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六章

        在闵灯说出那句话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闵灯是被吓得说不话来了,而霍疏在思索。

        思索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咳……”霍疏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我找你……”霍疏蹙眉说一半,实在没忍住,疑惑发问,“你报什么警?”

        闵灯咬了咬牙,低头轻声道:“……火警?”

        霍疏看了他一会,觉得他可能是在开玩笑,于是配合着笑了笑。

        笑了一半,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夸奖道:“你还挺有意思。”

        闵灯闻言更加不安。

        “行了,你别一直站在这儿了,甜品区那边还需要人。”霍疏放弃交流。

        闵灯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是不追究他责任了,同手同脚的朝甜品区走了过去。

        “怎么看着不正常?”杨振宇眯眼猜测,“看着像是有什么病。”

        “就是胆子小了点。”霍疏随意道,想了想又道:“像我以前养的那只兔子,声音大了都能被吓死。”

        “你还养过兔子?兔子呢?”杨振宇好奇。

        “我爸吃了。”霍疏说。

        “你爸可真不是个东西。”杨振宇下了个结论。

        宴会结束,时间已经到了12点多,闵灯帮着善后,和章丘出来已经凌晨了。

        这条大街上没什么人,连车都不多。

        “周一刚的那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章丘偏头看他。

        闵灯皱眉,伸手抓了抓有些痒的脖子。

        “好主意!”章丘停下了脚步,“弄死他!”

        闵灯:“……”

        闵灯把抠脖子的手放了下来,抬眼看着章丘。

        章丘也看着他,百般无奈的在自己头上使劲摸了两下,“那你说怎么办?”

        闵灯沉默着没说话。

        这件事不是他说该怎么办就能怎么办的,得看周一刚。他说了不算。

        “给钱嘛!让钱迷了他的眼!”章丘摸完了头,信誓旦旦,“钱能解决任何事。”

        随后,两人一起围着自助银行取款机上面显示的数额。

        “1000……”闵灯疑惑,“够迷了吗……”

        章丘沉默:“还差点儿……”

        章丘掏出了自己的卡,插了进去。

        很快,两人对着取款机重新显示的数额陷入了迷茫。

        两人加起来一共1200。

        很好。

        空无一人的自助银行外面台阶上坐上了两个被钱迷了眼睛的贫穷组合。

        章丘抽了一根烟,抽的急,脸色不好看。

        闵灯抬头想看看星星,只看到一片黑了的天空。

        两声叹息出现在凌晨一点的大街上。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章丘叼着烟,又摸了一把扎突突的脑袋,“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嘛,说不定明天周一刚就死了呢。”

        闵灯:“……”

        第二天的周一刚没死。

        章丘震惊不已,觉得古诗词都是狗屁。

        几人面面相觑,后厨的气氛有些剑弩拔张,一触即发。

        周一刚沉默半响。没忍住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大大小小的钞票,却还是被混杂在其中的一块和五毛钱们灼伤了眼睛。

        他思考再三,还是觉得自己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拍桌而起,“我日你娘的,老子的头只值这么点儿吗!”

        “呵。”章丘冷笑一声,伸手拿回了一张五毛。

        闵灯低头看脚。

        周一刚愤愤不平的转了一圈,思来想去觉得欺人太甚,凶恶道:“这事儿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你想怎么办。”章丘两鼻子喘气如牛。

        闵灯连忙拉人,紧张的手抖的不行。

        眼见就要打起来。

        “冷切西班牙火腿!”服务员小妹强势插入,“客人催了!”

        “哎,马上!”周一刚铩羽而归。

        “一份黑森林!客人都等哭了!”又哒哒跑来一位服务员。

        “知道了。”章丘也悻悻掉头回到了自己工作岗位。

        闵灯松了一口气,眼睛有些发黑,撑着桌子甩了甩头。

        “哎,拦事了。”一个人说。

        闵灯只好摸索着从餐厅后门出去了,靠着墙缓了一会。

        怎么就这么难呢。

        在所有人都看着过的乐呵呵的时候,只有他是扛着石头的。

        “喂!”一道声音。

        闵灯睁开了眼睛。

        周一刚脸色难看的站在他面前,嘴里叼了根烟。

        “我告诉你,你别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周一刚叼着烟讲话,含糊不清,“我先推你没错,但你打我了,这事儿就你错了,知道吗?”

        闵灯想了一会儿,低声问:“你想怎么办。”

        “我想怎么办?我敢想吗?”周一刚吼了一句,嘴里的烟都掉在了地。

        他指着自己的头,“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虎?我平时也就欺负欺负你吧,我打你了吗?”

