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第五章

        雨下的大了,电话那边恶毒的话还在不停响起。

        公交车慢慢开了过来,闵灯眯着眼睛看向车上的雨刷,晕成一道水幕的帘子,从中间被割断,撒到两边。

        车门被打开,胖乎乎的师傅扳着方向盘,扭过身子,冲他嘿嘿一笑:“上吗?”

        闵灯点了点头,把手机从耳边拿开,迎着雨上了车。

        车上没人,闵灯低头在脸上抹了一把,眼前的雾气被抹开了。

        他看到了自己垂在腿边,拿着手机的手,用力的连骨头都尖锐的要刺出来了。

        他明明已经摆脱了,所有人都这么跟他说。

        但没人提醒他,摆脱的后果。

        霍疏看着车前跟有人拿着水枪朝他车里灌似的大雨,蹙眉思考半响,打了方向盘,掉头朝来的方向过去。

        站牌还在哪儿,下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油费最近涨了。”霍疏眯缝着眼睛自嘲。

        回到家,闵灯身上已然湿透了,大猫绕着他的腿,喵喵喵的叫个不停。

        闵灯摸了摸它的头,又弄了点吃的给它,转身去了浴室。

        水兜头冲下来的时候,闵灯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眶通红。

        周一刚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能做的只有妥协和退后。

        早上起床,闵灯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刚撑起身坐起来,眼前就一片黑影。

        大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了床上,把头贴在他手上,细声喵着。

        “别舔……”开口的声音沙哑。

        闵灯咳了两声,伸手在自己额头上摸了一把,不烫,应该只是有些感冒。

        把猫抱下床,闵灯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刷牙,接的急急忙忙。

        电话是章丘打过来的。

        “你还没来餐厅?”章丘那边问的急。

        闵灯一愣,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我不管你来没来,先别来餐厅。”章丘避开人,走到了厕所,语气严肃,“周一刚头是你打的”

        闵灯蹙眉沉默,把嘴里的白沫吐了出来。

        电话两边都安静了下来,闵灯伸手撑在洗脸池上,觉得头有些晕。

        “牛逼啊!”章丘高声称赞。

        闵灯:“……”

        “今天你先别来了,反正今天全体歇业。”章丘难得的笑了笑,“临时通知,老板朋友晚上开了个宴会,我们这边先过去准备了。”

        “什……”闵灯还想问问关于周一刚的事情。

        “下午我过来接你去地方。”章丘说完就挂了。

        电话那边传来挂断的声音。

        闵灯抬头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发白,神色难看。

        那根棍子从他手里挥出去,他是害怕的,是恐惧的,但……

        他为什么会觉得愉悦。

        洗脸池里面的水慢慢的蓄满了,闵灯低头看着自己隐约的倒影,把脸埋了进去。睁着眼睛,他看着了那天自己脸上的表情。

        房门被啪啪敲响的时候,闵灯正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猫绕着他的脚踝轻声喵着。

        闵灯迷糊的睁开眼睛,过去把门打开了。

        “这一坨什么东西?”章丘把围着他脚转悠的猫踢开了。

        但显然没踢到多重,猫根本没动。

        “猪。”闵灯甩了甩头,觉得晕。

        “哪捡的?”章丘提着小猪后颈

        闵灯沉默半响,转身喝了一口,把杯子重重地放到了茶几上,“周一刚手上。”

        章丘也沉默,接着咆哮,“怎么还咬人呢——”

        宴会基本都布置好了,闵灯只用帮着章丘把他做好的甜点摆好就行。

        在宴会开始前半个小时,经理拿来规定的制服让他们换上。

        章丘知道闵灯在人多的地方容易紧张。所以两人留到最后,慢吞吞地换完了。

        最后剩下了一顶帽子,黑色的,服务员常带的那种。

        “什么破帽子。”章丘骂骂咧咧的戴好了。

        闵灯皱眉,拿着帽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想带。

        “你头发怎么这么长,还不剪。”章丘从闵灯手里扯过帽子,另一手抓着他的额发就扒拉了上去。

        突然,章丘利索的动作僵了一下。

        他被隐藏在头发里的那双眼睛看愣了神。

        “怎么了……”闵灯眨了眨眼睛。

        “啊……没什么,你戴帽子丑死了。”章丘脸色有些不自然,伸手就把闵灯帽子扯了下来。

        “你……”闵灯刚开口。

        “闭嘴。”章丘瞪着他,飞快地又把他头发也薅了下来。

        闵灯:“……”

        闵灯伸手摸了摸自己过长的头发,他也觉得戴着帽子不太好。

        头发能帮助他隔断大部分人的视线,让他觉得很安全。

        宴会开始后,他俩就站在甜品区后,章丘负责横眉瞪眼,闵灯看着爱搭不理。

        这对组合看起来就不太好惹。

        平时爱吃甜品的姑娘女士们都没敢往这儿来。

        章丘没站一会儿就不耐烦了,“你看着,我去外面透透气。”

        “不行……”闵灯回绝,“我不敢。”

        “滚。”章丘走了。

        章丘走后不到一分钟,周围的姑娘小姐们觉得自己能干翻仅剩的一个头发过长的闵灯。

        于是都围了上来。

        闵灯紧张的止不住的往后退。

        霍疏喝了一口酒,眯缝着眼看着前面不停往他这边退着的男生。

        大厅里服务员穿着小西装,他餐厅里的人穿的黑色的厨师服。

        男生穿着黑色的厨师服。

        霍疏敷衍的跟身边的人聊着,定睛看着。

        巧了,那天那个坑他油费的。

        人越来越近,霍疏挑眉张开了手。抱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闵灯连忙回头。

        霍疏看着瞬间空了的怀抱,不爽发难:“踩我脚了。”

        一旁看了全程的杨振宇目瞪口呆,唾弃至极。

        丫也不看看自己亮锃锃的黑皮鞋能不能照出人脸而来。

        闵灯后背冷汗都吓出来了,低着头琢磨着要不要帮他擦一擦。

        摇着红酒杯走过来的女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里马上要发生的‘俏仆人和霸道总裁的二三事’

        扭着腰就摔过来了。

        霍疏熟练的伸手拦住人,抓着肩膀,扶着人站好。

        一套操作跟训练了似的。

        “啊,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女人说出台词。

        “没事。”霍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红酒渍,敛下的眼睛里满是厌恶。

        “真是不好意思。”女人很是愧疚,“我帮你洗吧。”

        “麻烦了,我随便冲冲就行了。”霍疏抬头轻笑,“倒是小姐的脚需要看看,我帮你喊医生?”

        “啊……我没事……”女人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你快去弄一下吧。”

        闵灯睁大了眼睛看完,悄悄的松了口气。没那么紧张了。

        传言说的他们老板脾气好,好像是真的。

        “混到头了,上次怎么没弄死他。”杨振宇蹙眉,“什么女的都敢雇。”

        “一根绳子的事儿,他着什么急。”霍疏语气随意,“嫌一根吊不死他吗。”

        闵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

        抬头却看见了正好转过来,一脸冷漠,眼里满是厌恶的霍疏。

        闵灯:“!”

        闵灯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等着霍疏走远,闵灯才敢悄悄的喘了一口气。

        他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气息慢慢贴在耳边的时候,闵灯睁大了眼,脸色惨白。

        霍疏站在闵灯身后,语气冷淡,“你……”

        闵灯浑身僵硬,智力抢答道:“我不会报警!”

        霍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