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在线阅读 - 第676章 天下无敌!练成神通

第676章 天下无敌!练成神通

        一教传九脉!

        周道震惊不已,他于光阴碎片之中看到了过去一角,洞悉了道门大秘。

        龙虎山,长生门,太乙门,盘皇门,天师道,黑天宗,飞仙宫,九妙观以及太一门……道门九宗,传承无尽岁月,承载天下香火,门人高手层出不穷。

        它们撑起了道门的大旗,天下布道,斩妖除魔,于滚滚红尘之中代代传承,不知留下了多少赫赫传说。

        谁能想到,道门九宗竟然同宗异流。

        这片天地曾经有过一位神秘高手,入西方大沼泽,修炼身外化身。

        那人功参造化,修为震古烁今,以逆天之姿练出九大化身,分走天下,创立道门九宗。

        “龙虎山祖师从西方大沼泽中走出,于龙虎山悟道,创立宗门,留下这不朽的道统……”周道喃喃轻语,神色有些恍惚。

        原来,龙虎山祖师不过是那恐怖存在的一具化身而已。

        “被岁月尘封的过往,被掩盖的历史真相……”周道恍然。

        这一刻,他仿佛推开了一扇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大门,光影透出,里面藏着周道不曾触及的秘辛。

        周道错愕不易,当他以为自己早已见到世界原貌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落日,渊祖之外……还有他从未接触过的真相。

        “一教传九脉……道门九宗!?”

        突然,盲眼青年低声惊吼,被那九教法印震退。

        他紧闭的双目留下两行鲜血,面色变得无比惨白,一只手臂变得焦黑如枯。

        “瞎子!”狂霸青年面色骤变,他心神骤分,忍不住看向同伴。

        轰隆隆……

        九教法印悬天而现,如同一尊神祇,玄光万道,如神剑飙怒,瞬间洞穿了狂霸青年的胸膛。

        他大口吐血,心脏皲裂,猩红的鲜血溅洒大地,原本滔天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着。

        “天罡地煞……你们的命格的确很特别,出身卑贱,起于微末,却可染指九天王座,有朝一日必可成尊道祖……”

        废墟之上,那伟岸的声音悠悠念叨,话语漠然无情。

        “可惜……未来是在不断变化的……你们的未来折于今日,再也见不到那一天的光阴了……”

        话音刚落,九教法印垂落,如天帝印玺,盖压人间,毁灭的气息浩荡奔涌。

        满眼的废墟在这股力量之下纷纷化解,成为飞灰散灭。

        砰砰砰……

        盲眼青年与狂霸青年被压得动弹不得,他们肉身惊颤,每一寸血肉似乎都在承受着山岳之力,一道道血痕浮现,如干涸的大地,似乎要将他们分裂。

        猩红的鲜血侵染大地。

        尽管如此,两人依旧抬头望着天空中那伟岸的身影,坚毅的眸子噙满了桀骜不驯。

        “他日我若成道,必镇魔天下,杀灭一切。”

        狂霸青年如同野兽般,发出了疯狂的嘶吼,纵然面对生死,他依旧不屈,眼中充斥着无穷的战意。

        轰隆隆……

        “镇魔……你再也没有那一天了。”

        伟岸的身影如漫漫长夜,侵袭苍穹,九教法印落下,便要将岁月长河中的两颗大星灭杀。

        “啧啧,你今天若是能够杀了他们两个,我就给你倒个立。”

        突然,一阵慵懒的声音悠悠传来,无比广大,仿佛来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紧接着,盲眼青年与狂霸青年的身侧竟是诡异的泛起了一层至黯弧光,如大日沉沦,似末世凋零,深邃如渊,生生挡住了那尊九教法印。

        “这是……”

        “咒日印!?”

        “秦老大!”

        盲眼青年与狂霸青年身子一松,失声叫道。

        轰隆隆……

        虚空炸裂,空间乱流涌动,似如一道天梯,连通天地。

        在那尽头,一位青年漫步走来,他身穿布衣,赤足而行,眉宇张扬,眸光深邃如浩瀚星空,周身闪烁着至黯弧光。

        “落日宗,咒日印……想不到你不入此门,却能得法!”