        “对不起……”闵灯蹙眉。

        “甭瞎道歉,我不缺。”周一刚思考再三,“我这个头这样我很不快乐,这事儿总得解决。这事儿我确实有错,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样,你让我闷你一棍子……”

        章丘做完甜点跑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瞪大眼睛冲了过来,“滚你妈!”

        “有你什么事儿?”周一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赶紧走。”

        “可以。”闵灯低着头说。

        “可以个屁!”章丘紧张不已,口不择言,“周一刚你不要脸!”

        周一刚怒了:“你才不要脸!”

        闵灯被他们俩吵的脑子疼,忍无可忍,低声骂人:“大爷。”

        章丘惊奇到嘴唇都在颤抖:“……你骂人?”

        “你听错了。”闵灯叹了一口气,耳边嗡嗡作响。

        他甩开两人去更衣室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了章丘说的让他早点回去,也听到了章丘骂周一刚神经病。

        他很少睡得这么沉。

        更衣室门被人推开,灯也被摁亮了。

        霍疏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躺在长凳上的闵灯模模糊糊感觉到了一点光线,眯着眼睛慢慢醒了过来。

        抬头看到门边人影,吓了一跳。

        “我雇你来就是让你每天躲这睡觉?”霍疏倚靠着门,言笑晏晏。

        闵灯看清了人,脸色惶恐,立马爬了起来。

        “你是负责哪里的?”霍疏故意冷下了脸,想吓吓他,“这么偷工躲懒。”

        闵灯刚想出去,听闻此言立马僵在了原地。

        霍疏见他不说话,把门给关上。

        门被关上又被反锁,闵灯冷汗都吓出来了。

        霍疏走近,开始脱衣服。

        闵灯:“!”

        闵灯咽了咽口水,悄悄的迈了步子,朝着门口慢慢的挪动了过去。

        “过来。”霍疏开口。

        闵灯身体一僵,没动弹。

        霍疏走过去一看,笑出了声,“你想什么呢。”

        “啊……”闵灯抬头。

        霍疏身上穿上了全黑的主厨服,

        “你愿意帮我系一下吗?”霍疏笑着把手伸了上来,手掌上缠着厚厚的白色绷带,“我手受伤了。”

        “啊……行。”闵灯反应过来,脸红不已。

        他伸出不自觉发抖的手,慢慢靠近霍疏,手指尖触上了那根系带。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没走?”霍疏低头看着他。

        闵灯被他的动作吓得往后跳了一小步,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霍疏刚要说什么,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伸出了手,轻轻撩开了闵灯的额发。

        眼睛很大,黑白分明,澄澈干净。

        还真是宝藏。

        闵灯根本不敢动,喘着气,小腿有些发软。

        “抱歉。”霍疏也发现了他的不正常,及时把手抽了回来。

        闵灯这才敢后退了几步,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等他自己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发现霍疏依旧站在原地。

        闵灯正犹豫不已。

        霍疏已经笑着朝他张开了双手:“麻烦你了。”

        闵灯跟着霍疏往外走的时候,才发现他手上提了个黑皮箱子。

        黑皮箱子和穿着一身黑衣的霍疏配在一起很吓人。

        从闵灯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霍疏小半张侧脸,看上去十分冷漠。

        和刚刚那个对着他笑的霍疏,完完全全两个人。

        霍疏把手上的刀具箱放好后,直径去到了冷藏室。

        后厨用来储藏食物的冷藏室的门很重,虽然是密码锁,但在外面还有一层安全阀门,需要很大的力开。

        闵灯刚准备上去帮忙,却没想到霍疏单手将安全阀门推开了。

        闵灯没有跟进去,冷藏室因为摆满了食物,空间太小。

        他甚至退到了门口,他在想他为什么还不走呢。

        是因为看起来根本分不出是好人还是坏人的霍疏吗。

        直到冒着奶泡的小锅里腾起阵阵白色雾气。

        整个冷冰冰的厨房只亮了一盏灯,灯下的白色雾气看起来很温暖。

        闵灯受到吸引,慢慢的走了过去。

        “独家秘方。”霍疏盛了一小碗给他递了过去,“安神的。”

        闵灯慌张的接过,轻声道了谢。

        小碗捧着暖呼呼的,他不好意思的低头喝了一小口。

        “怎么样?”霍疏问。

        “好喝。”闵灯说。

        “我没放盐。”霍疏嘴角带笑,眯缝着的眼里带上了不明意味。

        闵灯怔住,想了想,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会骂人的。

        他会害怕,他太胆小。可这样并不代表他不会在喝了一碗故意没放盐的汤的时候,说干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