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手机屏幕上除了一开始出现的‘盐放多了’这四个简洁的字。一直到闵灯把三明治做好,手机屏幕上都没有再出现任何文字。

        闵灯不确定这个唯一和他交流过的网友还在不在看他的视频,因为直播界面上的观看人数始终保持在2到3个人。

        在最后关掉直播之前,闵灯仔仔细细的把那个和他交流过的网友的名字记了下来。

        ——每天泡脚三遍。

        很养生的名字。

        就着水勉强把药吃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

        闵灯讨厌夜晚,因为黑暗往往伴随着恐惧。他对抗恐惧的唯一办法只有把灯一夜夜的亮着。

        但睁着眼睛看不到的事情,闭上了眼睛,就黑了。

        第二天,早上7点半。闵灯准时醒了过来。

        餐厅十点上班,但他一般要提前去把后厨清洁一遍,所以一般八点起床,九点就到了餐厅。

        清洁完后,趁着人都还没有来。闵灯把包里自己做好带过来的小鱼干拿了出来,朝餐厅的后门走了出去。

        餐厅后门是一条小巷,小巷子不长,走出去就是热闹繁华的大街,但小巷后面却是拆了一半的居民楼,处处有着施工地常见的水泥和建筑垃圾。

        不过还好离的远,加上餐厅隔音效果又不错,所以基本没有影响。

        “喵喵……”闵灯用手轻轻敲了敲手里的盆。

        敲盆子的声音传出去后,很快就从远处的小巷子的墙上晃晃悠悠的跑来一只很肥的猫。

        小巷子的隔墙很窄,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宽,但这只肥猫愣是走得四平八稳。

        只是猫跳下来的时候,却直接从墙上滚了下来。猫在地上左摇右摆的弹了半天才重新爬起来朝着闵灯喵喵喵的小跑了过去。

        猫很胖,长得很漂亮。应该是以前住在这附近的人养的,可能因为搬家给遗弃了。

        所以这只猫总是被其他猫欺负,经常抢不到吃的。

        闵灯有一次碰到后喂过一点面包,这家伙就这么赖上他了。

        喂完猫后,闵灯回到后厨的时候,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也开始忙活了起来。

        餐厅只有两个营业时间,早上10点开始营业,晚上10点关门,中间还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中间休息的时候,闵灯又被经常找他麻烦的周一刚不冷不热的刺了几句。他没在意,倒是章丘给骂了回去。

        周一刚没在说什么,只是看人的眼睛不太对。

        晚上下班,闵灯照例带着早上剩下的小鱼干去喂猫。

        这个时间段的小巷外边挺黑的,基本只能靠外面高楼匀过来的一点灯光。

        今晚的月亮也太暗,星星都没有几颗。

        “喵喵……”闵灯轻声喊着。

        但很快闵灯就意识到不对劲。

        平常基本一分钟之前就会赶过来的猫,在今天却迟迟没有动静。

        猫没等来,黑暗的小巷子里却走出了一个人,摸着脑袋,晃着大爷步。

        等走近了闵灯才发现这个人是周一刚。

        “哟,刚下班呢?”周一刚晃着手指头上的钥匙圈,脸色被藏在昏暗的灯光里,看着有些吓人。

        闵灯没忍住朝后退了一步,但依旧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猫……猫呢……”

        “哦,你说的是那只肥猫?”周一刚惊讶道。

        闵灯看着他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些怪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什么猫啊?”周一刚突然又反问。

        闵灯捏紧了手上的塑料袋,被额发挡住的双眼,看不清神色,再开口语气有些僵硬,“我说……猫呢…”

        “你这什么语气?”周一刚眯着眼睛看着他,“你的猫我怎么知道?谁知道是死了还是给埋了……”

        闵灯咬紧了牙齿,他明知道不对劲,但又习惯了沉默。

        “不过呢……”周一刚突然转换语气,眉头上挑,斜眼看着闵灯,语气淡然,“今天我出来抽支烟的功夫,有个不长眼的小东西走在我脚边吓了我一跳。烟都吓掉了,我只好一脚把它给踢开了。后来想了想,又觉得畜生就是畜生,踢开又不管用,我就把它给……”

        周一刚说到一半突然停止了,接着又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后转身朝巷子深处里面走了过去,