        伟岸的身影转动身姿,看向那居高临下的青年,目光瞬间变了,再也不似刚刚那般从容不迫。

        “大祭司,你活得够久了。”来人轻笑,无尽星空横渡,宛若闲庭漫步。

        “想不到当年的泼皮无赖竟然摇身一变,也跻身这天下顶尖高手之列了。”伟岸的声音沉声喝道。

        “顶尖高手!?”那青年屹立虚空之上,微微笑道。

        “从今以后,我当天下无敌。”

        话音刚落,那青年一步踏出,凌空虚指,风云变色。

        煌煌如天的九教法印猛地爆碎,如流星破空,万道火光散落人间,于纷扰之中化为飞灰。

        “你……”

        那伟岸的身影面色骤变,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种力量,如天似道,仿佛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茫茫红尘之中。

        “身外化身,天地唯有之生灵……那是出入西方大沼泽的捷径……你当我不知道吗?“

        青年笑语,他的声音虽然轻慢,却广大无边,无处不在。

        伟岸的身影惊颤不已,眼中透着深深的恐惧。

        他没有想到,经年之间,那个曾经被其视为蝼蚁的存在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擎天踏地,举世无敌。

        嗡……

        突然,那青年已经来到身前,大手落下,如天盖顶。

        “你也该死了!”

        轻慢的话语诉说着不可改变的事实,心念一动,那伟岸的身影顷刻之间便化为飞灰,消散天地之间。

        盲眼青年与狂霸青年俱都惊愕。

        “秦老大,他……”

        “他的身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与落日一脉有关,从此以后……”

        “天下无敌!”

        盲眼青年与狂霸青年异口同声道。

        “天下无敌!?”

        虚空中,青年独立,他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总有后来者……”

        说着话,青年转身,竟然是朝着周道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他眼睛轻眨,暧昧一笑,刹那间,眼前的景象尽都破碎,唯有一缕神茫从那虚无幻象之中透出,如明灯指引,照亮周道回去的路。

        “总有后来者……”

        宏音滚滚,如天宪横呈,每个音节都振聋发聩,刺激着周道的神魂,不断调整着频率。

        突然,周道神魂震荡,仿佛与那玄奥的话语产生了共鸣。

        过去现在,生死轮回,本我自我,刹那永恒……

        一切妙法于周道眼前显化,相互应和,奥妙共生。

        “涅槃生死等空花……原来化身一直都在,朝夕之间,生死刹那……每个呼吸都不是原来的自己……”

        此刻,周道的神魂前所未有的空灵,他仿佛踏入到了全新的境界,纯净无暇,无比广大,充塞天地,渺如尘埃……

        轰隆隆……

        燕山脚下,得一院早已化为废墟。

        玄天观更是动荡不已,古老的法阵于深山中显化,穿过绿水丛林,阵痕如昨,抵挡着可怕的劫数。

        “师尊,他怕是渡不过这重劫数了。”

        忘凡尘看着远处,天空仿佛塌了下来,天地连为一线,劫数丛生,雷霆似已吞没大地。

        周道的身影早已淹没在那诡异的天象之中,他的神魂如灯火熄灭,新的意志正在以极为可怕的速度滋长着。

        “修道路上,劫数重重,哪怕是元王终究也只是凡人而已。”璇玑子不由轻叹。

        以他的道行却也看不出半点生机。

        道门古术,并非人人都可以修炼得,天赋,宝物,根骨,境界,气运缺一不可。

        今时今日的天地,已经不适合修炼这样可怕的神通,轻易染指,天地共诛。

        轰隆隆……

        灰蒙蒙的雷霆中,大荒烘炉猛地裂开,化为碎片,四散飞溅。

        灼灼真火也在诡异的天象中,被无尽雷霆吞没。

        “太可怕了,元王疯了,他到底在修炼什么神通?”

        “那是绝品灵器,都承受不住如此威能!?”

        “元王要死了,他太托大了,染指禁忌,等同自杀,真得以为自己是万中无一吗?”

