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一百七十章 灭其史

一千一百七十章 灭其史

        韩度撇撇嘴,一副对国子监不屑一顾的样子,百无聊赖道:“我是看不起国子监教授的那些学问,但是可没有看不起学问。”

        “哦?这是为何?”朱标非常奇怪韩度的说法,问道:“难道国子监教导的不是也是学问吗?”

        韩度摇头笑笑道:“国子监教授的学问,掺杂了太多个人的私货进去。或许适合用来愚民,但是绝对不适合用来强国富民。儒学流传千多年了,对大明和百姓的作用,还不如数理化短短十几年来的巨大,从这点来看就很是能够说明问题。”

        朱标从小接受的儒家教育,自然是亲近儒学的。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反驳韩度的话,不怪他不偏心,而是儒学真的太拉胯。皇家书院虽然才建立十几年,但是人才辈出。

        论科举,国子监完全考不过皇家书院。从皇家书院第一次参加科举之后,这后面几次都是把国子监给比的没有脾气。国子监最好的一次,也就是得了一个榜眼而已。其他时候,连出一个一甲进士都难上加难。

        而皇家书院在科举上则是风光无限,每次状元都是雷打不动的落到皇家书院不说,而且进士名额还要被书院给占去一大半,大概就是三分之二到五分之四的样子。

        而偏偏书院的学子对于出仕做官,还并不如何热衷。有不少人考中进士之后,甚至不会选择做官,而是留在书院里或者是教书育人,或者是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是做实验探究天地自然间的奥秘。

        每次科举,考中的进士倒是不少,可是这没有人做官,该咋整?

        老朱都为此头疼的很,甚至想要干脆强行下旨征召书院的这些人出仕为官。可是被及时赶来的韩度给劝住:“皇上,这些人留在书院里比去做一个七品官,对大明的作用要大得多。”

        然后,韩度便仔细和老朱讲了一遍,什么做官只能够造福一方,而做研究却可以造福万世。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老朱给劝住。

        可是老朱面对无官可用的局面,也是非常的头疼,朝着韩度怒骂道:“那现在怎么办?朕无官可用,朝廷就要青黄不接了。”

        面对这种情况,韩度也只能够苦笑以对。最后在老朱的厉声质问下,韩度只好答应,他回去之后一定劝更多的书院进士出仕为官。

        老朱这才放过韩度。

        可即便是韩度在书院多次劝众人出仕为官,虽然有些效果,有部分人在韩度的劝说下,选择出仕为官了。但是效果也并不大,还是有部分人根本就不听韩度的。

        这些人想的很是清楚,在书院哪怕是教书,都能够拿到二十贯的月俸。而出仕为官,一个月才四贯。更何况在书院挣钱的机会也不少,若是能够参与研究有些东西,比如蒸汽机之类的东西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夜暴富,买宅子定居京城,娶上白富美,瞬间走上人生巅峰。

        试问有着这样的钱途,谁还会在乎朝廷的七品小官?

        韩度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些规矩都是他制定的,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把它推翻了吧?

        再说了,韩度又刚刚建了机械工坊,以后用人的地方多得很。韩度都还担心书院的先生太少,交出来的学子不够用呢。

        自己都顾不上,韩度哪里还会去管老朱有没有人做官?在书院里面说了几次,算是给老朱一个交待之后,韩度就将此事给抛掷脑后了。

        老朱没有办法,即便是有着部分书院的进士愿意出仕为官,那官员的缺口还是太大。最后,老朱不得已只好增加每科进士的名额。到现在,每科进士早就不是三百人了,而是五百多人。

        这些情况朱标也是非常的清楚,所以在韩度说话的时候,他才难以反驳。

        “儒学的教化虽然朱芋的目的着愚民疲民,对于大明百姓来说不合适。但是对于这些安南人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韩度继续说道,“他们刚刚经历过黎氏的叛乱,又被大明所破,正是他们最为迷茫找不到方向的时候。若是咱们在这个时候,向他们宣扬大明教化,让他们从本心里归附大明。那两三代人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记得安南,这里就真正的归属于大明了。”

        朱樉哈哈笑起来,摇头说道:“教化多慢啊,有本王镇守着,这些安南人还翻不了天。不用两三代人,现在这里就是大明的疆土。”

        韩度见朱樉自信满满的样子,叹息一声:“安南虽小,但毕竟曾经也是一国。想要灭其国,哪里有那么容易。现在安南人之所以没有反王爷,那是因为他们被黎氏的叛乱给搅乱了精神支柱,一旦等他们恢复过来,王爷可以看看他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听话。”

        朱樉满脸不屑的说道:“安南人胆小如鼠,若是他们胆敢不听话,那有一个本王杀一个,有一双本王杀一双。”

        韩度看着信心十足,杀气腾腾以为拼着大军就能够镇压安南的朱樉,无奈说道:“除非王爷想要把安南人全都斩尽杀绝,否则的话如何斗得过安南人的万众一心?”

