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五代河山风月在线阅读 - 426、坚壁死守

426、坚壁死守

        七月下旬,空气中的炙热消散许多,此前已经有不少秦军士兵因为不适应气候而病倒,如今天气转凉才开始逐渐恢复。

        从双女峰俯视,远处的南汉军营寨人影纷乱,延绵数十里的栅栏建在滩头,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密集的河网是南汉军所依仗的,不过这里河大多不宽,有木筏就可以轻易渡过,很多地方还能架设浮桥。

        最重要的是,经过一个月的暴晒,那些外围的竹子,木头也大多变得干燥起来。

        “大帅,某看差不多了,过几天要是有雨了还麻烦。”他身边的党进道。

        潘美看着下方目不转睛,“水军那边有消息吗?”

        尹崇珂开口,“他们说已经登陆,在南面一百里外截断贼兵后路,不过没敢太过靠近,怕北面之敌警觉。”

        潘美点头,问道:“军中的物资准备如何?”

        “已经差不多了,大帅,贼兵根本不经打,要我说差不多就得了,直接冲过去,兄弟们谁也不怕他们,用不好那么多鱼油火药。”不少将领已经跃跃欲试,急不可耐。

        潘美回头看他们一眼,满脸严肃:“少说废话,快去准备。

        物资一天不齐,一天不得发起进攻,贼兵固弱,但狮子搏兔尚用全力,这件事上不能有一点马虎。

        谁敢麻痹大意,给我去后方督运粮草去。”他不容置疑的说。

        众人面面相觑,拱手道,“诺!”

        潘美是主帅,还有尚方宝剑,大家不敢违背,纷纷答应。

        等众人都退下之后,潘美才摇摇头,他何尝心里不急,大功告成就在眼前,打赢这一场,灭了南汉就已成定局。

        加之出征数月来连战连胜,已经让众人有了轻敌之心,越发冒进。

        不过越是如此,他这个主帅越发要沉得住气。

        潘美想了一会儿,脑子里很快想到曹彬率领支援的剑南军。

        剑南军主要以蜀兵,汉中兵为主,一路上让他十分吃惊,毕竟今年前伐蜀时的蜀军还是“十四万人齐解甲”,根本不堪一击。

        没想到经过曹彬,郭廷谓等人的几年训练之后,从蜀地来的这支剑南军五千余人,战斗表现十分亮眼,一路上接连克敌,关键是纪律很好,军纪严明。

        哪怕比之中央禁军,他们的军纪还要严肃,从来没出现抢掠百姓的事,打仗也没溃退的时候。

        只不过之前他对蜀地来的军队一直不放心,毕竟几年前的丢脸表现还历历在目,所以即便打得不错也不敢让他们作为前锋,只作为侧翼和辅助友军主力。

        如今大梁的禁军一路打得太顺,已经有些骄纵了,看来是时候让剑南军作为这次总攻的前锋了。

        俯视山下敌军营寨,潘美在心中盘算着。

        ......

        南汉大营,到处都是人影,上下弥漫一股不安的气氛。

        营地中巡逻的士兵来来往往,远处栅栏边上时时刻刻有人值守,还有不少人无精打采在营帐影子下休息。

        远传不少骑兵正在往返,还能听到北面秦军的叫骂声,他们都习以为常,不为所动,搭拉着脑袋装作没听见。

        他们中多数人都是从北面的莲花山溃逃过来的,见识过秦军的厉害,根本没心思也不敢和秦军作战,不少人都是战战兢兢,如果不是监军看着,只怕早有人开始逃跑了。

        远处中军大帐方向,时不时还能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时不时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念有词。

        众人早已见怪不怪,都懒得多看一眼,这是不少人想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郭崇岳本无将才,他之所以能够被国主重用,只是因为他是国主信任的宫女梁鸾真的干儿子。

        在南汉,国主暴虐无度,荒唐至极,及其迷信鬼神,所以朝政一直是被宫女,宦官和巫婆把持,巫婆樊胡子为首的巫女最为势大,因为国主什么都信,她说国主是玉皇大帝的儿子,哄骗得国主十分高兴。

        而宦官和宫女最会讨好国主,国中的文武想要往上爬,要么挥刀自宫,要么就只能讨好宦官宫女,作为他们的干儿子,这种风气十分盛行。

        所以即便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国主依旧选择他宠爱的宫女的干儿子来领兵。

        郭崇岳本来也是个迷信鬼神的草包,他会打什么战,一直坚壁自守不肯应战,平日也不干别的,只是日夜在大营中让和尚道士做法,乞求神灵保佑他。

        所以便有日夜敲锣打鼓跳大神的场面。

        倒是麾下的将领植廷晓再三请命,要领兵出去与秦军决一死战,因为他觉得这地方守不住,迟早会沦陷,而且听说西路还有秦军大军,已经沿着桂江南下,说不定这时已经快到番禺了。

        如果他们不赶紧打,可能会被两面包抄,不管是输是赢都不能拖,再拖下去是死定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舍命一搏。

        而且秦军每天在大营门口叫阵辱骂,也让他这样的血性汉子受不了着屈辱,再三请战。

        不过主将郭崇岳却一直不许他出战。

        植廷晓不是宦官,也不是朝中宦官和宫女的干儿子,做不了主,这次主帅是郭,他根本没办法,只能又接连劝谏。

        “秦军乘着席卷北面的威势,锋芒实不可当。我们的兵丁虽是众多,可多数都是伤疲之师,现在还人多势众,必须驱策往前,快点决战,不然拖下去必将坐以待毙。

        再说秦军还有西路军大军,这时说不定已逼近番禺,如果他们在我们侧后登陆,我们就是腹背受敌,十死无生!

        大帅,拖下去必死无疑啊,还不如乘着现在全力一搏!”大帐外植廷晓义愤填膺道,他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来请求出战了。

        郭崇岳确实一脸紧张的看着远处的巫婆们跳着神舞,又恭敬在香炉中上香,大帐外搭了一个大大的法坛,等这些都弄好他才回头看植廷晓一眼。

        植廷晓心中气愤,紧捏着拳头,“大帅!大帅只需坐镇后方,给我精兵五千,某自去布阵破敌,如果败了绝不回来,这样即便有闪失差池,也是我一意孤行,与大帅无关,你自去向国主交代!”

        郭崇岳看他一眼,眼神闪烁,面对他焦急的目光,最终道:“先让仙婆卜上一卦再看。”说完转身便进了中军大帐。

        “大帅!”植廷晓眉头紧皱,额头青筋暴起,看起来十分生气,他只能叹口气,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