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入股

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入股

        原本朱标和汤鼎都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毕竟朱樉可是拿出了真金白银的一万贯。韩度什么都没做,连这些石头都是朱樉派人去挖回来的,他就只是看了几眼就得了一万贯,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是韩度听了之后,却鼻子里发出一个哼声,完全没有把一万贯放在心上,盯着朱樉冷笑着说道:“一万贯?王爷是在打发叫花子么?”

        话音一落,众人都愣住。

        一万贯都还嫌少,韩度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贪婪了?要知道这件事韩度从头至尾可没有做过什么。

        土地是朱樉的,连找这东西都是朱樉派人去的,韩度就只是要朱樉去。

        就这,得了一万贯还不满足?

        朱樉也是满脸惊讶的看向韩度,既然知道这是玉石了,他当然不甘心和人分享。因此,他才直接开口给韩度一万贯,就是想要堵上韩度的嘴。

        可是朱樉也万万没想到,就算是这样也没有能够让韩度满足。

        “呵呵......”朱樉摇摇头,目露精光的看向韩度。

        韩度神色坦然,目光平淡的回望着他。

        见韩度一脸微笑,朱樉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目光凝重的盯着韩度,疑惑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朱樉只是听韩度说这宝石值钱,但是究竟有多么值钱,他心里却没有一个底数。在还不知道能够赚多少钱的情况,朱樉能够直接开口给韩度一万贯,这都是看在朱标的脸面上。

        可是现在韩度竟然还不满足,这就让朱樉有些不快!

        韩度顿时放松似的笑了一下,朝着椅背靠了靠,说道:“谁和你开玩笑?一万贯就想把我给打发了,那是做梦。”

        朱樉回头看了朱标一眼,见他低眉沉吟着没有说话。朱樉笑了起来,伸出手指抠了抠自己的鼻梁,笑道:“好吧,那你想要多少?三万,还是五万?你说个数来听听。”

        韩度摇摇头,说道:“我一文钱都不要。”

        众人听了更加惊奇,一会儿一万贯韩度都嫌少,一会儿又一文钱不要,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就连朱标都惊讶的放下手里的茶杯,抬头怔怔的看在韩度,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这让我都糊涂了,究竟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韩度扫了众人满眼疑惑的脸,朝朱樉说道:“王爷对这东西也不了解,若是王爷自己去卖的话,王爷知道该如何卖吗?”

        “这......”朱樉低头,韩度这个问题还真的把他给问住了。的确,他对这东西根本就不了解,让他去卖怎么卖?

        可是入宝山而空手回,如何让朱樉甘心?因此,朱樉梗着脖子朝韩度说道:“既然这也是一种玉石,那本王将它琢磨出来,做成玉佩卖不就好了?”

        你要是这样卖的话,那就只能够赚一些辛苦钱了,而且也卖不上价......韩度笑语盈盈的看在朱樉,心里想到。

        翡翠拿来做玉佩并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一来和和田玉比起来就没有什么优势了。而且,大明各种玉佩众多,若是翡翠再做玉佩,这个市场就不会大,赚不了多少钱。

        “王爷何必那么麻烦,不如将这玉石挖出来卖给我,我保证给殿下一个满意的价格如何?当然,我也不是没有条件的。”韩度笑眯眯的说道。

        朱樉咂摸两下,随后问道:“什么条件?”

        “也不要王爷给我一万贯,只求王爷能够答应,五年之内只能够把这东西卖给我,不要将这东西卖给其他人,如何?”韩度微笑着说道。

        朱樉沉吟一番之后,飒然说道:“五年之内只卖给你?那你要是给的价格太低怎么办?”

        “王爷放心,有太子殿下在此见证,我给王爷的价格一定会让王爷满意,不会让王爷吃亏的。”韩度朝朱标递过去一个眼色,希望他能够帮自己把这生意拿下。

        这生意若是拿下了,韩度也不会少了朱标的好处。

        朱樉十分不理解的叹息一声,抱着双手说道:“你只让本王将东西卖给你,这本王能够理解,毕竟独门的生意最好做嘛。但是为什么你又偏偏只要五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五年之后,本王想卖给谁,就卖给谁了?”

