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邪化巫医在线阅读 - 七百一十六章 这男人欠我一颗眼睛

七百一十六章 这男人欠我一颗眼睛

        那所谓的男爵,直接李自然心头一跳。

        所有的源。

        其中便包括李自然的虚空心脏,低声问道:“你知道了?”

        “不知道!”嘉文说道,“不管知不知道,那都是我的,我们经过一千年的推算,只有整个红土大陆才能组装成真正男爵。”

        “整个红土大陆?你是说一切?”李自然快速向虚空看去,这才发现那些按照协议分裂出的大陆碎片早不知何时泯灭光了,甚至这黑黝黝的空间中,只有微弱的生灵存在。

        经过破灭损毁,现在几乎都转化成纯净灵魂,融进了灵魂大陆之中。

        他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嘉文掌控着转换器,如同他的虚空心脏一般,是完全可以将一切转变成灵魂之能的。

        再次看向虚空,唯有几个光点闪烁。

        极远处类似碉堡的东西,应该是六味居的总部,现在完全靠一股能量支撑着,而在另一侧,则是一座更为罕见的城楼,在虚无中若隐若现,寄身的衍生空间彻底破碎,不得不在虚空内独立生存。

        衍生空间,确切的说在边界之墙降临的一瞬间,这片虚空内早已没半点衍生空间存在。

        根本没法想象,只是几天的功夫,虚空竟变成这样,似乎,曾经繁盛的红土大陆,现在一点东西都不存在了。

        一切?

        李自然心头一跳,这里的一切莫非还包括生灵?佳士得难道早将所有算到了里面。

        “你可以离去!”嘉文神色一转,竟难得笑了起来,不是男人,是那个轻巧的女人声,即便只是声音也带着一丝温和和安抚。

        只是听一点,高度警戒竟莫名放松,甚至有一些享受。

        “你不属于这里,我很清楚,那片星空不属于这里,你对我的大陆没有半点用处,但卡姿兰,大陆核心,还有我不曾看到的东西得留下,这本来就应该属于这里,他们从出生为止就注定了毁灭,这没法改变。”

        李自然心脏差点从河马古城内跳出来,如果说刚刚的猜测算是疯狂,那么嘉文的话绝对让他惊骇。

        不属于这里?

        他早知道?

        这个女人是谁?

        那条尾巴?

        “你?什么意思?”李自然试探性的问道,他想探听一些虚实。

        “命运,我的老师精通命运,那是更为神秘的锁链,尽管这套锁链有些残缺,但能捕捉到轨迹,可他捕捉到不到你,李自然,你不属于这片大陆,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但现在该离开了,这片世界应该让他按照自己的规则运行。”

        细长尾巴轻轻一拂,虚空竟带起一丝香气,能拦截一切的潮汐竟对这股香味没半点抵抗力,莫名看着天空,竟出现刚刚那绝妙女人,完美的躯壳展现在眼前,香唇轻吻而来,此刻,竟有几分迷醉。

        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是那个女人。

        整个河马古城在虚空摇摇晃晃,那砰砰燃烧的虚空心脏竟莫名安静下来,在眼前,出现星点,无数星辰连接自爱一起,形成一座座浩瀚的幸运,偌大宇宙,竟像个解剖完毕的躯壳展现在面前。

        星球,星系,星环,星云,有的爆破,有的毁灭,有的成为赤红色的巨星,有的沦为彻底的黑洞,扭曲的光芒在虚空中穿梭。

        他的思维降落在这些光芒之上,像踩在云层上快速的向前飞行。

        一座浩瀚的银河展现在面前,无数星斗在银河中徐徐旋转,此刻,一条细长尾巴从极远处而来,直接擦身而过,他能看到一片片残碎的冰块,大的如同山川,小的只有米粒,无数冰块汇聚在一起不停向后方甩去,形成一条璀璨的尾巴。

        彗星!

        真正的彗星,他是如此近距离的观摩最为其他的天体,这种感觉真是美妙至极。

        借助彗星的速度,直接穿破黑暗,在无数星斗汇总,一座徐徐旋转椭圆状星系展露在面前。

        九颗!

        九颗巨大的行星正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转着,在行星的外围,是一颗颗庞大的石头,这些石头形成最为庞大的星系环绕带,但李自然的目光仍集中在最中心。

        火球!

        不停燃烧的火球,火球引起一条条黑斑,在半点中绽放出刺眼光芒。

        他从没发现自己的视力这么好,竟能看到太阳表面的日冕,像一座座拱桥,更像是喷涌起来的泉水,形成一道道炽亮的拱门,而整个火球的表面,在缓缓流动,像是无数岩浆聚集在一起。

        他观摩到那颗蔚蓝色的星球,被一层稀薄的云层包裹着,仅有几块大陆,这是黑暗,因为无数灯光连接在一起,将微弱的一小片区域照亮。

        曾经就听说过,从星空俯瞰地球,人类铸造起来的灯光线才是最显眼的,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假。

        他回来了,从那种恐怖世界中回来了,嘉文没说错,他本属于这里,他的气息,他的生命,他的发源是这颗星球,根本不应该参与到其他文明中去。

        扭头看着虚空,莫名有些眷念,或许,他所经历的是宇宙中一片文明,毕竟科学就明显预测过,浩瀚宇宙绝对是有可以让人类生活的星球的。

        不同的星系,不同的星云总能制造出第二颗独特的生存星球。

        意识沉落,他想要回地球,至少没多少留念了,但当光芒照在身上的时候,竟莫名有些眷念。

        太温暖了,这种感觉让他亲和,是太阳,看到那颗燃烧的火球时,此刻,竟莫名其妙笑了起来,他的河马古城也能绽放出光芒,但他燃烧的是源,利用的是虚空心脏,却是不知道太阳如何源源不绝的产生能量的。

        似乎,从他认知开始,这些光明便无穷无尽。

        太阳里到底有什么,曾经听说过的聚变和裂变,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意识要回归了,何不进入里面去看一看呢。

        “李,李,李!”