        远处,一众强者已经看出了端倪,妄修神通,却是引火自焚。

        这些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却是有些幸灾乐祸。

        毕竟,如今的元王已经成了气候,再也不是当年元王法会刚刚获取大位的新人。

        一位踏入道境的元王给所有修行者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如今,他终于要死了,自视过高,最终被自己坑死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元王寂灭的美好场景。

        同时,他们也在等待,那毁灭之中孕育出的新的【法身灵胎】……

        天象至此,可以想象这具法身灵胎有多玄妙,有多恐怖……任何修道者如果得到,简直就是一飞冲天。

        “死道友不死贫道,今日元王的死,将会铸就我明天的辉煌。”

        “这个世界果然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元王的陨落不知会造就出何等高手。”

        “元王的位子太恐怖了,这父子俩都是短命鬼,在如日中天的时候陨落,简直悲哀。”

        众人感叹,目光一瞬不瞬,死死地盯着狂暴的劫罚。

        雷火弥漫,如同汪洋肆虐,周道的身影若隐若现,他的血肉停止了蠕动,透出的灵光也渐渐成型,好似一枚胚胎,盘坐虚空,宝象庄严,仿佛屹立三千世界之外,普照众生法度。

        “道果已成,法身重铸……周道,这些注定都是我的。”

        突然,一声冰冷的声音猛地乍起。

        虚空破碎,一只大手猛地探出,抓向了那具被灵光笼罩的肉身。

        “什么人!?”众人惊悚。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敢冒着天劫之威,深入中央,妄图强占那【法身灵胎】。

        轰隆隆……

        灰蒙蒙的雷霆如江海决堤,压向了那突然出现的身影。

        “大葬剑道!”

        突然,那人一抬手,指尖剑光万道,白茫茫,似幡旗转动,带来一片肃杀。

        决然之间,生机遁走,只剩下纯粹的杀戮与寂灭。

        那漫天的白色剑光便是最后的末路。

        “大葬剑道,那是剑魁陈道陵!?”有人惊呼,认出了这路剑法的来历。

        剑魁陈道陵,这个男人出身天师道,曾经为禁军统领,与剑柱李藏锋乃是同时代的高手。

        他早年入道境,已经走得极远,几乎就要触摸到天地境的玄奥。

        然而,他未曾受到天命眷顾,破境失败。

        大劫之下,这个男人非但未死,竟然以凡人之姿重新修炼,炼境,真境,道境……他一步步走来,以不可能之奇迹重新修回了法力。

        这样的壮举让天下都为之震惊。

        世人皆言,陈道陵破而后立,重修再生,堪称法力境第一高手。

        在这个境界之上,他是无敌的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剑魁陈道陵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抓准了时机,便要夺走元王留下的一切。

        “最危险的时候反而是最好的时机,富贵险中求,妈的,我怎么就没有胆量。”有人咬牙,忿忿不平,可是看着那恐怖的劫数,却又退缩。

        陈道陵无愧剑魁之名,大葬剑道如银河倒挂,天地皆白,千里悚然,硬是将汹涌的灰色雷霆震开,杀出了一条道路,直指周道的道路。

        “天命在我,果然最终还是为我做了嫁衣。”陈道陵心中狂喜。

        失去了无尸血肉又如何?愚蠢的元王不仅帮他抵挡了灾劫,就连豁出性命练就的这具法身灵胎都要被夺走。

        想一想,陈道陵的念头便变得无比通达,整个人的身姿都挺拔起来。

        “敌人……”

        周道举头三尺处,那凝结的灵光喃喃轻语,仿佛看清了眼前的局势。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便是周道修炼出的身外化身的一部分,又或者可以说是身外化身的核心灵胎。

        只不过,他还未彻底成型,意识朦胧,如胎中之迷。

        “全都是我的。”陈道陵红了眼。

        这是他登天的机会,千载难逢。

        大葬剑道狂飙席卷,浩荡如银河,罩向周道。

        “以身炼法,成了吧。”

        就在此时,一阵空灵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

        灰蒙蒙的雷霆陡然消散,万般劫数于刹那间湮灭无声。

        与此同时,举头三尺,那枚灵光凝聚的法相亦融入周道体内。

        就在众人错愕之时,周道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样的目光漠然如渊,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大葬剑道!?”

        周道只看了一眼,任由漫天剑光轰来,落在身上,不起半分涟漪,仿佛清风吹拂,人心不动。

        “剑魁,你来送死吗?”

        周道混若无觉,一步踏出,便出现在陈道陵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