        “当然。”韩度点头肯定的说道。

        至于为什么只要五年时间,韩度没有和朱樉解释。五年的时间,足够韩度把品牌立起来了。到了那时候,即便是有人开始做这门生意,他也只能够做些低端的东西,高端的肯定早就被自己占据。

        那时候朱樉想要卖给谁,韩度都无所谓了。因为不管他想要卖给谁,韩度都能够攥取最丰厚的一块利润。

        当然,若是朱樉能够永远只卖给韩度那当然是最好的。但是朱樉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做如此蠢的事情?

        韩度正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向朱樉提出五年之约。

        别看朱樉对于韩度提出的五年之约没有丝毫反感,但若是韩度提出永远只能够卖给他一人的话,朱樉必然会当场翻脸。

        “五年?有意思,有意思,好......”朱樉高兴的拍拍手,正要答应。

        忽然,朱标却暗地里伸手拉了他一下。

        朱樉转头,十分不解的看向朱标,不知道皇兄这是什么意思。

        韩度看到了朱标的小动作,脸色顿时变得不好起来,这妹夫不会是要把自己的生意给搅黄吧?

        韩度顿时朝着朱标暗暗使眼色,示意他闭嘴,这生意成了少不了他的好处。

        可是朱标却对韩度的示意视而不见,笑着说道:“既然二弟有东西,而韩度又懂经营,那你们不如就合股把这门生意给做了吧。”

        合股......韩度刚开始的确是这个想法,但是现在却不能答应了。合股一起做开始非常的便利,但是以韩度的身份,他又能够从中分到多少?

        隔山打鸟,见者有份。朱标身为太子,他需不需要入股?当然需要!朱标都拿了,老朱拿不拿?

        而且还有汤鼎呢,他个人的确是没什么,但是他代表的可是信国公府,也该拿。

        这么一点点分下来,韩度能够拿到手的还有多少?

        但若是朱樉将东西卖给自己,由自己去雕琢之后售卖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可是相当于整个翡翠产业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即便要分润一点给朱标,那也比合股要多的多。

        “这个......合股就没有必要了吧......”韩度干笑两声,看向朱樉。

        示意他,这可是你的东西,人家都要求占股了,你就不能够说句话?

        朱樉也不想合股,不合股东西都是他的,想卖谁卖谁。虽然前五年要全部卖给韩度,但是他可以正好趁着这个时候,熟悉采石头过程积累经验,好为以后大量开采石头做好准备。

        见朱樉面露犹豫,朱标只好叹道:“二弟你在京城的时候少,对韩度并不了解。”

        朱樉疑惑的抬言看着皇兄,不明白他说这个干嘛。

        “韩度在京城的鼎鼎名声,可不是他少年封侯春风得意。”朱标笑着解释道。

        朱樉愣了片刻,下意识的问道:“那是什么?”

        “是他懂经营之道,在常人眼里不怎么起眼的东西,到了他手里就能够卖出天价。因此,京城百姓又戏称他为善财童子。这东西既然他如此上心,那么他就一定能够把这东西卖出天价。而不管他给你的价格再高,你也只能够挣点辛苦钱而已,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朱标笑了笑,朝韩度问道:“你说,孤说的对不对?”

        韩度不满的瞪了朱标一眼,不想和他说话。

        朱樉闻言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点头道:“臣弟听皇兄的。”

        朱标满意的微微颔首,随后便转向韩度,问道:“怎么样?你是什么想法?”

        好好的一门生意,被你给搅和了......这就是韩度对朱标最真实的想法。

        见韩度梗着脖子没有说话,满脸的不满。朱标笑着劝慰道:“你也不要觉得不满,虽然孤搅黄了你垄断这门生意,但是你觉得就凭你自己,真的能够将这门生意吃下吗?”

        “我凭什么吃不下?”韩度语气不满的朝朱标问道。韩度对朱标真的有些气愤,这么好的一门生意,若是自己吃下来,再分给朱标一些就是。朱标肯定也是明白这点的,但是他偏偏就要提出占股。

        朱标摇摇头,指着翡翠说道:“既然这是玉石,那你总要雕琢之后才能够卖吧?可是孤问你,你有玉雕匠人吗?”

        这个......韩度还真没有。

        不过即便是自己没有,韩度还是不服气的说道:“我现在是没有玉雕工匠,但是只要出钱,还怕找不到工匠?”

