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四章

        周一刚骤然抓住闵灯的手后,直接用力把他往地下扯。闵灯被吓得瞳孔都收缩了一瞬,但很快他整个人都僵持住了,一动不动。

        周一刚喘了几口粗气,头上被敲了那一棒子的后遗症依旧没有消散,他想站起来狠狠踢闵灯几脚都做不到。

        尽管闵灯根本就没有挣扎,没有动,甚至整个人是带着某种诡异的柔顺。

        闵灯他不敢动,也不能动,尽管抓住他的人被他打破了头,抓住他胳膊的手也没有用太大的力,他只要轻轻一挣,就能挣脱开,但是他心底的潜意识却告诉他不能动。

        他不能动。

        只能乖乖呆着。

        这样——

        “喵——”窝在闵灯怀里的肥猫突然亮出了爪子,狠狠的挠在了周一刚胳膊上。

        周一刚吃痛,叫了一声后又抱住了自己被打了的头。

        闵灯看着自己保持原样,僵在半空的手臂,上面被硬生生掐出来的红痕,又一次提醒了他,他是多没用。

        连反抗一个被自己打破头了的人的勇气都没有。

        沉默半晌后,闵灯替周一刚打了120说清楚了情况,接着头也不回的抱着猫沿着昏暗的小巷走了出去。

        只是每往前走一步,闵灯的脸色就越白,周一刚抓在他手腕上的手、还有那些威胁的话和他反抗不了的懦弱,都让他觉得呼吸不上来。

        闵灯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凌晨,怀里还抱了只大猫,他不敢把猫再留在那里,但是租房这边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养动物,明天他去问问房东。

        大猫出奇的温顺,闵灯把猫放到了沙发上,又拿了个小碗,把塑料袋里的小鱼干给它倒了进去。

        大猫冲这闵灯喵了两声,低头乖乖的开始吃了起来。

        闵灯看着大猫,躺靠在了沙发的另一边,仰头叹了口气。

        肚子响起来的时候,闵灯都快睡着了,而且他没有一点儿想吃东西的欲望。

        但神差鬼使的,他走到厨房后,打开了手机直播。

        今天时间太晚了,就连一个不小心点进来的都没有。

        观看人数始终是零。

        闵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刚要把手机关掉,偏偏就在这时候,观看人数上的数量,突然变成了一。

        还没等闵灯惊讶起来,直播界面上划出了一段话。

        每天泡脚三遍:今天这么晚了,准备做什么。

        闵灯:“!”

        闵灯看清这句话的瞬间,眼睛都亮了,接着有些忙乱的环顾四周,从上面的储物柜里手忙脚乱的把面拿了出来。

        他接着把面对上了手机的直播镜头,因为紧张声音都有些喘,“吃……吃面。”

        视频那头没有动静,但闵灯盯着观看人数上的那个一,知道那个人还在看。

        闵灯想了想,刚要开口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的开始按部就班的准备下面。

        水刚刚烧开,闵灯拿着面朝锅里放面。

        拿着汤勺,冲着视频的细白的手腕上缠着几道显眼的红痕,像是被鬼掐的。

        闵灯抬头看向视频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连忙换了一只手,动作显得有些刻意,闵灯想着要不要主动找个话题。

        他头一回干这种事,紧张的不行,锅里咕噜咕噜开始冒起了水泡。

        闵灯最后拿了案板上的一条小葱,“你看这个葱……真……真绿。”

        霍疏看着视频那边案板上切得细细的葱,和被翠绿的葱衬得更加白皙的手,眼睛里的情绪有些浓重。

        他确实是无意中点进直播的,但这双手让他留了下来。

        霍疏轻笑着打了几个字。

        ——嗯,是。

        闵灯看着那边的回答,不自觉的抿嘴笑了笑。

        第二天一早,闵灯醒来的时候,心情头一次是轻松的。他渴望像正常人一样与别人交流,和朋友谈笑。

        他害怕甚至是逃避了十几年的问题,经过了昨天晚上,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了。

        但当闵灯到餐厅后,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害怕的情绪来得太迟

        餐厅后门巷子里,地上被遗落的木棍早已不知所踪。

        闵灯对着这会儿亮堂堂的巷子,同样的觉得呼吸不上来。

        朝后厨走过去的时候,闵灯一脚一步跟踩在钢刃上似的,走得艰难又缓慢。

        后厨里一切都没什么不同,只是少了一个周一刚。

        “怎么才来?”章丘看了他一眼。

        闵灯紧张的环顾一周后,小声问章丘,“周一刚呢?”