        “你跟我来。”周一刚笑着朝闵灯招了招手。

        闵灯捏紧了拳头,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整个人都有些僵硬,

        他不敢去。

        “餐厅附近还是不要有流浪猫,不卫生,得处理掉,你觉得呢?”周一刚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闵灯知道周一刚是什么意思,随着周一刚越往里面走过去,他整个人就像是被灌了水泥的石像僵在了原地。

        他知道自己害怕,也知道自己懦弱。

        闵灯眼睛越红,手却越凉。

        最后他环顾四周,捡了一根木棒子,跟了上去。

        周一刚弯腰站在了一堆杂物面前,见他来了还朝他招了招手。

        闵灯视线下移,看到了杂物的下面是一只被绳子绑着的猫。

        周一刚把猫脖子上的绳子给解了,拎着猫的后颈转身笑着问闵灯,“是这只吗?”

        “给我……”闵灯有些急的伸出了手。

        但周一刚却把手往回一缩,冷笑道“为什么给你?”

        闵灯怔住,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喵嗷——”被周一刚提在手上的猫突然惨叫了一声。

        闵灯一急,抬手就想去把猫抢回来。

        周一刚被闵灯往前一步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瞪大了眼睛,语气嘲讽的伸手推了一把闵灯的肩膀,“怎么?要打我啊,小娘炮也会打人啊?”

        闵灯被他推得向后踉跄了一步,握紧了木棍的手指用力的发白。

        “哎哟……生气了?”周一刚扬手作势要打他,嘴里不干不净,“娘里娘气的小杂种……”

        闵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见这个词,脑中突然空白了,紧接着眼睛就热了。

        两人之间距离本就极近,闵灯突然发难,周一刚自然躲闪不及,被当头一棒打得眼前都飘着花。

        闵灯也是头一次打人,打完后整个人都有些懵。

        眼前黑了,脑子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了一些模糊、闪着雪花点的画面。

        直到木棒子掉在地上的一声脆响,闵灯这才反应过来,当即伸出了颤抖不止的手,把猫从周一刚手上抢了过来。

        接着抱着猫起码跑了十来步,闵灯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又飞快的跑了回去,弯腰把地上的棍子捡起来,又跑远了。

        他站在离周一刚起码十多米的地方远远的观察着伏在地上的周一刚。

        但抱着头跪在地上的周一刚始终没有动,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闵灯脸色有些白,浑身紧绷着,整个人就像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弦,拿着木棍的手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他开始想周一刚是不是被他那一棍子敲死了。闵灯开始感到害怕,他明明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一阵凉风吹过,他才发现他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完了。

        闵灯呼吸渐渐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他把棍子扔在了地上,眼前发黑的朝伏在地上的周一刚走了过去。

        “你……”闵灯走近后,刚挤着喉咙开口说一个字。

        地上跪着的周一刚突然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气。

        “啊!疼死老子了!”周一刚终于吸上了一口气,喊了出来。

        闵灯听他喊的声音洪亮,不免又有些吓到了,退后了几步又觉得庆幸,好歹人没出大事。

        闵灯一边听着周一刚喊疼,一边想起了后厨的规定。

        后厨管理严格,打架闹事会被直接开除,但周一刚不同,他是这个西餐厅经理的表兄弟。

        虽然一般在后厨全权拿主意的应该是主厨,归不到经理,但他们现在餐厅主厨是一个刚来没多久的美国人,中国话都说不顺,自然做不了什么主。

        所以整个餐厅,平时事宜全权拿捏在经理手上。

        这会儿脑子冷下来后,闵灯才感到后怕,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有胆子打人。

        “喵……”

        怀里的猫舔了舔他的胳膊,闵灯低头看着猫,伸手摸了摸猫的头。

        猫身上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

        “艹!老子又不是木鱼!有你这么敲的吗!”周一刚捂着脑袋跪在地上哀嚎,“我要是傻了,你就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不整死你!”

        闵灯没敢做声。

        “送我去医院!”周一刚有些痛苦的喊。

        闵灯刚走近几步想看看他的情况,周一刚却突然起身,伸手狠狠抓住了闵灯的一条胳膊。

        与此同时,在一片黑暗仅留了一盏夜灯的房间中,备好了水果酒水、弄好了房间气氛,正襟危坐在书桌后的霍疏表情严肃的发现——自己关注的主播迟迟没有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