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3587章 昨日重现

第3587章 昨日重现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有设备能够看到以前发生的事情吗?”

        美国队长一行三人跟着辛迪站在电梯里,之前的闲聊中,他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tva的全称是时间管理局,这里一直在监控着所有的漫威宇宙时间线,发生的任何事情在这里都有‘备案’。

        “当然,咱们可是老相识了,队长。”辛迪一副老熟人的口气,还伸手捏捏史蒂夫的胳膊,朝他眨眼睛:“我没有必要骗你,对了,距离第一场婚礼开始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不如我带你去看一看?”

        整栋高塔一共有二百多层,虽然作为婚礼场地都把重要的资料和设备搬走了,但副官还是留下了一些娱乐性的东西。

        一层是高塔入口,二层到一百层全是供客人留宿的地方,101层是ktv,102层是自助西餐,103层是自助中餐,104层是自助营养液,诸如此类的安排。

        而为了方便一些人的怀旧情结,专门就有十几层楼是存放录像带和放映机的,每个单间都可以看作一个独立的小影院,十分方便。

        苏明本人在一楼大厅,一边接待客人一边和波波聊天,同时还通过绞杀和副官无声地指示着辛迪该怎么做。

        她说什么话,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史蒂夫一起忆苦思甜,对待佩姬该是什么态度,对待莎拉又该如何,全是被遥控指导的......

        电梯无声地运行着,透过透明的玻璃,能够看到外面绚丽的宇宙风光,那宇宙大爆炸时的第一道光像是利剑般照在队长的脸上,他颤抖的嘴唇证明了他内心并不平静。

        他想要再看教父一次。

        不是去墓地里对着老人的墓碑发呆,而是再次看到活生生的他。

        可史蒂夫又怕自己接受不了,回忆虽然宝贵,可原本心中充满了愧疚,很难确定自己能撑得住。

        但这种时候好兄弟比女人强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在佩姬和莎朗都看着史蒂夫等他做决定的时候,戴着当年从佐拉那里缴获的眼镜的新巴基开口了:

        “请务必带我们去看看,我和史蒂夫都十分想念教父,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们。”

        “对,巴基说的没错,也许我会饿死在码头上,也许我一辈子都没法参军,也许更不会成为美国队长。”史蒂夫看向巴基,后者勾住了他的脖子,用力点头,这让史蒂夫也下定了决心:“让我再见他一面。”

        “当然可以带你们去看看,不过,你得拿点东西来交换,吸溜......”在苏明的遥控下,辛迪忍着恶心做出了吸溜口水的动作,独眼的目光落在史蒂夫的翘屁上。

        佩姬和莎朗顿时如临大敌,纷纷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队长身前。

        “哎呀,这电梯有点挤呢,是不是呀,姑妈。”明明一台电梯里差不多有二十平米,来一辆车都能直接装进去,可莎朗特工还是睁眼说瞎话,轻轻扑在史蒂夫的怀里。

        “是啊,而且速度还很快,我有点晕,史蒂夫,扶住我。”佩姬也坐着类似的事情,她在认识到自己不能失去史蒂夫之后就辞去了后勤处的局长职务,这么些年一直在倒追男人来着,早就不知道什么叫脸皮了。

        辛迪看到她们的拙劣表演,差点没笑出声来。

        就这水平?放在哥谭活不过三天。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话题一转收回了故意摆出来的猥琐目光,说道:“我带你们去看过去的录像,那当年我掳走厄斯金博士的事......”

        “我们一笔勾销,再说,ssr早就不存在了,现在只有神盾局。”史蒂夫两大块暖玉在怀,依旧满心想着教父的事情,他一口就把条件应了下来。

        “很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厄斯金博士现在活得很好,每天面朝大海,穿暖花开,只需要关心粮食和蔬菜,再也不会被人强迫研究什么生化武器。”

        辛迪照着苏明给她的话术讲着,还摆出一副回忆的神态来,忿忿不平地说:

        “可惜我当年带走博士还是不够快,看看后来美国政府都用你的血做了什么吧,‘武器计划’发展到今天都到了武器11,制造了多少不幸!比如今天结婚的,我那可怜的表弟,他就是‘武器十’计划的受害者,当初z部门的人骗他说能帮他治疗癌症,结果你们都看到了,把他治成那德行!”

        “我早就发现了,在二战之后,我熟悉的国家正在渐渐变成新的nazi,所以我现在只为自己的良心和社会公理战斗。”队长有点惭愧,他虽然没敢看过死侍的正脸,但光闻味道就知道是有多惨了。

        他立刻表明了自己和复联如今的立场,并不由神盾局指挥。

        他和钢铁侠一直在努力让队伍纯粹,就像是其他超级英雄队伍一样,不掺杂任何政治因素,只为了行侠仗义。

        丧钟深呼吸了一下,她的盔甲随之轻轻颤抖着,像是克制了火气。

        电梯停留在第177层,轿厢的门打开了,情绪已经平复下来的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来,我带你们去拿录像带,说起来,斯莱德和我也是熟人,当年他刚开始在纽约做生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了。”

        “真的吗?你以前就认识教父啊?!”

        史蒂夫顿时觉得辛迪又亲近了不少,不止是过去救命之恩的缘故,而是因为本来就是熟人。

        “当然是真的,你们的教父是个圣人。”辛迪赶紧转过身去带路,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控制不住了,憋笑憋到翻白眼,听着丧钟对自己的描述,她实在是扛不住,却还是用意志力保持声音平稳:“他在1930年给纽约人工作,他救了数百万个家庭,对吧?”

        “......你说的没错,我们俩的家里都是那样。”史蒂夫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走在灯光明亮的走廊中,就仿佛穿行于记忆的长廊,一切都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他在二战时亲自驾驶运输机穿过了火线,带着物资和药物去阿登森林里看你,顺便也救了很多人,对吧?”辛迪又问,但语气就是在陈述事实。

        “唉,对呀,那就是他,他才是英雄。”巴基摘掉了眼镜,揉了揉自己的脸,他当时被困在战俘营里,还是教父空投了史蒂夫来救他的。

        女丧钟缓缓点头,她在一个门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你们还记得就好,那么来吧,过去的时光都在这扇门后,准备好了吗?”