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翡翠之美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翡翠之美

        总督府。

        会宁侯张温悠闲躺在后院大树下,四个侍女在不停的给他扇着扇子。还没有来的时候,张温只是从其他勋贵口中听说过来南洋当总督的好处。但这只是他道听途说,并没有亲身经历,所以并没有太深的感受。

        等他来到安平之后,才发现这里除了热了一点之外,真是神仙待的地方。自从安南被秦王给占据之后,安平就再也没有像样的威胁了。

        张温身为总督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这在大明可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这里,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够轻易撼动整个安平,这种大权在握,没有丝毫掣肘的滋味,让他非常的迷恋。

        更何况,安平盛产珍珠,又良田众多。种粮食能够一年三熟,他根本就不用为缺粮担心。他每日就只需要盯着安平港,把税收收起来,将珍珠从采珠女手里把珍珠收上来就好。

        就在张温沉醉是温柔乡的时候,一个下属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禀报:“侯爷~”

        还没有等来人说完,张温顿时睁开了眼睛,神色阴沉的看着来人,说道:“本侯不是说了吗?每天这个时候,没有天大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本侯。”

        属下立刻抬头,抱拳回道:“侯爷,就是有天大的事啊。”

        “何事?”张温听了,没有再责怪下属,只是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沉。

        属下连忙回道:“侯爷,水师来了。而且......”

        还没有等下属说完,张温便随意的挥挥手打断属下的话,说道:“不过是水师而已,看把你给紧张的。来的是谁?若是韩度的话,那老夫就去看看。若不是的话,那老夫就不去了,你去把他们安排好便是。”

        张温慢条斯理的坐起来,他是超品侯爵,一般的水师将军自然不被他放在眼里。但是韩度不同,韩度不仅也是侯爵,而且南洋这一片还是韩度打下来的。他现在能够在安平坐享其成,自然对韩度有着好感。

        属下连忙回道:“侯爷,看水师的王命旗牌,来的是太子殿下。”

        “什么?太子殿下来了?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张温一个激灵瞬间从躺椅上起来,居高临下的质问道。

        “千真万确,属下敢拿项上人头担保,来的正是太子殿下。”

        张温再无迟疑,立刻大喝道:“快,开中门,随本侯前往迎接太子!”

        由于天气热的缘故,张温原本只是穿着一件白色单衣,现在要去觐见太子,他当然需要穿上侯爵袍服。

        看着几个侍女还呆呆的拿着扇子站在原地,张温急的跺脚,立刻大声喝道:“还不快去将本侯的袍服拿来为本侯更衣,你们还在等什么?”

        “是,侯爷~”两个侍女急急忙忙的转身进屋,拿袍服去了。

        ......

        旗舰在前,两艘战船护卫左右,缓缓驶入安平港。

        朱标站在船首上,一路驶来耳旁两边都是海商百姓大声的高呼。朱标并不是没有接受过百姓的跪拜,但是像这样在海上接受如此百姓自发的跪拜,他还是第一次。

        两旁山呼海啸的声音跟着朱标的前进此起彼伏,朱标站在船首上如同一根顶天立地的长枪一样。

        “孤的到来,怎么令他们如此高兴?这不会是张温故意弄出来的排场吧?”

        靠后一个身位的韩度朝着两边看了一眼,笑着回道:“恐怕会宁侯还没有这个本事,能让这么多人齐声恭贺殿下,他们应该都是出于真心的。”

        “哈哈,韩度你这样说虽然让孤很高兴,但若是你没有合理的解释,孤可不会信。”朱标手指朝着韩度点几下笑道。

        韩度微微一笑,“殿下有所不知,这安平港根本就不算什么大港,也不是海商的必经之路,他们可来这里,也可不来这里。会宁侯根本就不敢逼迫他们,否则若是这些海商都不来安平港了,那他的赋税去哪里收去?”

        朱标听了,赞同的点点头,又问:“可是孤却没有为这些海商百姓做过什么,他们为何如此对孤?”