        “请假了。”章丘看了他一眼,蹙起了眉,“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闵灯摆了摆手,蹙眉想着该怎么应付以后的事。

        “周一刚又找你麻烦了?”章丘一语道破,突然抓起了他的手腕,看了半响,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闵灯把自己的工作做完后,躲去员工更衣室。

        餐厅大门前停下来一辆黑色迈巴赫,下来一个人,穿着修身的黑色西装。

        只看了一眼的餐厅服务员小姑娘们顿时燃起了无与伦比的激情。

        “老板又来了!这个星期第二次了!”

        “笑的太温柔了吧,我想被他用西装领带给勒死……”

        “我上了,别和我抢——”

        霍疏进门后笑着谢绝了小姑娘们引路的需要,独自走向了通往后厨的走廊。只是满脸如沐春风的笑容,在转角没人处瞬间收回。

        他单手扯了扯绑的有些紧的领带,眯缝着的眼底不经意泄露出一丝不耐烦。

        员工更衣室没有开灯,霍疏视力好,一进门就看到了在黑暗角落里团在一起坐着的人影。

        门被推开的动静也惊醒了靠着柜子,睡着了的闵灯,他慌乱起身。

        霍疏蹙眉把灯给打开了。

        刺眼的白光扎进眼睛的时候,闵灯眼角被刺激出了生理泪水,他连忙擦干了,才看清门口站着的高大人影。

        “老……老板……”闵灯看着男人,有些不安。

        霍疏认出了这个人,是上次在走廊上拦着让他去厕所的那个男生,换了副表情,轻笑着问:“你在这儿干什么?”

        闵灯在男人开口说话的一瞬间,就退后了一步。

        “霍疏。”霍疏感兴趣的朝他伸出了手。

        闵灯没敢伸手。

        霍疏挑了挑眉,没在意,打开了自己面前属于自己的一格柜子。

        闵灯还没回过神,就眼见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扬手就把身上的西装外套给脱了。

        西装外套带着风,朝他飞过来的时候,闵灯有些懵的呆了,他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黑暗,整个人都不知道作何反应。

        “哎……”霍疏低笑出声,伸手把罩住他整个人的西装拿了下来,“你怎么不接着。”

        闵灯又眨了眨眼睛,有些迟钝的伸出了双手。

        霍疏看着他乖乖抱好自己的衣服,视线不自主的被吸引到了男生因为低着头,被包裹在黑色制服里的细白脖颈。

        “你是店里的服务员吗?”霍疏一边问着,一边单手解着自己的衬衣扣子。

        闵灯沉默的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一旦紧张就说不出什么话来,就算说出来话,也容易颠三倒四。

        神经病说话才颠三倒四。

        霍疏换好一身黑色主厨服后,伸手从一动都没动的闵灯手上把自己衣服拿了回来,笑着道了声谢后,转身走了。

        只留下面红耳赤的闵灯,细细的呼吸着残留在自己身上淡淡的香味。

        疏离而又冷漠。

        和对着他笑的霍疏这个人,不太搭。

        晚上七八点左右,天空开始下起了雨,不大,但一直没有停过。

        闵灯把手伸向了窗外,细细凉凉的雨飘飞在手上很舒服。大约一分钟,直到整个手掌都湿润了,闵灯才把手收了回来。

        他转身准备下楼,却看见了不远处,同样站在窗边的霍疏。

        霍疏的侧脸轮廓分明,这会儿没有笑着的样子,显得异常冷峻。

        霍疏可能是注意到有人在看他,偏头过来,两人的目光顿时交缠在了一起。

        闵灯下意识的挪开了眼睛。

        霍疏略微冷淡的朝闵灯点了点头,随即把烟按灭在了垃圾桶上方的细白小石子里。

        闵灯连霍疏什么时候走的时候都不知道,直到章丘到楼上过来找他,他才发现自己心脏跳得飞快。

        这场雨一直到闵灯晚上下班也没有停止,他也没带雨伞,不过还好,餐厅离公交车站牌也不远。

        闵灯把包顶在了头上,两三步就跑了过去。

        因为时间太晚了,站牌这里没有人等车,闵灯把书包从头顶上拿了下来,抖了抖水。

        手机铃声就是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个陌生的号码,闵灯想了想接了。

        “小娘炮,你胆子挺大啊,听说今天还去上班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厌恶又鄙夷。

        闵灯听出了是周一刚的声音,脸色变了。

        “你知道我头上被缝了多少针吗……”周一刚冷笑了两声又道,“那根棍子我拿了,到时候破的就不是你的头。”

        闵灯听着电话那头的威胁,提的包的手捏的死紧,脸色苍白,“我会……会赔钱给你。”

        隔着雨幕,在离公交站牌不远的停车位上停了一辆黑色的车。

        霍疏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随着含在嘴里的烟慢慢燃烧至尽,他懒散的朝窗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认出了那个站在站牌下躲雨的男生。

        雨越来越大,甚至飘进了车窗,霍疏把窗户打了起来,摁灭了烟,驱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