “哎!”霍疏把人给拉住了,蹙眉批评道,“你血流到我三十万一条的毯子上了。”

        霍疏着重的突出了三十万。

        “你……想说什么……”闵灯有些震惊。

        “赔钱。”霍疏说。

        ※※※※※※※※※※※※※※※※※※※※

        因为又迟到了,而极其不好意思,不敢讲话。

        但还是要说,霍疏这是在开玩笑。下章会解释他的用意。

        老规矩,抽52个小红包,聊表歉意。原谅我宝贝。

        非常感谢各位给我扔雷的土豪宝贝们!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叶言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知知吱吱滋滋扔了1个地雷

        02200059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手榴弹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手榴弹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我爱各位大大qaq扔了1个地雷

        hag扔了1个地雷

        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