        韩度耐心解释道:“不管是海商,还是百姓。既然他们来到这里,那就说明他们是跑海路、靠着南洋这块宝地吃饭的。以往朝廷虽然在南洋设立了众多总督府,但还是不足以给海商和百姓十足的信心。因为他们会担心,说不定将来那一天朝廷就会把总督府给撤了。这也导致了无论是海商和百姓都不怎么敢打算在南洋长久的呆下去,他们也怕这一天早晚会到来,若是他们投入太多的精力物力在南洋,那时候恐怕就会血本无归。”

        “而殿下这次巡视海疆,却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大明不会轻易放弃南洋,至少殿下不会。”

        朱标点点头,抬眼看向韩度,忽然问道:“其实你也和那些海商百姓一样,也在担心孤将来会放弃南洋吧?”

        韩度笑着微微点头,自己当然有这个担心。毕竟朱标实在是太过仁厚,而且他对文官的意见又非常的重视和谨慎。韩度就怕有朝一日,那些文官联合起来上奏的话,朱标还真的有可能被他们给带到沟里去。

        “那孤今日就给你一个承诺,南洋是大明的疆土,大明永远不会放弃南洋。”朱标看着水道两边密密麻麻的商船和大明百姓,斩钉截铁的说道。

        “谢殿下。”韩度连忙躬身一拜。

        就在韩度和朱标闲谈的时候,战船已经靠岸。

        两队水师当先下船,将栈道位置全部清空,密不透风的守卫起来。

        还没有等朱标下船,会宁侯张温便独自上前,豁然朝一步一步走下来的朱标,拜道:“臣张温,拜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迎接来迟,还请殿下恕罪。”

        朱标一步步走到张温面前,亲手将他扶起来,笑着说道:“会宁侯客气,你远赴万里坐镇海外辛苦了。”

        “臣不辛苦。“张温连忙回了一句,站起来。而且他这句话还真不是客气,他的确是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或许在常人看来,来到海外之地,相当于被变相的发配,但是张温却反而有些喜欢现在的生活。

        有人觉得担任一任总督,就需要在南洋待上五年,十分的难熬。可张温却不这样认为,才五年而已算得了什么?他以往镇守边关的时候,那一次不是一去就是两三年?现在也就是时间上长了一点而已。

        但相比起镇守边关,南洋真的要好太多了。不仅大权在握,而且安平的繁华甚至要超过大明内绝大多数的城池,美酒、美食、美人样样不缺。相反,边关不仅仅非常的苦寒,而且那里才像是蛮荒之地一样,除了军城和屯兵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安平总督府对于张温来说,就是一个安乐窝一样,比待在京城都更加自在。

        张温笑着朝韩度微微点头,算是见过。之后,便朝太子挥手,“太子殿下不远万里而来,一路辛苦。臣已经在府里设宴,为殿下接风洗尘,请殿下先行!”

        “好!会宁侯有心了。”朱标脸上带着微笑,背着双手慢慢的走在前面。

        张温这才朝又朝韩度示意,“镇海侯,请!”

        “会宁侯,请!”韩度回礼。

        张温也不再推迟,当先一步跟在朱标左边,而韩度则走在右边,一行人在水师士卒的守卫下,朝着总督府走去。

        朱标的到来让原本繁华匆忙的安平港按下了暂停键,海商和大明百姓无不主动站在街道两旁,满脸自豪的朝着朱标跪下去。

        而少有的一些本地土人,连跪拜朱标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就被总督府的府兵给赶的远远的,严禁他们靠近。

        等朱标走过之后,海商和百姓才满脸笑容的纷纷交谈起来。众人不仅没有因为朱标的到来,让整个安平港暂时做不成生意而懊恼,反而一个个神情激动的谈论着太子殿下巡视海疆带来的影响。

        在众人谈论的热烈的时候,有土人忽然插话问道:“东家,这刚才来的是哪位大人物啊?这么大的排场?”

        被问的人回头看了一眼,见是自己铺子里的伙计。而且这伙计平日里也非常的激灵,很是得他的喜欢,便没有朝他发怒,而是解释道:“大人物?什么大人物能够比得上咱们大明的皇太子殿下?”

        “皇太子殿下?”土人汉话说的很好,显然也是聪明伶俐之辈。他在东家手下做事,自然对大明有着一些了解。在他的理解当中,大明皇帝陛下是天下的主人,统治着万里疆域。而皇太子作为大明储君,未来的皇帝陛下,这个身份震惊的他目瞪口呆。

        喃喃自语的叹息一声:“难怪排场如此宏大......”