        朱樉还是不服气,就要继续说话,却被朱标给挥手拦住。

        然后朱标朝韩度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才能够彻底收拢安南人心?”

        韩度笑盈盈的暗暗点头,朱标这种态度才是真正的帝王之道,哪里像朱樉那样,动不动就要镇压,就要斩杀。

        “欲灭其国,当先灭其史;欲灭其史,当先灭其文字。”

        朱标听了神色一怔,随后就是满脸骇然的看着韩度,喃喃自语道:“欲灭其国,当先灭其史......说得好,说得好啊。史一旦被灭,则国人不知其所来,只能够随咱们的心意而往,如同无根之萍,只能够仍人拿捏。”

        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朱樉,看向韩度的目光都变了。朱樉这一辈子不是没有见过狠人,甚至他自己就以好勇斗狠而沾沾自喜、自得其乐。

        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和韩度的手段相比,他以往自鸣得意的那些好勇斗狠,就好似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哪里像韩度这样,满脸的微笑,但是轻描淡写之间一句话就能够灭一国。

        韩度看着朱樉忽然避开了自己的目光,不敢和自己对视,也没有去管他。朝着朱标点头说道:“没错,只要咱们将安南的读书人全都杀掉,把史书全都毁掉。然后再派儒生来教导安南人,告诉他们,他们的所在是大明交趾布政使司。两三代人之后,就没有人再记得什么安南,他们只记得自己是大明交趾布政使司的人。”

        朱标听了韩度的话,眉头不由得皱起,有些不愿的说道:“把安南的读书人全都杀掉?那这要杀多少人才够?不行,绝对不行!”

        朱标仁慈之心大发,果断的拒绝。

        韩度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朱标对于外族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仁慈。

        “殿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这些安南人,不用和大明百姓一样吧?”韩度谄谄的笑道。

        朱标眼睛一瞪,朝着韩度厉声喝道:“怎么能不一样呢?不管是大明百姓,还是安南人,都是活生生的性命......”

        见朱标善心又犯了,朱樉干脆打断他说道:“皇兄且慢。”

        朱标不情不愿的收住口,转头看向二弟。

        朱樉笑着解释道:“皇兄或许对安南的情况并不了解,现在安南根本就没有什么读书人了。当初黎氏一族反叛安南王,后来又遭受到臣弟大军围剿。接连的动荡让安南的读书人都死光了,现在还活着的安南人都是寻常百姓。”

        韩度听的目瞪口呆,这朱樉简直就是比自己还狠。就算是多次动荡,可安南的读书人也不可能全部死光光啊。别说是遭受战乱了,就算是遭受瘟疫,那也会有极少的漏网之鱼,怎么可能全部死光呢?

        但是朱樉就是说他们死光了,一个都没有活着。看朱樉的态度,即便是有活着的,他也能够将其变成死人。

        或许朱标也看明白了朱樉的态度,只是叹息一声说道:“二弟还是不要......还是好自为之吧。”

        原本朱标想要劝朱樉,让他不要杀戮过重。可是看着朱樉满脸坚决的样子,再加上这里是朱樉的封国,他朱标虽然是太子,但也没有权力强行管制朱樉。

        想要管朱樉,只有父皇下旨才可以。

        所以,到了最后,朱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朱樉听了朱标的话,郑重其事的朝着朱标一拜,说道:“臣弟也是为了交趾的长治久安。”

        朱标见安南人的结局已定,而他却改变不了什么,有些生气的说道:“但愿二弟说到做到,让安南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臣弟谨遵皇兄教诲!”朱樉恭恭敬敬的朝着朱标一拜。

        见二弟如此恭敬的迁就自己,朱标心里刚才的那一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回头看着韩度把连侧向一边,冷笑着说道:“怎么?如你愿了,怎么连你一点高兴的脸色都看不到?”

        我高兴什么,这安南是不是大明的疆土,能不能让人心归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韩度谄谄的笑了几下。

        “哼!回去。”朱标转头看向前方,立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