        玉雕工匠的确是稀有,但也不是说民间就没有。大明人酷爱各种玉石,民间会这门手艺的人还是有的。

        朱标再次摇摇头,微笑着朝韩度说道:“看你刚才见到这些东西两眼放光的样子,就知道这东西是难得的宝贝。你若是找寻常的工匠来雕琢,岂不是暴殄天物?再说了,这样的工匠做出来的东西,能够卖的上好价钱吗?”

        韩度沉默以对,已经有些明白朱标想要说些什么。寻常工匠的手艺对于这样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那真的是一种亵渎。

        朱标见韩度低头思量,继续说道:“而宫里匠人的手艺,可不是民间能够比拟的。若是你答应合股做这门生意,那孤就做主,送你十名宫里的玉雕工匠如何?”

        十名!

        韩度眼睛一亮,嘴唇微张,哈喇子都快要留下来了。

        皇宫里能工巧匠无数,或许对于朱标这样的人来说十分的稀松平常。但是这些匠人每做出来的任何一件东西,那都是民间可望而不可求的。

        也只有王公大臣,在皇帝高兴的时候,才会被赐予几件。丝绸、金饰、瓷器、玉器、字画等等,每流一件出来,都能够引起民间争相抢购。

        “好,我答应了。”韩度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朱樉见了都非常的不解,连忙问道:“你就这样答应了?就为了十个玉雕匠人?”

        “当然。”韩度简单回答。

        见朱樉满脸的不解,韩度便和他解释道:“王爷以为,咱们的这东西,应该卖给谁?”

        朱樉沉吟一下,想要开口,可是看到韩度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之后,摇摇头说道:“本王不知,你觉得应该卖给谁?”

        “当然是卖给那些富商。”韩度眼睛一眯,露出盯住了肥羊的神色。

        朱樉顿时一笑,拍手道:“好主意。那些海商一个个富得流油,本王见了都眼红,能够把这东西卖给他们最好不过。”

        韩度也附和的点点头,“是啊,他们每次出海,那一次不是赚的盆满钵满回去?一船丝绸半船银,那可真是一点假话都没有。可是他们赚了钱之后,就只会将银子全都埋进猪圈里,打死都不挖出来。这样怎么行?既然他们不会花钱,那我就教导他们怎么花。”

        朱标见韩度眼神热烈,张口闭口就是半船半船的金银,不由问道:“你想要怎么把这东西卖给他们?要知道,这东西第一次出现,他们可不一定会喜欢。”

        “不,他们一定会喜欢的。”韩度摇着头,满脸笑容的反驳朱标。

        见韩度如此成竹在胸,朱标颇为惊讶的看着韩度。

        韩度继续解释道:“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现在那些海商喜欢不喜欢这东西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若是皇上都喜欢这东西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更加喜欢。”

        朱标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点头。果然,这样才是韩度的风格。若是韩度真的能够想办法让父皇都赞赏这东西,那它必然会很快风靡天下。到了那个时候,韩度根本就不担心这东西会卖不掉,而是会为没有足够的货而发愁了。

        若是韩度知道朱标现在心里想的什么的话,肯定会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什么叫没有足够的货?韩度根本就没有准备明码标价的卖,而是一件一件的拍卖。

        饥饿营销啊,懂不懂?

        朱樉听了韩度的办法之后,也连连感叹着:“你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说实话,若是让本王去卖的话,本王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朱标点头笑道:“孤说了,不会让二弟失望的。”

        “还是皇兄高明。”朱樉哈哈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来说说各自想要占多少股吧,韩度你先说。”

        韩度目光扫了三人一眼,生出两根手指,正色说道:“我要两成。”

        朱樉对于韩度的要求并没有问题,回头看了朱标一眼,见他也没有任何表示,便点头道:“好,本王同意。”

        朱标也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孤也要两成吧。”

        朱樉惊讶了一下,随后便沉下神色问道:“皇兄只要两成,是不是太少了?最少也要三成吧。”

        朱标摆摆手,笑道:“二弟的心意孤领了,不过两成足够了。”

        见朱标都如此说了,朱樉也不再坚持。随后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本王也只要两成,剩下的给父皇三成算是本王的一点孝心。”

        随后又转头,朝着汤鼎说道:“你也拿一成吧。”

        汤鼎一直低着头,以为这件事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他既不知道该如何卖这东西,也出不了什么力气。

        现在听到朱樉要给他一成,汤鼎脸上顿时露出又惊又喜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咱也有份?那多不好意思......”