        海商见这个土人伙计一脸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一股自豪的感觉油然升起,昂首挺胸道:“这算什么排场?也就是这安平港太小施展不开。”

        抬手朝着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水师战船一指,洋洋得意道:“看到没有,那就是大明无敌的水师,那才是皇太子殿下真正的排场。”

        上百艘各种船只横亘在海面上,连绵不绝如同一座海上巨城一样......给土人伙计以极大的震撼。

        ......

        次日一早,朱标拒绝了张温的一再挽留,离开安平朝着安南而去。

        这一次韩度提起派了快马前去告知秦王,等到朱标还没有走到一半的路程,就被急急忙忙赶来的朱樉给接到。

        “哈哈哈,皇兄!”

        远远的朱樉就翻身下马,一路跑过来。

        朱标也勒住缰绳下马,迎上去。

        两兄弟抱在一起,狠狠的拍打着对方的脊背,以纾解兄弟情谊。

        朱樉心情平复一点之后,抓住朱标的肩膀,一脸兴奋的说道:“韩度派人来告知皇兄来了的时候,小弟都还不信,没有想到皇兄竟然真的来了。父皇是怎么答应让皇兄出来的?”

        朱樉对父皇也是有些了解的,知道朱标想要说服父皇让他来到这海外之地,肯定非常的不容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朱标下意识的看了韩度一眼,回头朝朱樉笑着说道。掩饰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

        朱樉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随后就将这个问题抛在一边,满脸笑容的朝朱标说道:“咱好久未见皇兄,实在是想念的紧。这次皇兄来了,无论如何要多留几日。”

        “好!”朱标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孤也想二弟的很。”

        两人边走边说,朱标与朱樉说京城里的情况,而朱樉则与他说起这安南的种种趣事。朱标和朱樉两人,好似有说不完的话一样。直到来到朱樉的秦王府,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了交谈。

        “皇兄,看看小弟这王府如何?”朱樉马鞭一扬,指着秦王府说道。

        朱标仔细的看了一番,点头赞道:“是不错,不过是不是小了一点?”

        朱樉是亲王,他的府邸该有多大、多高、什么样的规模,这些在大明都是有着明确的标准的。现在眼前这座府邸虽然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和大明的比起来,至少是规制上有着不小的差距。

        朱樉上前来笑着说道:“这原本是黎家准备给他们自己修建的王宫,被咱们给灭了之后,这里就保留了下来。当时安南不稳,咱也不愿意再劳民伤财的去大兴土木,所以便将这里当作王府了。”

        “皇兄可别看它规制上不大,但其实它一点都不差,皇兄进去之后就知道了。”

        朱标颇为意外的看了朱樉一眼,好奇的说道:“哦?这里面有何不同,看来孤要好好看一看。”

        一行人走进秦王府。

        韩度刚才听了朱樉的话,一进门就朝着王府里面仔细看去,想要找到特别之处。可是看了一番,却没有找到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就现在看到的东西来说,这王府完全配不上朱樉刚才的得意表情,难道还有什么自己没看到的吗?

        等到走进大堂之后,韩度一眼就看到摆放在左右两边的椅子。

        “这是?”韩度惊讶出声,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

        看了一番之后,抬头骇然的朝着朱樉望去,涩声问道:“秦王殿下,这椅子是紫檀的?”

        “哈哈哈......”朱樉洋洋得意的笑了几声之后,才朝着韩度重重点头,“当然。”

        见韩度满脸的震惊,朱樉更是出手指点道:“你再看看这地面上铺的什么,再看看这屋子的梁柱。”

        地板是金丝楠木的,虽然金丝楠木在大明也有,但即便是以老朱的豪奢也只是拿来做紫禁城的梁柱,还没有奢侈到用金丝楠木铺地的程度。

        这里的梁柱也是金丝楠木,但是其他的木板却是极为罕见的胭脂木。这种木料天然便会散发出香气,这种想起不仅能够让人静心安神,更是可以驱除蛇虫。

        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哪怕是再闷热的天气,也不会有蚊虫打扰。

        是,这大堂的确是没有雕梁画栋,但是就仅仅是这些木料,什么雕梁画栋都比不上。

        “若是能够把这里的木料拆下来带回大明,恐怕都能够在京城买上几处最好的宅子。”韩度两眼放光,口水直流的说道。

        “休想!”朱樉一脸警惕的看着韩度。

        朱标见了,笑着打圆场拉了朱樉一把,说道:“他也就是说说而已,你理会他做什么?”