        正在此时,竟莫名听到一些幻音,连忙摇了摇头,谁能在太阳系中呼唤他呢,或许,他现在进到太阳之内,饱饱眼福就没多少遗憾了,以后在医院,还能和同僚吹嘘一下。

        或许她们觉得自己在说胡话,但只要自己明白是什么东西就行了。

        “李,醒,李!”

        声音断断续续,像摩斯密码,暗暗苦笑,或许是在红土大陆呆的太久了,竟产生幻听了,但他总要适应,随着意念流转,意识直接横跨过巨大太阳系,一头扎进燃烧的大火球内。

        虚空。

        卡姿兰不停叫着,所有的蚂蚁紧紧贴着城砖,眼睁睁的看着最中心的源流落出去。

        那灵魂大陆的佳士得总部,走出一条巨鳄,这些鳄鱼形成了结实的胸膛,镶嵌进嘉文的身体中。

        黑洞!

        灵魂黑洞疯狂吞吃着一切。

        幻觉!

        李自然一定中了幻觉,卡姿兰担心,她曾经在佳士得见识过,这是最为奇妙的幻术,相传在第七代掌控者最为擅长,那几乎是整个佳士得最辉煌的时候。

        第七代掌控者几乎掌控了虚空内的一切讯息,并且奴役了虚空大部分强者。

        可惜,最终仍没抵挡住岁月侵蚀。

        河马古城一点点龟裂,被整个城邦包裹的源正像水汽般蒸腾起来,不仅仅是他的大陆核心,甚至在城邦表面不断新出产的东西。

        她看到了嘉文的双眼的亮光,那是惊喜,更是诡异的贪婪。

        他看到了李自然最为宝贵的东西,现在必须叫醒李自然,不能在这里沉睡,一旦被剥夺,不仅是他,这里的一切生灵都要完蛋。

        “李,醒醒,快醒醒,那是骗局,快,醒过来!”卡姿兰拼命叫着,她真的急了。

        “巫医大人,快醒过来吧,这个时候不能睡觉啊!”昆丁叫了起来,在他身后,石头人部族共同祈祷着。

        戈尼干瞪着眼,竟没一点办法,沉睡咒,古老咒语,虚空内几乎无敌的虚之锁链,这种手段听说过,但想要李自然从这种睡梦中叫醒,却困难无比。

        这并非梦境,而是佳士得曾经主宰虚空的手段。

        “琳娜,我要你的帮助!”戈尼对着虚空中的六味居叫道,六味居拥有别人不曾掌控的力量,“我要你把李自然叫醒,不管用什么办法!”

        虚空中的城堡震动起来,似回应着戈尼,下一刻已然带着呼啸撞击而来,轰的一声,直接撞在河马古城上,无数元素如同水银般注入河马古城,烟气沸腾,可整个古城非但没苏醒,反而越发低迷。

        咯咯!

        嘉文的喉腔中竟传出一个女人的魅笑:“若是这般就能从我的回之梦魇中醒来,我还如何驯服那些倔强的男人。”

        “哈哈,这小娘皮够嫩的,留给我吧。”下一刻,嘉文嘴里竟蹦出一个粗嚎之声。

        “老七,别闹事,十三说他的锁链不错,快点帮我捕捉,这对我们的躯壳有帮助。”一个威严的命令传了出来。

        “锁链有没有特别不清楚,不过,这小伙子找到了我们佳士得从没发现的东西,嘿嘿,给我十个脑袋我也想不到大陆核心中还有自动生产出源的东西,这家伙真是个天才,可惜,抵挡魅力的功夫差了点。”

        “老九,你不就十个脑袋吗?哦,我忘记了,你被砍掉一个。”一个俏皮的调笑声,直接让嘉文满脸怒气。

        这些声音完全从嘉文一个人嘴里冒出,完全就是十几个灵魂糅合在一起的怪物,但她们手上却不慢半分,那婀娜的身影低声吟唱着,像是某种歌谣,而整个灵魂大陆,似有节制控制着一般,缓缓熔炼着源。

        庞大的河马古城,一下子似成了这些灵魂的玩偶一般。

        可就在此时,那婀娜女子突然定了身形,竟不知怎的,嗓子竟似卡主一般,伸手一摸,竟是一块块坚硬的石斑。

        “美杜莎?虚空当铺?你们....”

        “不好意思,这男人欠我一颗眼睛,总有先来后到吧。”虚空漂浮的城楼处,一只龙形生物显现,可头颅却是一张精致女人脸,可惜,那张精美脸颊上,一颗眼珠子却不见了。

        空洞洞的,甚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