        汤鼎眼神不断的在太子、秦王和韩度脸上扫来扫去。

        朱标微笑着朝他说道:“既然这是二弟的意思,那你就拿着便是。”

        “多谢秦王,多谢太子殿下。”汤鼎立刻顺杆往上爬,满脸笑容的点头。

        ......

        在秦王府停留了几日,朱标忽然对翡翠的产地好奇起来。既然翡翠这么好,那众人都不免对朱樉究竟是在哪里发现的感到好奇,都想要去亲眼看看。

        一行人在朱樉的领路下,在丛林里面穿行了数日,才来到目的地。

        朱樉策马站在一出山坡上,朝着脚下的河流一指,看向朱标说道:“据下面的人说,他们在这一片都发现了那种东西。”

        这么一片?

        朱标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可是看着朱樉挥手一指的幅度,也禁不住暗暗咽了咽唾沫。眼前这一片可是太大了,若是都出产的话,那就不是暴富的问题了,那是富可敌国。

        “有这么多吗?”

        朱樉转头看到朱标的表情,顿时知道他误会了,连忙笑着解释道:“那怎么可能?虽然这里都出产玉石,但大多数的色彩都不怎么好。那些是下面的人精挑细选出来的。”

        韩度也站上前来,笑着说道:“秦王殿下的人可真有眼光,那样的顶级玉石可不是多见的。依我估计,这里的玉石虽多,但是顶级的玉石恐怕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朱标这才缓缓点头,觉得韩度所言有理。若是真的最好的玉石成片出现,那肯定就不值钱了,而韩度也不会在看到的时候,表现的那么激动。

        韩度转眼就朝着朱樉说道:“王爷,既然咱们已经决定了做这门生意,那么恐怕王爷还需要修建一条直通这里的道路。还有,玉石产自这里的消息,可千万要保密,不能泄露出去。”

        只要没人知道翡翠的来源,韩度就可以稳坐钓鱼台,直接垄断翡翠的贸易。再加上大量的噱头和饥饿营销,自然能够赚的盆满钵满。

        朱标眉头一皱,忽然朝韩度问道:“对了,你究竟想要怎么卖?难得只让父皇说喜欢就行了吗?”

        韩度白了朱标一眼,要是真这么简单,那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咱们汉人自古以来就穿金显富贵、戴玉保平安的说法,而这玉石颜色翠绿意喻着福寿吉祥、平安如意、多子多孙,只要咱们把这些理念卖给那些商人,就不愁没有人买。”

        连这些东西都能卖?朱标等人对韩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韩度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这有什么?卖寓意也是卖啊,只要能够卖上更高的价格,那就是一门好生意。”

        “你这生意......挺好!”朱标憋了半天,等仍不住了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看过了翡翠产地,朱标又对安南的百姓有了兴趣。就在回去的路上,朱标看到衣衫褴褛、显得有些窘迫的安南百姓,不由得朝朱樉叹声说道:“二弟,既然这安南是你的封国了。那么这些安南人,也是你的子民。虽然他们是外族,但是你也不能对他们盘剥过甚了。”

        朱樉闻言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笑着出声道:“皇兄不会以为,是臣弟盘剥他们,才会导致他们变成这样的吧?”

        “难道不是吗?”朱标疑惑问道。

        朱樉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摇头解释道:“当然不是。他们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黎家的缘故。当初黎家暗地里准备反叛安南王,对安南人征收重税,几乎将他们的盘剥的一干二净。臣弟击破黎家,攻打下安南之后,反而对他们减免赋税、多有优待。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臣弟减免了他们的赋税,但还是不能让他们瞬间富裕起来,只能够慢慢一点一点的来。”

        朱标微微点头,认可了朱樉的说法。他不认为朱樉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骗他,因为没有必要。安南人毕竟是外人,朱樉还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哪里需要和朱标说谎?

        韩度走在身后,听了之后,忽然问道:“王爷,光是减少赋税可不行啊,还应该选扬教化才是。”

        朱标回头,满眼奇怪的看向韩度。宣扬教化......能够从韩度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还真是稀奇。

        韩度见朱标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连忙上下打量了自己几眼,抬头问道:“怎么,我有哪里不对吗?”

        “你不是看不起国子监吗?怎么也会说这样的话?”朱标语气带着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