        随后又叹道:“不过你这里的确是把孤都给震撼到了,孤只见过父皇用紫檀做龙床,没有见过有人用它做椅子的。”

        朱樉听了,连忙解释道:“这可不是小弟做的,是黎家的人做的,小弟接手这里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是这样了。”

        朱标点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而朱樉也早就为朱标准备好了接风宴,宴席过后。朱樉一脸得意的表情,目光扫向众人。

        韩度见了,顿时有些意外的看着朱樉,试探着问道:“秦王殿下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要给臣长长见识?”

        朱标闻言也笑了,说道:“二弟还有好东西?”

        “当然。”朱樉点点头。

        然后拍拍手,朝着外面喊道:“拿进来吧。”

        两排侍女,每人托着一个精致木盒走进来,站在堂内两旁。

        在韩度等人疑惑的目光下,朱樉大手一挥,“打开!”

        随着侍女将木盒打开,一抹翠绿在火光的照耀下映入众人的眼帘。

        光彩夺目,美轮美奂!

        朱标和汤鼎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韩度却猛然站了起来。满脸惊喜的说道:“王爷真的找到了?”

        朱标奇怪韩度的反应和他说的话,便朝朱樉问道:“找到什么?就是这个?”

        朱樉点点头,但是没有和朱标有过多的解释,反而示意朱标有问题问韩度,因为他也是在韩度的要求下才派人去找的,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但是这个东西虽然看着的确是非常的美丽,但是究竟有什么用,他却是不清楚。

        今日拿出来,也不过是想着韩度在这里,好让他解释解释。

        朱标了然的点点头,转头看向韩度,见韩度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些东西上面,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便清了清嗓子,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韩度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众人疑惑的目光,韩度这才语气急促的解释道:“这是一种世上极为稀有的宝石,是非常难得的珍宝。”

        见众人还是不理解,韩度便继续解释:“大家都知道玉石吧?一块美玉,价值万金。这种东西也是一种玉石,但是它和咱们平常见到的玉石不一样。”

        “有何不一样?”一听到韩度说这是一种玉石,朱樉顿时就眼睛一亮。要知道玉石价值不菲,而且这东西还是在他的地盘上,若是真的价值巨万的话,那他岂不是发财了?

        “咱们平常看到的玉石,以以温润、油腻、白皙著称。而这种玉石,则以其玻璃般的光泽著称。”韩度语气激动。

        汤鼎疑惑的问道:“这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去了。”韩度出自己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举着朝汤鼎说道:“这是和田羊脂白玉的,入手温润油腻,适合把玩。”

        韩度又拿起一块料胚,这块料胚虽然大部分都被石皮所覆盖,粗陋的很。但是上面已经有鹅蛋大小的一块石皮脱落,露出里面深绿的色彩出来。

        “你再看看它这里的光泽,是不是和玻璃很像?”

        见汤鼎点头,韩度才继续说道:“这种玉石做出来的东西,流光溢彩美轮美奂,非常的适合观赏。和咱们常见的玉石,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能卖钱吗?”朱樉才不管这东西究竟哪里好,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东西能不能卖钱,能不能卖上大价钱。

        韩度嗤笑一声,说道:“能卖钱吗?把吗字去掉好不好?”

        朱樉顿时高兴起来,拱手朝着韩度致谢:“哈哈,多谢你解惑,要不然本王还真的要入宝山而空手而回啊!”

        韩度眉头一皱,抬眼盯着朱樉问道:“秦王什么意思?难道王爷想要独吞这买卖?”

        朱樉施施然的笑道:“这怎么叫独吞呢?这本来就是本王封地里的东西,天生就是属于本王的。”

        朱樉的意思很明确,这是本王的东西,和你韩度天生就没有关系,和其他人也没有关系。既然没有关系,那当然说不上独吞。

        就连朱标对此也没有表示,在他看来这东西就是朱樉的。能够卖成钱,那自然也完全属于朱樉。

        可是韩度万分的不甘心,别人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但是韩度却是一清二楚。只要这东西出世,就肯定会受到世人的追捧。朱樉坐拥的不是宝山,而是一座实实在在的金山,这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这样庞大的一块肉当前,自己若是不咬上一大口,韩度都觉得会对不起将来的子子孙孙。

        朱樉见韩度满脸的不忿,故作大方的说道:“不过你放心,你为本王找到这宝贝,本王不会亏待你的,回头本王就写信回京,一万贯送到你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